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正覺教團宗旨

佛教正覺同修會(Buddhist True Enlightenment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是由 蕭平實導師領導的大乘菩薩僧團及學員所組成的共修團體,自1997年正式弘傳 玄奘大師所確立並融攝中國文化的佛法「以如來藏為核心,實證三乘菩提」。由 平實導師與數十位親教師組成的正覺教團,二十多年來堅守 世尊正法弟子的立場,以清淨平實的門風,低調穩實的行事,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教學上則以「無相念佛」法門為方便,而後轉進成就看話頭功夫,深入中國大乘禪宗實證佛法第一義諦,此後得於菩薩道上永續精進,允為中國禪宗文化的真實代表與傳承。

釋迦牟尼佛之正教─如來藏正法妙義

在《妙法蓮華經》中,佛言:「舍利弗!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有餘乘若二、若三。……舍利弗!過去諸佛以無量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是諸眾生從諸佛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釋迦牟尼佛降生人間示現成道之時,觀察娑婆眾生根器陋劣,必須依三乘菩提次第說法,才能漸次引導眾生進入唯一佛乘,因此施設三會說法。

初轉法輪是講聲聞、緣覺所修證的解脫道,總稱為二乘菩提,以出離三界生死為要;二、三轉法輪以弘揚大乘成佛之道為主,二轉法輪是演示般若總相及別相的智慧,講大乘實相般若中道;三轉法輪的方廣諸經所說是諸地菩薩應修應證的一切種智究竟了義妙法,屬於唯識增上慧學。大乘別教修證的唯一佛乘,已經函蓋了解脫道與佛菩提道,果證上即包括了通教聲聞、緣覺菩提的解脫果及別教的佛菩提果,也就是說,三乘菩提的具足修證才是全面而完整的成佛法道。

由此可知,讓有情眾生悉皆邁向大乘佛菩提道,具足修證三乘菩提,才是 釋迦世尊弘法度眾的本懷。而在三大阿僧祇劫成佛之道的五十二個菩薩位階(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中,開悟明心(七住真見道位)是最重要的門檻;所謂明心即明見自我真心、明見一切有情之真心,也是明見三世十方一切諸佛之真心,而這個真實心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如《央掘魔羅經》卷四云:「一切眾生有如來藏,為無量煩惱覆,如瓶中燈。」佛陀初降生時,即開金口言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個「我」,指的正是我們每一個人本來就圓滿具足的實相心、真實我,也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又稱為如來藏!

釋迦世尊三轉法輪所說,不論阿含、般若、方廣諸經皆依於此如來藏心(阿賴耶識)而說,此如來藏心是一切萬法之根本,亦是佛菩提道修證的核心、佛法之第一義諦;禪宗的開悟,正是找到眾生本有的如來藏,此為進入佛法殿堂全面修證的一把鎖匙;若離於自心如來藏,那麼一切佛法都將成為戲論,全都失去了修證的本質。

所以說, 佛法的精髓就是如來藏妙法,三乘佛法都是依如來藏妙法而方便建立,然而其實唯是一乘,因此稱為「唯一佛乘」。這唯一佛乘包含了三乘教法,才是究竟的了義法,才是 釋迦世尊真正的意旨。

平實導師說道:「如聖教所言,成佛之道以親證阿賴耶識心體(如來藏)為因,《華嚴經》亦說證得阿賴耶識者獲得本覺智,則可證實:證得阿賴耶識者方是大乘宗門之開悟者,方是大乘佛菩提之真見道者。」

所謂「大乘見道」就是禪宗的開悟明心,開悟明心是大乘佛法的入道之門,也是佛菩提修證的關鍵。唯有明心開悟─找到第八識如來藏─之後,才能夠次第進修佛菩提道,否則永遠都只能在外門凡夫位修學六度萬行,無法成為實義菩薩,進不了佛法殿堂的大門。

