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6, 2017
   
字型大小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提婆孙

作者自注:本文作者长期从事宗教管理和研究工作,对中国宗教尤其是佛教的历史现况心中有数;对推动佛教教风年建设和规范年建设中出现的问题痛心疾首;对出家人所表现出来的戒律松驰、商业化、世俗化、密宗化等“狮子虫”行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责人不如求已,于是乎,决意将自己的身心作道场,真修实证,重走祖师路。近几年来,以其工作之天然便利,遍访祖国的名刹丛林、禅宗祖庭,举凡在世能参访的大德高僧、居士能人,均全力参拜请教,甚至于2012年专门到台湾佛教四大山头——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慈济功德会(静思精舍)参学,所到之处,均是慈善、文化、心灵环保、禅定等所谓的“人间佛教”世间法行为,所提倡的都是“放下、不执著”和“存好心、讲好话、做好事”等“三好先生”式老好人哲学,远逊于儒学,更逊于一神教的天主、基督、伊斯兰教等教义,原以为台湾的佛教兴旺发达,原来却是熙熙攘攘“商场式”道场,巍巍殿堂,其中无佛,心生悲怆,独怆然而涕下。为了佛教正法一脉在今生乃至未来世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遂发心背诵《楞严经》、《金刚经》,播下正法的种子以待他日有缘,对《楞严经》尤为钟爱达到痴迷的地步,凡是能搜寻到的《楞严经》各种版本、《楞严经注解》各种集注、专注,都极力寻觅,足可以开设一个《楞严经》图书馆,存之于书斋,名之曰“楞严精舍”,每年春节的对联均为“金刚三昧春常在、楞严一笑福自来”,以之诫勉,精进修行。虽然熟读金刚、楞严两经,无奈人经分隔、咫尺天涯,难以一窥金刚三昧、楞严大定风采,痛不欲生,所遍参显密两道的大师高僧居士高人皆迷指为月、指东画西,如入聚落,惑南为北,不知所然。自以为心性鲁钝,性障严重,不堪接受大德高僧微妙开示,遂以背诵《楞严经》、《金刚经》为功课、为乐。2012年底自台湾返后,忽闻萧平实老师注有《楞严经讲记》,心生倾渴,但因网上骂声一片,又复有法师友人劝阻,只好一时作罢。2014年某日,因到广东清远游学,遇上梅姐详细解释导师之法义胜妙,半信半疑中请回了《楞严经讲记》十五册,一气呵成读完,再把导师出版的著作精读和浏览相结合,越读越欢喜,全无昔日依教之难明,奉行之艰涩,原来修行真的可以法喜充满的! 再则,同修会的言行法义及其心意,独酤一味地为全面复兴中国传统佛教文化而努力,与国家复兴中华文化,实现中国梦不谋而合,无论从法义、政策、法律、文化、社会等层面上分析,导师及同修会都是以中国文化为重,在艰难的环境中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弘扬中国文化,就宗教文化论宗教文化,不为某些政治集团、利益集团而折腰,完全传承了禅宗的妙义和风骨,这是注重世间利益,以意识觉知心为指导思想的缘起性空印顺式“人间佛教”所不能比拟的。到目前为止,本文作者与平实导师缘悭一面,与同修会亦没有关系,仅仅是从法义上与导师精神相往来,依法不依人,以导师的法宝为修学指南,私心自认平实导师为自己的老师,也未得到对方的首肯,更没有亲聆教诲学法开悟,但是,在如来藏正法面前人人平等,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更何况乘愿再来的大善知识、真善知识?佛法僧三宝一以贯之就是如来藏了义正法,既然接续唐宋之际禅宗真义而面世流布,当然不能错过!在此,作者向读者诸君,坦露近年来四处寻师问道,最终遇上正法走上正道的心路历程,供养诸君。

人在一帆风顺时,自我便是最大的信仰、最高的宗教,一切以自我为中心,一切为己所用。当灾难包括身体、工作、家庭等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人事环境出现重大变故时,便对自己信心动摇,觉得自己微不足道,转向宗教寻找安慰。

