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4, 2017
   
字型大小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作者:張火慶教授

2010年4月25日凌晨5:10在台北火車站集合,台北地區的同修會義工、學員及眷屬約四、五百人,分配車廂、座位之後,在左胸別上「425GO」的貼紙,上了這一列13節的「正覺專車」,6:25準時發車。車上多半是老者與幼兒,雖然很早起床,但還沒用餐,且來自台北各區域;但舉止安詳、互相扶持、井然有序的表現,讓人感覺這是一個有教養、有內涵、不同於凡俗的團體。何況,他們不是揪團去旅遊、看秀,或朝山、進香,而是:去高雄巨蛋聽「演講」—親身經歷一場「穿越時空—超意識」的心智之旅!來回搭車12小時、聽講5小時,看似辛苦,然而,大家心知肚明:這是千載難逢的佛法盛宴,而且這輩子就只一次,今生錯過了,可真的是「微妙甚深無上法,百千萬劫難值遇」!別人或許不曉得,或不以為然,但是,善根深植、福德厚積、因緣成熟的人們,很自然的與正法相應,而樂於多聞熏習、淨化身心。

上車、就座坐,發放素包子、礦泉水、火車票、入場券,車長(周老師)透過麥克風向大眾問候說(摘要):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演講,也將是 佛陀正法於此世界中興的一個重要紀念日;我們很幸運能躬逢其盛,參與這樣殊勝的聚會。……雖然我們的修行距離大菩薩們還是不可以道里計,仍要甘願歡喜的承受「菩薩」的名號,並瞭解這世界因為有我們願意留下來利益眾生,忍受眾生加諸我們身心的種種苦惱,所以稱為娑婆。尤其 平實導師曾於週二講經法會說:將來捨報時,暫不先往生極樂世界,而發願於此世界受生,於二千年至三千年之間,繼續弘法利生;這是多麼令人歡欣鼓舞的訊息,未來我們面對的就是千年的正法弘傳,冀盼各位菩薩都能削減個人的貪瞋癡,一起來參與這千年的弘法之旅!……這樣的旅程,就是我們以後生生世世在宇宙星球之間不斷地穿梭,於各世界族群之間所過的菩薩人生,習慣這樣隨同善知識、護持善知識,作為法會影響眾與莊嚴眾,一起聽經聞法,於如來的妙莊嚴海悠遊的菩薩之旅。

確實如此!佛陀正法的傳續與眾生慧命的升進,關鍵在於大善知識的出興於世,宣說妙法,令大眾得以聽聞而確立正知見,進而如理作意的思惟、修行;然而,五濁惡世的地球,充斥著外道與邪見,或斷或常,或淺俗化、或學術化,既不以實證為本,又落於名利之爭、表相崇拜的宗教事業中,看似熱鬧興盛,卻越來越偏離正法;乃至誤導信眾於世間法上用心、或在學術上虛擬,或自貶根器而只求往生淨土,或貪求速成而誤入藏密(藏傳佛教)……;千萬人學佛,竟無一人得解脫或悟菩提佛法淪落至此,真是可悲!

若論佛法的真實義,則當今全球唯一弘揚「如來藏正法」的佛教,只有台灣的正覺同修會;平實導師以著書講經、辨正法義的方式,為人間續佛慧命、為眾生樹立正見而努力;尤其針對藏傳佛教邪淫法」及外道「六識論」的種種欺瞞與謬說,勇作獅子吼,正本清源,破迷起悟;十餘年來效果極為明顯,令許多誤入歧途的學佛人,得以及早回頭,重新出發。許多中毒未深忘失初心的法師們,也得以端正方向及時洗心、重獲新生!而更重要的是:被誤解、被遺忘了千、百年的佛法真實義與修證道次第,終於在今天的台灣寶島重見天日!這不僅是所有志求佛法的善男女殊勝的因緣,也是一切追求真理的有心人難得的機會!

由於 平實導師著重在佛法核心教義的重建,以及弘法、修證人才的培養—這才是佛教長興、正法久住的根本大計。因此,從不經營個人形象,也很少公開舉辦演講,只在特殊的因緣下,才偶一為之。例如2006年於高雄開講「第七意識與第八意識」,辨明佛法的脈絡,揭示生命的實相;在末法時代義學失真、修證不明的台灣乃至全世界,那樣的演講內容,堪稱是石破天驚,振聾發瞶!