傳承實證如來藏的禪法文化

宗門法脈自 世尊拈花微笑傳與 迦葉尊者以來,代代都是以此無相實相的如來藏涅槃妙心相印;東土初祖達摩大師授與二祖慧可大師《楞伽經》,作為所傳真心如來藏妙義的印證。


所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指的就是眾生個個本自具足的如來藏心出生了三界的一切境界,欲界、色界器世間也是由共業有情的真心如來藏阿賴耶識所共同變現出來的;而「萬法唯識」的識,就是以第八識為根本,並函蓋了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意根末那識等七轉識的八個識。有情所了知的一切諸法,包括世間、出世間、世出世間一切法,都是由這八個識和合運作才有的。大唐三藏法師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中說:「『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一切證悟者皆能以所證悟之如來藏阿賴耶識,以及祂所生的七轉識來證驗「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之正理。三界的一切境界,都是依第八識如來藏而出生、而顯現,第八識為一切萬法的本源,此第八識如來藏實相心,即佛法之第一義諦,乃三世諸佛之根本。


而正覺教團的宗旨,就如平實導師於《第七意識與第八意識?》序文中所說:「自從筆者小眾弘法後創立正覺同修會,自始至終都以八識論正法弘揚三乘菩提,至今已歷二十二年,仍以第八識的真如、佛性弘揚,永不改易如是第八識正法。」


玄奘菩薩歷經險難去天竺參學取經,並立「真唯識量」之定論,更被當時印度尊奉為「第一義天」、「大乘天」、「解脫天」,楷定了 世尊正法第八識如來藏的宗旨,回國後更主持譯經事業,與嶺南直指人心的禪宗六祖慧能相互輝映;因為有這些 玄奘菩薩弘揚的八識論正理之教證,才能令當代及後世禪宗學人得以依此而印證所悟之如來藏正真無疑,也為中國禪宗奠定了一花開五葉的堅實基礎。中國歷史上的真悟禪師,證得如來藏並代代傳揚禪法,成就了中國獨步全球的禪宗文化;而這也是正覺教團多年來,所推廣弘傳的如來藏第八識正法中的禪宗文化。

斷三縛結、明證真心,進修道種智

善根福德具足的佛弟子,在佛教正覺同修會中學習菩薩所應該具有的基礎修行:定力、慧力、福德以及伏除性障;正覺同修會教導學員以「無相念佛」作為修習定力功夫的最初行門,漸次修習般若智慧、積集見道所須之福德,通過對於五蘊、十八界的觀行,也就是對於色、識、受、想、行蘊,以及六根、六塵、六識的親身觀察,在身、口、意行當中伏除性障,圓滿菩薩第六住位的功德,並且能夠斷我見,也就是能夠將三縛結斷除。再以看話頭的功夫進而參究真如本心,在因緣成熟的時候能夠破參明心,證得真心如來藏成為七住位的真實義菩薩,乃至能夠眼見佛性而成就十住位的如幻觀功德。就這樣在三賢位的修行當中精勤不懈,努力邁向初地,乃至地地增上的修學。而在正覺同修會中,已經明心的菩薩所修學的增上班課程,是由 平實導師親自傳授悟後起修的課程,正是入地後所應修證的道種智增上慧學之先修班。


這也就是說,正覺講堂所傳授的 佛陀的法教,對初發心的學佛人教導他們什麼是佛法?如何實證佛法?使得初信位的菩薩能夠漸次具足信力而圓滿十信位;信位滿足之後,進入住位的修行,修習大乘菩薩所應該修習的六度萬行,圓滿第六住位的時候,能夠證得解脫道之初果須陀洹——斷三縛結;然後再向七住位邁進,去參禪找尋自己本來具足的真如本心——第八識如來藏。在進入七住位之後,也就是禪宗的開悟明心之後,正覺同修會接下來更為證悟後的菩薩開講所應該修學的法道,乃至於地上菩薩的道種智等等,這些都是正覺教團所定期在傳授的。


2008年,有鑒於佛教界及學術界,普遍地受到日本佛學研究者急欲脫亞入歐,故而極力否定中國佛教而毀謗「大乘非佛說」之影響,嚴重危及中國佛教的弘傳與發展;再加上達賴喇嘛所領導之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全面以邪見、邪法冒充佛教、佛法,無孔不入地荼毒中國佛教界及社會大眾。正覺教團為救護眾生而摧邪顯正之需要,乃成立了財團法人正覺教育基金會,為社會大眾乃至全球學人闡揚佛教內明哲學,以教化社會、淨化人心為宗旨,著書立說、出版學報、舉辦學術研討會、開設電視弘法課程,以及每年舉辦「認識藏傳佛教」徵文活動……,並運用多媒體及文宣品弘敷教化,對佛教界及整個社會,起了極大澄淨與導正的作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