Friday, April 28, 2017
   
字型大小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敬請諸方大德關注:有自稱「悲智」者,打著「反邪教」的旗幟,表面上以文字比對法著作「專輯」對本會扣上各種不實的指控,其實骨子裡卻是主張「大乘非佛說」,全面否定中國古聖先賢所努力迻譯的北傳四部阿含部類經典與各部類大乘經典,要將中國佛教連根鏟除,推翻中國禪宗與唯識宗,而以南洋、日本佛教為依歸與標竿。這是對中國佛教與傳統唐宋佛教文化進行全面否定的開始。敬請所有關心中國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仁人志士關注此事,共同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存在與發展。前載及下列文章全文已經於公元2012年12月5日託人轉寄給悲智並收訖。以下文章是本會對悲智所主張「大乘非佛說」的破斥。)

答具斷常二見者悲智之質疑
1-4、悲智具斷常二見,全文避談斷常二見的斷除

悲智的基本見解墮於斷常二見,我們從上述的舉例就可以知道了。雖然《阿含經》中直接使用斷見、常見的語彙來討論的經文並不多,但是以間接的命題方式進行斷、常二見的討論,則是幾乎遍及四大部阿含諸經。因為斷、常二見的討論,其實就是哲學界所討論的第一哲學存有命題(ontology;舊譯為本體論)。

在2007年出刊的《正覺學報》創刊號中,〈《阿含經》對存有之定義〉乙文中引用經文證明《阿含經》對存有命題的討論,並且在〈《阿含經》十四難有記無記之再議──兼論文獻證據等效原則〉乙文中,以《阿含經》經文引用證明十四難的討論,其實都離不開存有命題的討論,也就是說,都離不開對本心如來藏是否存在的討論。這二篇論文合起來的字數約有六萬三千餘字,與悲智寫來的文字約略相當,但是論文中沒有悲智來文的人身攻擊與重複贅語二種過失。因此,如果我們要論述斷、常二見在《阿含經》教義中的重要性,那麼篇幅就太大了。如果悲智先生覺得斷、常二見的討論沒有什麼重要性,因此他的來文才沒有論及,則請悲智先生寫篇論文來反駁上述二篇論文的論點吧。

如果悲智對《阿含經》中四處都在討論第一哲學本心存在的命題視而不見,那麼就又回到本系列第一項中關於「語言表達的豐富性」的問題了。若是悲智先生有點智慧而知道《阿含經》中到處都在討論法界是否有常恆不變易法存在的存有命題,可是在來文中卻隻字不提斷、常二見的斷除等意涵,顯然就是因為自己是斷滅見者而心虛,所以顧左右而言他。

同樣的,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七輯中,全都圍繞在「本心如來藏的存在確實是《阿含經》的正義」的命題來說,完全沒有逃避這個命題,因此在《阿含正義》中廣破斷、常二見者。由此之故,令具斷、常二見者悲智心中煩惱而不能忍,所以來文謾罵一番。可是,悲智對於《阿含正義》中所廣破的斷、常二見竟隻字不提,由此可見《阿含正義》對斷、常二見的廣破,悲智是無法提出任何異議的,只能如本系列第一項所舉的那樣以僵硬的文字比對方法,還有亂扣帽子的方式栽贓平實導師亂創「本識」等等名詞,而沒有任何理性及有力的論述。

經過上述簡單的論述,就可以知道,悲智以既定的立場來論斷「《阿含经》中根本没有这个万法主体“本识”」,而不是以客觀的立場來分析、討論,就是因為悲智心中早就有斷見與常見等外道見的特定立場來寫專文。所以,悲智轉來的專文,其實只是避開其弱點而遂行其外道見的宣告而已,目的是要否定中國大乘佛教如來藏正法,誹謗世尊沒說過永恆常住的本識之法,是企圖毀滅中國禪宗而不是真正愛護中國佛教的客觀論述。

(對於悲智的破斥文章全文,已經於2012年12月5日託人轉寄給悲智並收訖;因全文頗長,故分節於每月一日與十五日陸續刋出。敬請諸方大德持續關注,亦歡迎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諸方大德,共同加入破斥「大乘非佛說」的陣營中。)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答悲智之質疑]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