三年之後,正法的根基更穩固,弘法的時機也更成熟,除了少數大師與其徒眾仍故步自封之外,大多數的學佛人已習聞「第八識如來藏」的名義,且對照經論之後,證明其無誤,而渴望進一步瞭解其深意,甚至探求其真修實證的方法。由於這樣的訊息,引發了 平實導師的悲心,而應允正覺教育基金會的邀請,願接續前緣,重遊舊地,針對先前的講題,再作闡發,深入淺出的開演這浩瀚而神妙的「心識」內涵,引導大眾一窺生命實相的奧秘。這可說是千載難逢的盛會:一場震撼人心的演講,可能改變您長劫永世的命運,一切有智者怎能錯過呢?

火車繼續南下,年長的乘客閉目養神,年幼的孩童東張西望,其他人或看書、或法談,車廂內的氣氛很純淨,少有世俗的喧囂。這時,有位長者拿出一幅特為這次演講而寫的詩,與大眾分享:

同參正覺佛功修,殊勝開場振四週;
智慧精通臨萬姓,心靈詮釋壯千秋!
文明運作資珍貴,奧義承傳現特優;
穿越時空超意識,導師平實應人求!
詩句與筆墨,都酣暢淋漓!大眾為他讚歎、鼓掌。

如詩末所說,平實導師的證量與悲心是真正夠格被稱為「導師」的,不同於其他「性空(無實)唯名(假名)」凡夫法師!而今日之演講,確是應學佛人之請求,為了闡發「第八識」妙義、弘揚「如來藏正法,普令眾生植入正見、知所依歸,而不辭辛苦、不畏恐嚇,這是菩薩所應為,也是 佛陀所付囑的。

很早以前,平實導師就對表面興盛而實質扭曲的當今佛教,提出了明確而沈重的呼籲:「佛教之最大而永遠的危機,就是全面藏密化。」這些內容,後來輯成專書《佛教之危機》,自序云(摘錄):

藏密之所有修行法門與知見,完全是邪淫法門與外道見;乃是雙身淫樂之修法,以追求最大淫樂覺受之第四喜作為主軸,而貫通其「生起」次第至「圓滿」次第之始終全部行門,可以說根本就是邪淫的外道,……是顛倒見、顛倒修。這樣的西藏密宗喇嘛教,只是身披佛教外衣,住於佛教寺院中,假藉佛教及僧寶名義,以出家身而貪著在家法,以出家身廣受供養而行在家世俗法,乃至比在家人更為貪求淫樂之覺受,根本不是佛教,只能稱之為喇嘛教。

台灣目前之佛教,已經幾乎完全藏密化了,而大陸地區亦復如是,不能自外於藏密化;歐美人士更以為:「西藏密宗就是佛教佛教就是西藏密宗。」可以說全球佛教都已走向藏密化,……如是現象,今已普遍存在於台灣佛教界中,將來南傳佛法地區,在北傳大乘佛教被完全藏密化以後,終究亦將難免被藏密化,到那時,佛教即已全面滅亡,只留佛教表相的空殼。

今時印順與台灣四大法師與諸密宗上師,所作種種似是而非之說,大眾多未能辨別,多無力檢校簡擇;若不加以分辨,則真實法義往往被誣枉為邪魔外道之法,因此便遮障了許多學人,喪失修習了義正法之機會;乃至因於彼等諸人之妄說及誹謗,而令眾多佛子隨彼等諸人入於外道法中,成就破壞佛教正法之共業。 這麼令人悲痛的事實,佛弟子們若無對策以挽回之,就只能坐視如來正法的消亡,坐視娑婆眾生、藏密四大派及台灣四大師,乃至全球學佛人一起淪落邪見、下墮三塗了!

