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7, 2017
   
字型大小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敬請諸方大德關注:有自稱「悲智」者,打著「反邪教」的旗幟,表面上以文字比對法著作「專輯」對本會扣上各種不實的指控,其實骨子裡卻是主張「大乘非佛說」,全面否定中國古聖先賢所努力迻譯的北傳四部阿含部類經典與各部類大乘經典,要將中國佛教連根鏟除,推翻中國禪宗與唯識宗,而以南洋、日本佛教為依歸與標竿。這是對中國佛教與傳統唐宋佛教文化進行全面否定的開始。敬請所有關心中國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仁人志士關注此事,共同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存在與發展。以下文章是本會對悲智所主張「大乘非佛說」的破斥。)

答具斷常二見者悲智之質疑
1-2、悲智是斷滅見者,否定第八識如來藏,推翻中國禪宗與法相唯識宗

本文已經在前面舉證《雜阿含經》卷44第1178經中有「本心」的教證,並且舉證該經其實是一則生動活潑的禪宗公案。因為世尊無量大眾圍繞說法,顯然世尊在對其他無量大眾說法,並非專為婆四吒婆羅門尼說法。可是婆四吒婆羅門尼卻在遙見世尊;見已,即得本心,而證悟自己無始劫來的本住法如來藏。因為大乘證悟見道的關係,在找到本心如來藏而明心之後,亦同時瞬斷我見而證聲聞初果,因此她發狂的病就痊癒了。大乘明心見道必然同時證得聲聞初果,因為找到永恆存在的本心如來藏後,必然對比出五陰的生滅虛妄,故剎那間滅除斷常二見而瞬斷我見。因此,斷我見是必先滅除斷常二見的,若是不滅除斷常二見,則自身尚且是外道知見,如何可能證得佛教的三乘菩提中任何一個果位呢?因此,具斷滅見的悲智先生,尚且是外道見而與佛陀見解大相違逆,不是佛陀真正的弟子,必然無有任何佛法的修證而誣衊實修實證的平實導師為謗佛者,顛倒了法義上的大是大非,由此可見其無智。

然而,對佛法無修無證的人,實質上,只是可憐而本無過失。可是,以外道見否定佛陀所說如來藏正法,事實上是把佛陀教法的實質從根剷除而只剩下佛法名詞,就有嚴重過失。何況悲智先生身處中國,卻對中國禪宗之所以成立、發展與播揚的根據─本心如來藏法─極力否定,即是推翻中國禪宗實證內涵之惡行。《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卷1中說:

復云:「善知識!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緣心迷,不能自悟,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當知愚人智人,佛性本無差別;只緣迷悟不同,所以有愚有智。吾今為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使汝等各得智慧。志心諦聽,吾為汝說。」

禪宗所親證的智慧為「大智慧到彼岸法」(「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之意譯),即是實證「涅槃非是斷滅空」、「藏識空性心之空性-無我性」、「空性心之中道性-非一切法空之斷滅空」等等智慧,全都是圍繞著實證第八識空性心而生的智慧,是要證悟各人的本心如來藏能使人成佛的自性,必須親見這個自性才是禪宗的開悟境界,所以六祖說「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還有相同的說法:

祖一日喚諸門人總來:「吾向汝說,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汝等各去自看智慧,取自『本心』般若之性。各作一偈,來呈吾看。若悟大意,付汝衣法,為第六代祖。火急速去,不得遲滯。」

《壇經》說明五祖弘忍大師將「取自本心般若之性」作為認證第六代祖的資格。換言之,禪宗祖師以實證「本心」第八識而現觀法界實相作為核心的智慧,因為第八識真心是生死輪迴的主體,是真正不滅的心體而可以作為其他七轉識出生的俱有依,也是無始以來本自存在而非有生之心,故稱為本心。然而,「取自本心」而實證第八識真心,不僅止於中國禪宗中才如此主張與實證,在阿含部經典中也是如此主張與實證,即是前舉《雜阿含經》卷44第1178經所說。

中國禪宗有何重要?為何中國禪宗不應該被推翻呢?因為中國唐、宋二代的強盛與文明,就是源於唐朝期間,有北方的玄奘、窺基師資的法相唯識宗,以《成唯識論》、《八識規矩頌》弘揚第八識如來藏正法,南方則有六祖慧能大師繼承衣缽而弘揚本心如來藏正法。因為有南北二宗廣弘如來藏正法的緣故,使得大乘佛教重新復興於震旦,是謂大乘佛教在中國的第一次復興。也因為大乘佛教的復興,形成唐宋二代的佛教文化大大昌盛。因此唐宋二代的強盛與文化,其實是以如來藏正法的中國唯識宗與禪宗作為底蘊。