诚如唐朝著名政治家、诗人王维所说——“一生几多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休”。我在2006年下半年因工作、生活发生重大变故,事业由巅峰陡降低谷,心情灰暗,常呈雾霾天气,自我感叹:时来天地皆同力,远去英雄不自由,显示孤身一人在浩瀚无垠的沙漠里挣扎前行的悲凉孤影。遂于当年十月一日,与友人驾车到衡山排解忧闷。在藏经殿得遇广东老乡、恩平籍出家人传舜法师。他乡遇乡音,自然搭上了话头。当时我是坚决反对宗教的,认为宗教只不过是麻醉人的精神鸦片罢了。对于法师介绍佛教一个劲地摇头否定。法师说我们来自禅宗六祖慧能的故乡,要送几本经书给我,其中有《坛经》、《楞严经》、《金刚经》、《无量寿经》等,一再叮嘱我要保管好,日后有缘会有用、会读诵的。我应付地笑了一下,便把书丢到车厢背后,外出散心旅游,返家后一段时间几乎都忘记了。后来无意中,读到自己最佩服的民族英雄文天祥、范仲淹等伟人哲士,他们都有在寺院里读书的经历,养出一身浩然正气。我自己很喜欢读书,也读了很多的书,但依然不能安慰自己,抚平自己的忧伤,相对于这些文人哲士,我需要的是一个安心的法门,这才想起在衡山曾有和尚送的那几本书,看看或许会有什么用处。读《坛经》不懂,读《楞严经》不懂,读其他经书,也是糊里糊涂,倒是觉得《楞严经》逻辑缜密、层层剖析,把世界人生的形成发展和盘托出一目了然,与自己大学时的哲学专业一拍即合。于是选定《楞严经》为自己的主读科目,有空就啃一下。噫!自己悲伤寂寞的心居然有了温暖的慰藉。这是我读其他书籍所未有过的。再读《六祖坛经》及六祖在民间流传的故事,觉得六祖开悟是靠《金刚经》,我也不知道开悟是什么意思,就知道肯定是好东西。于是我就选定《金刚经》、《楞严经》作为自己永远相伴的好书了。这两本书改变了我对佛教的看法,觉得佛教经典真是博大精深的宇宙人生哲学,犹如大海般深不可测,与一般寺庙上香磕头的香客信徒完全是两回事。虽然我仍然读之不甚了解,但总觉得暗合自己的心弦,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我决定于翌年的国庆节,北上黄梅,坐了23个小时的火车,抵达九江再转长途汽车到了四祖寺,净慧老和尚在那里举办生活禅,如火如荼。国庆节期间,举办禅文化禅修营活动。第一次在禅堂与双腿做痛苦的斗争,终获得心境的清凉。老和尚开示说:“要降伏其心,先降伏其腿。”老和尚犹如深山古松,一副禅师风范,令人敬仰。我专门抽空去拜谒老和尚,说自己是六祖故乡的子弟,重走祖师路,学习祖师的精神。老和尚连说知道、知道。之后逢节假日公休时间都去四祖寺、老祖寺参加禅七。也不知道禅七选佛场究竟选什么,对开悟的内容也一无所知。只知道,只要坐破蒲团,便有功夫。在禅堂里,都是与腿绑子做斗争,与昏沉掉举做斗争。有一次是六月份的坐禅,感到头皮一阵清凉,心境犹如晴空万里无云,后来心里打了一个妄念——这么清凉,该不是禅堂开了空调吧?于是宁静的心境又退回妄念迭起,真是一波才起万波随啊。我问法师及同参道友,他们都说是好境界,但也说不出是什么境界。随着修学的深入,尤其是对《楞严经》情有独钟。古德所云:“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对深入《楞严经》的心情更加迫切了。我搜寻历史上至今所有大法师高僧对《楞严经》的注解,能搜集到的都寻找到了,能拜读的都拜读了,要么是文辞深奥,犹如雾里看花;要么是关键之处解释得含糊不清。带着对《楞严经》的一些疑惑,我年年都到祖师丛林名山古刹,寻师访友。在朝拜佛教四大名山九华山、普陀山、五台山、峨眉山后,遍参天下祖庭,司空山二祖寺,天柱山三祖寺,山间林间怪石古树有我背诵《金刚经》的身影音韵;鸡足山有我住山洞露宿华首门背《楞严经》山谷回响的发愿文;江西萍乡杨岐灯盏传千年的普利禅寺,目睹祖师舍利塔的倾塌,我锄草扶基,一路洒下了金刚、楞严两经文;我又追寻千年前黄檗祖师从江西到安徽的身影,去到哪里,哪里就有《楞严经》的背诵声;我也在一花开五叶的禅宗祖庭触摸祖师的脚印,恨自己生不逢时,依然无人教我弄懂《楞严经》;我坐火车,接汽车,接三轮车,三轮车接摩托车,摩托车接自己的十一号脚踏车,丈量祖庭,希望祖师梦中开示,冥中加持我学会《楞严经》,我下定决心读万卷书,只专一部《楞严经》,行万里路,只求一心不乱。在走万里路读万卷书中,在日晒雨淋风霜露宿中,努力背诵了《楞严经》、《金刚经》,鸡足山有位住山洞的和尚观察了我好几天,定定的跟着我说:“你是住山洞的料子,你的精进不少出家人自愧不如”。我说我弄不懂《楞严经》,心不安定,我必须要做到心和经合一,而不是人和经分离。住了几次山洞,能做到人和山合一,却达不到心和经合一,只好带着遗憾下山又踏上求法征程。