由是緣故,多有佛子強烈建議,要求對於台灣四大法師與密宗上師等人,誹謗正覺同修會所弘正法之不實言語,以及惡意中傷正法弘傳者—誹謗大乘勝義僧等行為,應針對彼等在如是事相上之扭曲事實等事,加以辨正,令佛教界所有大眾悉能了知正邪之分際,皆能了知事實之真相,以救被誤導之佛法行人。乃至因此能令彼等原被誤導之行人,進入正法之中而得證悟三乘菩提之一,乃至其三俱證。如是即可漸漸解除佛教現在及未來之危機。

漢傳佛教的義學不興、修證不明,由來已久,因此,藏密(編案:假「藏傳佛教」之名的喇嘛教)得以魚目混珠,籠罩世人乃至於篡奪正統,不僅號稱博通三藏的顯教大師無力加之以辨正,甚至學貫中西的護法居士也被迷惑!時勢轉變至此,正統佛教各大小山頭,真可說是「他為刀俎,我為魚肉」,任由藏密宰割。

長期被高壓統治而宗教雜亂的台灣,經過長期的開發,終於盼到了一個經濟起飛、教育普及、信仰公開、言論自由的時代,各大佛教山頭乘勢崛起,吸引了大量信眾;但因用心於世俗法之競爭而無暇顧及修行,亦無力通達經義,同墮於名聞利養之造作;或依附於藏傳佛教之欺誑,一襲「袈裟」覆蓋之下的內涵,卻是對正法的無知與情欲的熾盛。又鼓其如簧之舌,造作大妄語、虛假語、顛倒語、野干語,以誤導各地信眾,打壓其餘派系;並將傳承千餘年的漢傳大乘法「臣伏」於西藏喇嘛教外道法之下,刻意將顯教貶為不究竟,將 釋尊降為化身佛。正統佛教因這些大山頭內神通外鬼的結果,台灣成了藏傳佛教「法王」「活佛」的行宮、別院,全台遍布了密教四大派道場、掛滿了藏文五色旗,台灣幾乎淪陷為喇嘛教的海外殖民地、資金供應站,大師們則以「密、顯」雙修為榮、乃至於兼有「顯、密」多種頭銜。

幸而,大乘佛法流布的人間,常有菩薩乘願再來;為解眾生苦、為挽聖教衰,善用此時此地的資源,施設契理契機的方便,欲令佛法長興、正法久住,眾生得以依佛所說而確知世間的無常、身心虛幻,減少對五欲的馳求而轉向於真心的探索;次第進修,最終安住於正統佛法的功德受用中,了生脫死、邁向正覺!這就是「穿越時空超意識」的奧秘之所在!

平實導師有鑒於末法時期,外道橫行於佛門中,正法日漸衰微,於是發起悲勇,出而弘法度眾。但因弘揚「如來藏」為證悟之內容,與各大山頭之意識境界法義不同,而受到佛教界的聯合抵制,甚至誣謗為「邪魔外道」。為了護持正法免於被外道法所取代,平實導師義無反顧的揭竿而起,效法 玄奘菩薩之破斥邪說以顯示正法的志行,獨自面對諸方錯悟大師及各大道場的龐大勢力,無所畏懼。至今將近二十年,弘法著作上百冊,弟子悟道者數百人,並且仍持續不斷的成長—這顯示了所證所傳的如來藏正法,確定是佛說三乘菩提的根源;依此而開展的修學方法,也是次第井然、效果明顯,絕非出於個人的臆想創作,自成一家之言。

十餘年來,平實導師雖備受佛門外道的非理毀謗乃至人身攻擊,卻不曾退縮自保或鄉愿自賊,始終秉持「不將佛法做人情」的道骨,言其所當言、行於所應行;由於法義正確、存心正直,縱使千夫所指,仍屹立不搖、卓然出群;對於真心向道、以法為師的學佛人,猶如一座燈塔,於無明籠罩的濁世中,可說是唯一的明路、最後的依歸—黑暗必將過去,邪法必被唾棄。儘管台灣佛教界既得利益者對 平實導師既畏且恨,又貶又謗,議論沸揚,似是實非;這一切有如蚍蜉撼巨樹—不自量力。如杜甫詩曰:「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如來藏正法本來就是常住不變,亙古不滅;不論誰的勢力有多大,永遠也無法在實質上貶損如來藏一絲一毫;以此緣故,現在、未來若有菩薩證悟而出世弘法時,仍將照明一切黑暗邪見,立時無所遁形。

事實上,從古至今,人類的菁英分子就在探求一種穿越時空而永生的超意識。但什麼是超意識?又如何穿越時空而永恆存在?有時候,祂被人類依於外在的客體想像而外化為上帝、造物者,或內化為靈魂、良知,或被科學家物化為可以傳遞的DNA基因,或說是在意識深處沉睡的精靈—也就是擁有「無限潛能的真我」;或縮小為人間普遍的信念,如真善美、正義、自由、慈悲、愛……;乃至於被商品化為「顛覆傳統2D極限、結合三超新型態」的網路戰爭遊戲。然而,這些被擬想為可以穿越時空而恆存於世間或人心的超意識,實質上如何?祂具有什麼穿越時空的本質與能力?是在意識之內或之外而稱為超意識?