如果否定了第八識本心如來藏,則中國禪宗與法相唯識宗都將被推翻而不離常見與斷見,必然要淪落為邪教或世間宗教,那麼唐宋二代的文化也將會被定位為外道邪教或世間宗教文化,而非世出世間的佛教文化。因此,否定第八識本心的存在即是否定中國禪宗存在的價值,即是推翻唐宋文化的價值。這將會是中國另一場文化大革命的開始,因為唐宋的佛教文化千餘年來已經深化、內化為中國民間的本土文化,已經完全與印度切斷,而與本土的老莊思想相融相合。結果已經相融相合的中國傳統文化,如今將因悲智否定其存在的價值而被徹底地推翻。

悲智先生否定第八識本心的教證,將會推翻中國禪宗存在的價值,我們已經舉《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來證明。(請注意:悲智先生有可能會以相同的手法來否定《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在實證上的正確與價值。)接著,我們來看看悲智先生對唐時法相唯識宗所弘如來藏正法的否定。悲智說:

前文《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中,已经依法依律、有理有据地指证了邪师萧平实是在刻意隐瞒、欺骗信众,其目的无外乎是为了维护其来自“伪唯识”的有“二无心定”邪见,而不惜肆意诽谤“真大乘法”。
推本溯源,看看他的这些邪见来处吧:
“复次依静虑等当知能入二无心定。一者无想定。二者灭尽定。”(出自被邪师萧平实称为真悟“菩萨” 无著伪托弥勒菩萨之名编造的《瑜伽师地论》)
“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出自玄奘对世亲“菩萨”著《唯识三十颂》所作注释《成唯识论》)(頁17-18)

《瑜伽師地論》是大乘佛法的根本論,悲智純以文字考證的方法來否定《瑜伽師地論》,並且也對玄奘大師所著的《成唯識論》進行否定。因為《成唯識論》所說「无心二定」與《瑜伽師地論》所說「二无心定,一者无想定,二者灭尽定」的教證完全相符。平實導師依於實證及教證亦說無想定(即無想天人之定)與滅盡定中六識暫時斷滅,這是完全符合實證與教證。

關於無想定中意識是否斷滅的問題,在《阿含經》有具體的教證,而完全採用文字比對方法的悲智先生卻故意隱匿。這點,我們將在後文有關無想定的辨正系列中清楚地舉證。

然而,悲智先生完全採用幼兒般的文字比對方法,因此掉入該方法的誤區而不自覺,反而回過頭來反對與其邪見不同的教證,以及諸菩薩的正解與正論,甚至因此而將推翻唐朝玄奘大師的曠世鉅著《成唯識論》。如果玄奘大師的《成唯識論》被否定推翻,那麼玄奘大師西行取經並降伏印度外道所創下光燿大唐國威的史實,可就只是一種美麗的錯誤與笑話了。因此,悲智先生雖然表面上只是否定第八識本心如來藏,進而只是否定玄奘大師的《成唯識論》而已,其實他的真正目的是要進行歷史的大翻案,將唐朝與印度曾經發生的光耀中國的輝煌歷史一舉推翻。請問:玄奘大師西行取經的輝煌歷史被悲智先生大翻案後,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最高興呢?我們將會在後文試著與大家一起猜猜看。

由上所述,悲智先生表面上雖然只是依幼兒般的文字比對法來否定本識、本心的存在,而不依文字所顯示的真實義為歸,其實他還有極其深沈的意圖不經意地顯發出來。而否定法界實相確有本識存在,不僅是推翻中國唐宋興盛的佛教文化,也將推翻既存的歷史與中國後續的文化傳承。悲智自稱是政府單位所屬「全國反邪教的領軍人物」,並且要脅要將該文呈給政府當局,把擁護中國禪宗與法相唯識宗的平實導師正覺同修會打為邪師與邪教。這不禁令所有的中國人都要問:推翻中國歷史上極為光輝的禪宗與法相唯識宗,是大陸政府既定的政策方向嗎?還是悲智先生假藉政府名義而師心自用呢?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對於悲智的破斥文章全文,已經於2012年12月5日託人轉寄給悲智並收訖;因全文頗長,故分節於每月一日與十五日陸續刋出。敬請諸方大德持續關注,亦歡迎維護中國佛教與傳統文化的諸方大德,共同加入破斥「大乘非佛說」的陣營中。)

答悲智之質疑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答悲智之質疑]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