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布薩完,才剛收拾好物品,執事義工菩薩慈悲,問我願不願意寫一篇關於進入正覺學佛的因緣與感想,作為口袋書或《正覺電子報》的文稿,我想都沒想竟一口答應了。回到家,打開了塵封已久的記憶,才發現這筆提起來竟然是那麼沉重……。

各位同修阿彌陀佛!感恩許老師,給我機會與大家共同勉勵。我去禪三六次,報名七次,一次沒有錄取。很不好意思,每次吃飯時要走樓梯,我的頭都低低的,因為護三菩薩都排隊在那裡;禪三期間煮的飯菜都非常豐富,不吃肚子會餓,沒有體力參究;要吃嘛,這頓飯還真的非常的難吃。每天看人參究,參得很可憐,我也參不出來,哭也哭不出來,等一下哭了就沒有體力了,很辛苦啦!你們大家要像我一樣,有機會就要報名,有報就有機會。

在同修會聽講已經有幾年了,回想過去,發覺要遇到真正通達法義的老師,實在非常不容易。經過很長的時間,始終無法從當代大師們的著作中,獲知一條明白的路徑,直到看到同修會的一本結緣書後,才讓我選定要停留的地方。

末學出生在一個還算富裕的家庭,但是優渥的生活條件對當時還是小孩的我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對於兒時比較深刻的記憶,就是常被母親罵「」!因為是家中的長女,母親常常會叫我幫忙去拿一些用具(例如掃把等等),但我總是沒能找到就空手而回,而妹妹卻很機靈的知道用具擺放的位置,能馬上拿來給母親;所以,我從小也就認為自己很笨。

末學在三十幾歲時,或許因為宿世學佛的因緣力,所以剛接觸到佛法就一頭栽了進去,跟著前輩們吃素、受菩薩戒、作義工,忙得很充實也很快樂,甚至也把家人都帶了進去,拉著同修和三個孩子,一有空就往山上寺院裡跑。

接觸佛法,接觸正覺,還是 2011 年年底的事情;每當想起自己學佛的經歷,其實早就想寫點東西來跟大眾分享。這兩年來,我經歷了人生一次全新的洗禮,在五欲的追求和內心的抑鬱中浮沉多年,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那種欣喜若狂的感覺,沒有切身經歷過的確很難理解。

常常在心裡想,此生如果沒有遇到 平實導師在此五濁惡世破邪顯正、弘揚 世尊正法,這輩子完了之後,不知會下墮到哪個惡道去?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復到人身?更遑論有機會聽聞正法。

這世上有很多事都是始料未及的。越年長,經歷的事越多後,體會就越深;一件一件的事,一段一段的經歷,全都是始料未及的,連自己會來學佛這件事也是;沒有一件事是常而不變的,沒有一段經歷可以持續常住,這就是佛法上所說的「無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