根據「維基百科」[1] 的說法(大意):「超意識乃超越一般人或心理學家所理解的意識範疇,不屬於視、聽、嗅、味、觸等心識活動,具有超然絕對、穿越時空之拘束的特性,非科學儀器所能測量,卻是每一個生命都具足,可實際驗證的識體。由於超意識所指涉的並非意識,因此,某些靈修者於靜坐、冥想、催眠、做夢,或透過集體群體祭祀行為,如是而體驗的離於語文的覺知境界,感覺超越了世間空間;如是空明寂靜,仍是依靠意識了別和感受,只能說是特殊的意識境界;必須一再地重新回憶,或是藉由前述的方式再來領略,因此都無法觸及超意識。」

但這種說法仍為意識境界,只是沒有實證超意識—第八識如來藏—之猜想。因實修而證超意識之心體者,一切時地都能不假方便而現觀,無須回憶、領略,也不須與他人分析境界相;因為這些都涉及覺知的境界,有覺知即不是超意識,何況落於覺知的物件?超意識是心識,而非境界;超過意識的一切相,寂靜自在;這心體本具心識的種種功能作用,故能統合、解決人類意識對現象界的種種疑惑。

超意識是古今追求真理的思想家、或追求解脫的實證者,所欲探究之標的,是具有宇宙生命「本源」意義的心體,雖無形無色、但非遍滿虛空的能量。心理學的潛意識,雖有別於意識,但仍狹隘而不能稱為超意識。

超意識不但能穿越時空,也超越人類所知的自我;祂不曾命令人類這樣做、那樣做或什麼也不做,更不為人類做與不做及其後果而負責;祂只是以超「意識」的思惟真實而存在,不自知、不作主、無思無慮、無是無非,不偏愛中國人而遺棄美國人,不讚揚科技而貶斥迷信,也不保護自然而抗拒文明,或歌頌和平而譴責暴力……;一切生物意識所造作的行為,不能穿越時空故不能成為永恆不變的真理。當人類還沒找到這個本體而生起智慧之前,一切所謂永恆的、真實的、超越的、終極的道理與覺悟,都只是假設與幻象而已;是在意識範疇內可掌握、可運作、可感受、可改變的暫時性結論,必將再次動搖、推翻、虛無,然後繼續思惟、尋覓、定位……,不斷重蹈前人足跡,重覆前人悲劇。

因此,生命的期許,須有更高的、神聖的信念,相信有一個究竟的超意識,祂不計較我們是追逐「美麗和諧」或「骯髒醜陋」的境界,祂永遠看護一切人,也看護一切與我們相關的生物,且是平等無礙;不論每個人是否找到「祂」—祂仍然與我們同在,人們須藉此瞭解:個人雖渺小,卻有個一切平等的「祂」,否則將不能獲得實質的幸福與安定。

為了釐清並指點這個「超意識」的真相,平實導師應邀這場演講。而在這一場穿越時空、跨世代的演講籌辦過程中,正覺同修會幾乎是全體總動員,設計文宣、撰寫文稿、發送消息、商借場地、接洽接駁交通、電話索票……,忙得不亦樂乎!因為這是辦喜事—為如來正法的住世與弘傳而喜,千載難逢!明清以來數百年,漢傳佛法衰頹已極—義學不興、修證不明,可說是名存實亡,普令有識者哀傷!然而,佛陀正法確是一切有情之所需所仰,不可能永久沉沒!因而,佛菩薩的安排,廿一世紀的今日,台灣的因緣成熟了,政治經濟人文各方面迅速推展到前所未見的高峰,社會安定、生活富裕、風氣開放、言論自由;於是表相崇拜的佛教道場紛然崛起,而各擁信眾、互相競賽,好不興盛!這些道場對於重振佛教信心、接引初機學人,可說是功不可沒!

