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認識導師

末法惡世偏獨行、五濁紅塵作明燈,曲高和寡,千山獨行。

在佛教界獨樹一幟,以弘揚如來藏正法為己任的蕭平實導師,

有著什麼樣的悟道因緣與心路歷程?

他又如何破邪顯正,一肩挑起復興佛法的大業?

 
 

一、出身農家,厭惡迷信,樂於暗助弱小(1944~1985

平實導師,甲申(1944)年出生於台灣中部小鎮農家。父祖世代務農,以耕讀持家,皆為三寶弟子。13歲喪母,初識無常。少時好打坐及方外之術,亦習金石、拳術、古文、針灸等等;厭惡迷信,每斥神造世人之說,不信神能造人。

兵役期滿後辭父離鄉,隻身於台北市覓職;五年後成立事務所,執行業務;雖游於世務,而樂於暗助弱小。歷練世間法十八年後,於1985年歸依三寶,鼎力護法,勤修福德。

 

二、體究參禪,明心見性,蒙 世尊召見(1985~1990

平實導師早年歸依於聖嚴法師座下,自修持名念佛,於1987年自成「無相念佛」的功夫。

1988年,平實導師應邀於某居士家中佛堂開始講說基本佛法,開講五蘊、十八界法之無常、苦、空、無我,以及四聖諦、十二因緣等基本佛法知見,以《阿含經》之開示為說法的主要內容。

平實導師初期參禪多年不能得入,直至1988年末,修成無相念佛功夫而有了動中定力之後,始得參話頭之能力。於1989年初,平實導師進而開始體究念佛──參禪,從此常常住於見山不是山的境界中。同年十月初隨聖嚴法師前往印度,作為期十五天的朝禮聖地之旅而中斷說法度眾之事。返國後,有鑑於長時處於參禪狀態之“見山非山”境界中,不便繼續說法,故而暫停講課;並結束事務所之業務,專心參禪。

因參禪始終沒有結果,後來 觀世音菩薩開示:“開悟哪有那麼簡單?心肝那麼沒閒!”(台語) 所以1990年11月, 平實導師中止了原來在某道場的許多義工事務,於家中開始閉關,摒絕一切外緣,專心苦參19天後,在第19天下午,終於驪龍頷下得珠──明心並且眼見佛性──發明智慧﹔因為無人可以印證故,嗣即深入經藏,以三乘法義印證無訛﹔不久又經 佛之召見,說明此世、往世因緣,給與印證。

 

三、客座說法、學員漸眾,同修會應緣成立(1991~1997

有鑑於末法時期外道猖獗橫行於佛門中,正法日漸衰微,遂發悲勇,誓願度眾,應允追隨修學者之請求,平實導師乃於1991年仲夏復出弘法度眾。

當時,平實導師唯以客座講席之心態,隨應度眾因緣而每週各在三處他人的場所宣講佛法,並以無相念佛為行門,引導大家培養參禪所需的動中定力功夫,心中只盼著將來有證量更高的菩薩行者出現時,隨時準備下座求教隨學。

平實導師如是隨緣宣講佛法,歷六年不輟,同修漸漸眾多,眾人為令勝妙法門之弘揚不致中斷,以及憂慮 平實導師奔波說法太過辛勞會影響健康,眾同修熱心私下覓得共修道場,然後力求 平實導師應允成立“佛教正覺同修會”。於1997年7月6日,佛教正覺同修會會員大會召開,並正式登記為“社團法人佛教正覺同修會”,平實導師被公推為正覺的導師。

 

四、講經著書、舉辦禪三,荷擔如來家業(1997至今

正覺同修會成立之後,正法的弘傳並非一帆風順,對外除了有各大山頭聯合起來抵制如來藏正法,對內亦經歷三次法難,而有許多弟子退轉離去。為了維護 世尊正法的威德,平實導師毅然鼎立而作獅子吼,開始效法 玄奘菩薩破邪顯正之方式,以破斥邪說的方法來顯示正法勝妙之所在;如是而有《邪見與佛法》、《佛教之危機》、《狂密與真密》、《燈影》等等書論問世,獨自面對諸方勢力而無所畏懼。

平實導師除了固定於每週二公開講經,並為增上班學員講解《成唯識論》及《瑜伽師地論》外,會中大小事務亦親力親為;忙碌之餘,大多時間則辛勤著書立論,二十年來,平均兩個月就出版一本新書,更常通宵達旦在電腦前打字,打到手指腫痛、腿腳酸麻,依然捨不得休息,如今已經出版超過一百二十本著作,仍舊著述不輟。

此外,平實導師每年還舉辦兩屆禪三,為機緣成熟的弟子指示機鋒、說禪引導,每屆都有新悟菩薩誕生,為正法住世增添一分力量。平實導師如此辛苦而無怨無悔地付出,就是為了救護眾生免受邪師、邪見所誤導,並幫助更多有緣佛子親證實相,讓三乘菩提佛法的命脈能夠綿延流傳,方不致辜負 世尊的深恩與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