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茲輾轉收到自號「悲智」者所撰「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乙文,其文尚未完稿。該文目錄記有引文及六節,其實際文稿僅引文及前二節已近六萬三千字,其餘四節仍付之闕如。悲智自稱是「全國反邪教的領軍人物」,託人輾轉傳達要求平實導師於冬至(12月21日)前與之聯繫公開懺悔事宜。

1-2、悲智是断灭见者,否定第八识如来藏,推翻中国禅宗与法相唯识宗 本文已经在前面举证《杂阿含经》卷44第1178经中有「本心」的教证,并且举证该经其实是一则生动活泼的禅宗公案。因为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法,

1-3、 悲智亦是常見論者,建立無想作為涅槃 悲智先生否定《阿含經》中本識存在的教證而成為斷見論者。但是斷見論者通常都會害怕別人說他是斷滅見者,就要建立自己虛妄想像的法來作為不生不滅的涅槃,因此在斷見中又墮入常見中而不自知,於是具足斷、常二見。悲智先生就是這種典型的人物。悲智說:
1-4、悲智具斷常二見,全文避談斷常二見的斷除 悲智的基本見解墮於斷常二見,我們從上述的舉例就可以知道了。雖然《阿含經》中直接使用斷見、常見的語彙來討論的經文並不多,但是以間接的命題方式進行斷、常二見的討論,則是幾乎遍及四大部阿含諸經。因為斷、常二見的討論,其實就是哲學界所討論的第一哲學存有命題(ontology;舊譯為本體論)。
二、 悲智根本不識正覺教團的法義,重蹈覆轍於正覺所已破的種種錯誤 2-1、 悲智以邪知見推翻北傳阿含經典,妄稱阿含部類為偽經 悲智先生的來文中,到處充滿著認知上與方法上的錯誤而不自知。然而,如果這樣的錯誤,從來沒有人提及與辨正,那麼悲智犯下這些錯誤也就無可厚非了。
2-2、 悲智不信佛說四大教法,毀謗大乘經典為偽經 悲智先生有雙重標準的情況極為嚴重,可是他自己卻似乎是沒有自知之明。這種情況,令人感到有「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官威。例如,悲智對於平實導師引用大乘經典證明有本心如來藏,並且引用大乘經典詳細解說如來藏的體性與菩薩道的內涵時,對於平實導師的護法作為,悲智極度不滿。因此,悲智就以大乘經典沒有結集史,來推翻大乘經典。悲智說:
2-3、 悲智追隨南洋、日本佛教,貶抑中國傳統的大乘佛教 《正覺學報》第三期曾經感慨於中國佛教的自甘末流,其文如下:
2-4、 《悲智只知文字比對的幼兒方法,無知於「全等命題」之義 前面已經略述悲智所採用的文字比對法有種種的過失,可是悲智竟然全無自知之明,反而以自己能夠發現文字比對出來的錯誤為自豪。悲智說:
2-5、悲智只信文字比對的幼兒法,不信佛說蜜丸經的實證性批判方法 平心而論,悲智先生的文字比對法並非完全無用,可是文字比對法只能作為校勘校對的小小作用,在佛法的理解上與修證上一點也派不上用場。但是,我們對於悲智先生花那麼大力氣來為平實導師的《阿含正義》或《阿含概論》作校對工作,而且也有一點小成績,表示感謝,雖然他的校對並不懷好意。例如,悲智舉出一個語病上的錯誤,而我們校對時並未發現。悲智說:
三、 悲智自行建立大妄語的錯誤標準,亂扣平實導師帽子 3-1、悲智以自建的「神化特徵」作為「未證言證」的標準 悲智在引文一開頭就指責平實導師是「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未证言证,邪师萧平实厚颜无耻造“大妄语”」。然而悲智通篇文章對於採用實證方法的大乘實證佛教所應證的內涵──第八識本心如來藏,只是一味的否定,毫無基本的正知見;因此對於實證第八識真心如來藏的平實導師與正覺同修會不能生忍,不能相信於末法的現代社會中竟然會有實證永恆存在的「本識」。悲智先生說:
3-2、 平實導師嚴禁學人對其個人崇拜,願追隨上位菩薩 前面簡述大乘實證佛教本身具有不共於其他宗教與哲學的「唯一性」,這是佛教作為世界性宗教的存在價值。若是佛教不具「唯一性」,佛教就將走向滅亡而與外道完全相同,未來也將不能免於被外道宗教所同化了。
3-3、 悲智扣人「未證言證」的帽子,卻避談應證的內容 悲智先生的荒唐與錯謬,不但在佛法的認知與方法上,乃至寫文章的前後基本邏輯也有大問題。悲智在來文的一開頭,就扣上「大妄語」、「未證言證」的大帽子,卻逃避了自己應該也必須討論的「大妄語」、「未證言證」的意涵

3-4、 悲智全篇皆是人身攻擊與謾罵,顯示其情緒失控缺乏理性 悲智的來文可以稱得上是「謾罵詞彙全集」,例如:撒謊成性、厚顏無恥、亂諸佛教、以訛傳訛、狂能言、擅狡辯、極膽大、甚無知、自吹自擂、自讚毀他、魔言瘋語、極盡自我吹噓之能事、狂想臆造、極不誠實、歹毒虛誑、谎话连篇、明目张胆地诓骗、处处撒谎、栽赃……等,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