而當前置作業完成,舞台序幕拉開,便該是「法主」登座,開演如來大法,為眾生去黏解縛,為世間摧邪顯正,重燃智燈,續佛慧命的時機;於是,平實導師乘願再來、出興於世,此世雖曾被邪師誤導,終歸於自修自證;悟後深入經論,發起往世證量,通達三乘菩提,智慧泉湧,辯才無礙。然後,深悲正法低迷、邪見充斥,學佛人長年被外道法所蒙蔽,引導於錯誤的方向,以至於久修而無成,或入魔而不知。這種情況,雖可歸咎於眾生福薄智淺,但也因為如此,更須有真善知識現身說法,為大眾指點迷津、開示正義;否則,學人本無知,又被人誤導,隨從邪師而慢教謗法,就永無出苦悟道之日了。

火車繼續南下,在嘉義站發放午餐盒;簡單的素食只為了維持色身的存活,以便於修學佛法正覺同修會成員及其眷屬,長年熏習正法,多少了知五蘊身的無常、意識心的虛妄,而志在親證那個常住不變的超意識—真如心第八識如來藏,以此真心為究竟歸依處,而這也是大家今天成群結隊搭車前往高雄聽講的目的。一般人每天都活在危機倒數中,由於依五蘊為命,認五蘊為真,卻不知五蘊是生滅法,虛妄無常,如《八大人覺經》所說:【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

若對這個事實有所覺察,必不再認賊作父,乃至於被同為凡夫的俗師邪教所籠罩而現世不解脫,死墮三惡道。平實導師深知外道六識論與藏傳佛教邪淫雙身法的錯誤,及其對正統佛教所造成的危機,因而多年來,以其深徹的證量及經教的證據,而公開廣說「八識論」,欲令一切學佛人智慧增上、眼界提升,不再受人欺騙;而這場演講,將必是千百年來命若懸絲的正統佛教的轉機。

在新左營下了火車,轉乘遊覽車抵達「高雄巨蛋」;沿途看見特為這次演講而設計的各種旗幟與大幅廣告,觸目歡呼,活像是一場萬人空巷的「佛法」博覽會,這不僅是高雄民眾的福報,也是全球佛子的勝緣!想起去年(2009)9月1日,達賴喇嘛假借「為台灣(八八水災)祈福」的名義,也是在這裡舉辦大型法會;當時曾引起了國內外廣泛的討論,在政治或宗教上的支持者與反對者,各有不同的動機與說詞,互相叫囂、爭論,卻都沒觸及更深刻隱密的問題;也就是以達賴為首的「西藏喇嘛教—藏傳佛教」的宗教本質及其傳教目的—冒用佛教名相而實修雙身邪淫法—已經在台灣、大陸及西方造成極大的傷害;最重要的就是斂財(法會、供養[2])騙色(誘姦、性侵[3]);雖然違法敗俗的事件不斷發生,也曾被大篇幅報導,但喇嘛們擅於說謊、包裝,慣用威逼利誘、巧言佞色的手段,還是遮蔽了事實、收買了新聞媒體,讓大多數善良無知的民眾,繼續相信他們是上乘佛教的修行人,是高智慧、大慈悲的救世主,能為人類求得福祉、為世界帶來和平,從政治與宗教上同時滿足人們的需求。

然而,客觀的就其教義內涵(淫妄男女交合雙修)、傳教企圖(統治世界)與推行手段(蠶食鯨吞)而言,喇嘛教可說是當今及未來全球性的邪教災難,其危害程度更甚於環境災變與恐怖組織。但是,在達賴喇嘛妄稱是「觀音菩薩」轉世與「諾貝爾獎」得主的聖、俗雙重光環籠罩下,誰有足夠的智慧與勇氣站出來揭發其實質,乃至於曝顯其陰謀?

散居於世界各角落的有智有心者,始終不乏其人;但或因人微言輕、或因勢單力孤,在面對喇嘛教以政治手段及成立國際性顛覆組織,有計劃、有效率的消音之下,這些有智有心者的發音,就成了一閃即逝的微弱雜訊。為了揭穿、阻止這個歷時千年、盤踞大地的喇嘛教之毒害與流布,我們必須有更明確而普及的正知見,以及更全面而持續的總動員;但是,這個全球性反毒護法行動的大前提是:一個具足佛法正見與實證,且有能力教育民眾、指引方向的修行團體。依目前的觀察,只有台灣「佛教正覺同修會」及「正覺教育基金會」,十餘年來,在 平實導師的引導下,依如來正法而施教、實修、著作、推廣,至今卓有成效;可說是濁世的清流、苦海的燈塔,在台灣小島上矗立了佛教的大法幢,普令學佛人開眼明心,破法者喪膽遁形。然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弘傳正法、救護眾生,是正覺同修會員的本分使命,生生世世永無疲倦,不計任何艱辛困苦,必須將得自佛菩薩的教導,廣泛而永續的傳達給一切有緣人,讓他們曉得如何明辨是非而防惡修善、避凶趨吉—這就是2009年9月1日正覺會員四百多人自動前往高雄巨蛋拉布條向達賴抗議的真相—盼能強烈的喚醒台灣民眾及國際新聞媒體,不要再被喇嘛教(藏傳佛教)欺騙而受害。請看他們的訴求與標語:

為什麼千年大騙局還繼續存在這個世間?

為什麼喇嘛們會使學密女性的丈夫戴綠帽子?

由於這是事實,而社會人士及新聞媒體普皆不知;凡是知其真相者都應對社會人士加以說明,使密宗倡導「博愛─玩盡天下女人」的真相普令社會大眾週知,以免更多女性繼續受害,也防止學密的家庭逐漸支離破碎。

號稱是「藏傳佛教」,冒用「佛教」之名義,實際上弘揚的內涵卻是古印度性力派雙身修法與生殖崇拜的喇嘛教。因為台灣人普遍善良,且台灣佛教界普遍對達賴喇嘛為首的喇嘛教的實質內涵不清楚,沒能力分辨喇嘛教在教理、法義、修行上的本質皆與佛法無關,且相牴觸。台灣民眾因為不知其底細,以為喇嘛們都是修行清淨的高僧,每年捐輸大筆金錢供養這些勤修雙身法喇嘛;所以這些流亡各國的喇嘛仁波切們,都以「到台灣弘法」為第一志向,都認為「台灣錢淹腳踝」,台灣小島儼然成為支助藏傳佛教流亡政府之最大財源。這些以修雙身法為宗旨的喇嘛們不僅帶走台灣人的血汗錢,更染指許多台灣善良淺學的女性。

密宗喇嘛不僅假冒佛教名義,甚至造成社會的亂象;……於台灣如是,大陸乃至全球亦莫不如是;所以,喇嘛教用佛教的外表、媒體的宣傳、政治的手段、人權的口號來包裝,藉以達到他們「博愛—愛盡天下的女人」的目的;這其實是冒牌的佛教,竟宣稱他們比正統佛教更真實、證量更高,如同借廟棲身的乞丐,竟然宣稱對該廟擁有最高的所有權而凌駕於廟祝之上。

正覺教育基金會」以教化民心、維護善良風俗為職志,致力於弘揚 釋迦牟尼佛的如來藏佛學,每年出版學報問世,藉以提升佛學及哲學等學術界的水平;「正覺同修會」則以實證如來藏妙義,繼之以清淨修行,邁向成佛之道為目標。同樣是在為當代人類的福祉而貢獻出自己的智慧與辛勞,不忍看見這些假冒佛名義的喇嘛們廣為戕害百姓,因此提出呼籲,希望大眾能認清喇嘛教的底細。

對於達賴喇嘛派遣大喇嘛們來到台灣,以種種假藉佛法名義而性侵學佛女性的真相,我們不能坐視不管,所以站出來呼籲:達賴喇嘛自始至終都鼓勵喇嘛密宗信徒要實修性交雙身法,不管他們如何假借「佛法名詞」來矯飾,都與真正的佛法修行無關,是以外道法取代 釋迦牟尼佛的正法,是徹底破壞佛法的惡人,諸佛都厭惡!以外道法取代真正佛法而被諸佛所厭惡的惡人,竟然要公開向諸佛祈福,他的祈福當然無效,因為他們是常常淫人妻女的造惡業者。我們在此公開指出達賴所作所為都是破壞正法,也勸達賴喇嘛率領藏傳佛教公開聲明:揚棄雙身法,並將法會的所得,全數捐給台灣苦難的災民!

從這些文字內容,可看出正覺同修會及基金會會員的抗議是光明正大、苦口婆心的,並且動機單純、行為和平,連現場的警政人員都放心,諸多媒體記者也讚歎;遺憾的是,有某位政黨支持者,故意醜化正覺二會的訴求,並以挑釁的行動污辱抗議人,而正覺二會的所有會員始終忍辱而堅定的繼續做該做的事,只為了提醒民眾看清事實、免於受害。這些事件的經過,都有當日的新聞與相片為證,足以說明正覺會的坦蕩與苦心。

抗議行動雖然落幕了,民眾也在現場或看報導而領受一次震撼教育,多少瞭解喇嘛教邪惡的真相;然而,生在台灣的知識人與學佛人,有權利也有必要進一步學習佛法的正知見、探求生命的真奧秘,以提昇個人的眼界、淨化大眾的心靈,並維護善良的風俗、鞏固幸福的根基;乃至進而修學正法、明心見性,能有更高妙的智慧、更善巧的方便,得以更有效、更普遍的教導民眾遠離邪惡;並提攜親友,邁向正覺—這也是「正覺同修會」內修外弘一貫的宗旨,也是對社會、對世界的回饋。因此,今年的4月25日,特別選在去年抗議達賴喇嘛的同一地點「高雄巨蛋」,盛大舉辦一場「穿越時空—超意識」的演講,將去年抗議的簡單標語,詳實化、具體化為五個小時的佛法盛宴,敬請一切舊雨新知,對如來正法有疑惑、或有信心的民眾,一起來聆聽釋疑、或熏習見證!

近年來,全球性的社會動亂、景氣低迷、環境污染、生活苦悶,種種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人類共同的無知—也就是對於「意識」的真相與功能,欠缺全方位、多層次的認知;因而弄錯了人生的方向,沉溺於物質的追求、感官的享樂,漂浮在生命的表層,重複著心靈的空虛!卻不曉得:一切存在的現象以及環境的變化,其實都是「心」的作用。

正覺教育基金會特別在2010年新世紀之初,舉辦這一場演講,普為徬徨焦慮的大眾揭發「意識—超意識」的奧秘,探討身心靈的關係,藉以提昇新時代的視野,建立高品質的人生,讓每個人都能輕鬆的了解「自我」的秘密與「宇宙」的真相,獲得生命的智慧與安頓,並進而充滿自信的從「心」出發,促成人際的和諧、重建人間的秩序,乃至於穿越無邊無盡的時空,體認每個人尊貴無二、永恆不變的真我,擴展對全人類及萬物的關懷、扶助,讓一切有「意識」的生命,在「超意識」的觀照下,成為相敬相愛的共同體。

演講當天,大眾依序入場,找到各自的座位,隨即由主持人宣布:演講開始。全體起立鼓掌,歡聲如雷。從未看過 平實導師在這麼寬廣的空間、壯觀的場面公開演講,而且,聲音親切而柔軟,口中宣流出的勝妙法義反過來攝受了整個會場的聽眾;不僅無保留的以如來正法布施,又勸請大眾耐心聆聽。雖然眾多老幼於佛法全無概念,乃至有人無心聽受,平實導師仍不厭其煩的細說,撒播正法種子於有緣人的識田中。

「穿越時空—超意識」,是為了吸引現代人而施設的題目;但一般人只能在意識中想像、猜測,而覺得神秘、奇特;然而,在 平實導師的演述下,卻極其平常,人皆有之,且可於現前實證,並反覆檢驗的。可惜,千百年來,雖經論俱在,隨處可見的開示,卻無明眼善知識的引導,而致芸芸眾生陷入「不見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窘境。平實導師以無比的悲心與耐心,為大眾細說全部心識的奧秘。並且苦口婆心地提醒:「你願被誤導嗎?」「證悟金剛心並不難,只須有人指導。」「今天所說,若能耐心聽聞,隨聞入觀,心不抗拒,即可當生證入聲聞初果,並以《阿含經》、《尼柯耶》自我印證。」雖然解脫法於修證上乃意識之淺法,但是,對迷於五欲而不求真理的眾生,此不在他所觀照的境界中。

「外道與二乘所證,都不是超意識;以下要說的內容,各位若覺得太麻辣而起煩惱,中途離席,我也尊重,但就可能錯失了後面的妙法。」「意識為什麼不是穿越時空的常住法?眾生的身口意行幾乎都落在意識中,依之而行,卻不知祂是無常生滅法,很可悲。」「罵我『阿賴耶外道』者,是不懂佛法菩薩就因為證得阿賴耶識而繼續修行,改名異熟識,乃至成佛為無垢識;若如彼說,佛也是外道?這雖是冷笑話,但由無垢識顯現佛地真如,亙古貫今,這才是穿越時空的金剛心。」「喇嘛也說他有證得阿賴耶,但他是觀想中脈裡的紅白明點,以此為藏識………但須先有五蘊,出生意識,乃能觀想。」「祝願各位回去之後,於閒靜處思惟檢驗,是否斷了我見、三縛結?至於超意識,不宜在此說明,各位若願意來正覺禪淨班,從基礎學起,必有因緣親自證得。」……。現場的種種實況,另有專題報導,這裡就此帶過。

搭火車的聽眾,於18:00安靜的離開會場,回到原來的火車,19:23發車回台北。經過一天的勞累,大多閉目休息;然而,今天的演講內容,必將深入每個人的心識中,從今生到來世,永遠與正法相應而邁向究竟正覺

演講雖已圓滿結束,同修會執事與義工暫可鬆一口氣。估計超過一萬人次到場聆聽,不論他們是認真或散漫、聽懂或茫然、法喜充滿或無動於衷;然而,隨著法主五個小時的開示,及護法龍天的加持,正法種子如全方位的輻射,熏入了一切與會大眾的心識中,並將於此會後持續發酵、擴大效應……,這便是正法威德力的不思議攝受。對於正覺同修會而言,這是另一個里程的起點,接下來要走的路還很遠,要做的事也很多,佛菩提道無窮無盡,因為眾生煩惱無量無邊;而每一位已發心的會員,都是信願具足、活力充沛,也將接引更多志同道合的學人共同來親近正法、推廣正見。

風繼續吹,腳不停步,護法工作必與時俱進;祈願二十年內將虛妄邪淫喇嘛教(藏傳佛教)逐出台灣佛教;並教導眾生回歸源遠流長的正統佛教,進而讓如來藏正法至少延續二千年,這才是同修會一切成員永續的心聲與宏願!十餘年來,平實導師復興佛法的努力,已在台灣確立了不拔之根基,未來二千年不可能再退墮。佛門中依附外道的常見、斷見論者,日漸蕭條,只有兩條路:一是放棄佛教,二是回歸佛教正法。因此,若要擴大正法的基業,就須破斥邪師所說邪法;值此大有為之際,我們還要將三乘大法鋪陳得更清楚、更徹底、更弘傳,普令眾生聞知其義;縱然一時難信,只要能聽入耳,就有種子的熏習,也讓藏傳佛教及佛門內外的一切外道難以招架,只能棄械投降或落荒逃走。

雖然 平實導師不願勞師動眾再度舉辦大型說法聚會,但未來若有廣大利益眾生的因緣,而有社會團體邀請 平實導師再次演講甚深法義,若此因緣成熟,平實導師也有可能答應吧?那也是眾生之福。但當代的團體負責人須有足夠的福德與正確的知見,才會來請法、也才能承受正法—依目前的情況,台灣信眾對現世「消災解厄」的活動較有興趣,至於對來生「增長智慧」的聞法,則少欣向;卻不知今生錯過這一次,或許便多劫難再遇!然而,只要正覺同修會還在,則正法流布世間,破邪顯正、導盲啟悟的行動,絕無休止!

六識斷常非中道正法復興在台灣!

但使正覺菩薩在,不教邪法亂人間!

[1]維基百科是由眾人貼文發表看法的自由百科,但是無發言權者縱使具有超越前人所說內容的更高智慧與實質,其所貼文仍會被管理者刪除或修改。

[2]藏傳佛教所傳者純屬外道法而冒稱佛教正法,故其本質屬於歛財。

[3]藏傳佛教女信徒真修「佛法」時必須與喇嘛性交合修雙身法,求得遍身樂觸,稱為無上瑜伽大法。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快訊]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