那几年,我学过南传帕奥禅师的禅法,也学过藏传佛教索达吉的教法,也发愿受持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也跟着南怀瑾老师门下法师学过准提法门,净空的持名念佛,安徽弘愿寺净宗推行的善导大师念佛法门,甚至也在东林寺那里学过东林念佛。举凡世上大师的书籍,能读的我都读过了。

2012年6月,我又专门赴台湾考察四大山头,回来后写过考察报告,认为佛光山是文化佛教,慈济功德会是行善佛教,中台山是禅定佛教,法鼓山是心灵环保佛教。表面热热闹闹、人头涌涌,也与六祖慧能开创的中国禅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总觉得缺少了核心的东西,似乎又与禅宗关系不大。再者,四大山头都有过开宗立派的愿景,如佛光山称佛光宗,慈济称慈济宗、法鼓山称法鼓宗、中台山称中台宗等,我看到这些现象很不以为然,他们自觉羽翼丰满了,名满天下了,可以开山立宗做一代祖师了,我又在想四大山头山主一旦西归,这么庞大的家业,靠什么传承下去?又能传承什么?的确值得深思啊!

听说台湾印顺导师在佛教界大名鼎鼎,我又在台湾慈济功德会请了诸如《成佛之道》、《摄大乘论》等书,但印顺导师却说《楞严经》是外道梵我,甚至也说阿弥陀佛是西方太阳神崇拜,我心里很不舒服,觉得印顺是变相否定《楞严经》,对我是一个严重的打击,我对印顺的崇拜即时一落千丈,我想,印顺应该是研究佛学的学者教授,而非领众熏修走上佛道的导师,于是,印顺的书仅作为我参考摆设的工具用品罢了。后来,我又把证严法师从日本请来的法华三大部内幕,以及证严与印顺师徒间的内在修学脉络作梳理,发现他们有个共通点就是与日本佛学研究界一脉相承,并非真正的佛法而是佛学。看了证严法师的《静思语》后,我更加觉得这是世间善法,世间道理而非佛教的究竟真理,而且,我所接触的台湾佛教都与日本殖民统治时的日式佛教息息相关,于是,我感到台湾的四大山头及印顺法师等诸师并非我选择学习的对象。

有人强烈建议我读南怀瑾老师的书,我早在1996年就读过他老人家的书,2010年后,专门读他的《金刚经说什么》、《楞严经大义》,反复多次捧卷细嚼,但总是智竭才钝,不能深入。其门下又有好心者推荐南老师第二次讲到第四卷的《楞严经》。南老师讲课很生动,国学味道很浓,悬念重,我读到关键处最难理解最需要了解的地方却没有下文,只怪自己福薄缘浅。

我也读过元音老人的《楞严经要解》,认为一念不生即是开悟,我也不了解一念不生是否前念已去,后念未来,中间那一段一念不生历历孤明即是开悟,但《楞严经》并没有如此开示呀!都是说如来藏、妙真如性呀!那肯定有个如来藏、有个妙真如性,两者内涵是什么?又是什么关系呢?但书中连基本概念都不懂,都没有讲清楚,甚至忽略不计。就算古来祖师也大都讲解空如来藏,不空如来藏,空不空如来藏,唉呀!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晕头转向!

我也读过达照法师的《楞严经大义》,也弄不清楚他究竟在演示什么,表达什么,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重增迷闷呀!

有些道友很同情我的处境,推荐台湾慧律法师、成观法师、净界法师、了性法师等人讲的《楞严经》,我都告诉他们,我都读过,甚至连他们不晓得的大小法师所讲的我都读过。难道有比我更钟情《楞严经》,更认识《楞严经》的同道吗?

我甚至想,藏传佛教应该有大德讲《楞严经》吧,他们那套教法森罗万象,或者有大德开启楞严真面目;我通过各种渠道、关系去搜寻,都没有。或者我缘分浅薄,一时难值遇也未可料。后来才知道,《楞严经》破淫、食肉等,藏地修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必须吃肉与之格格不入,不禁哑然失笑。

能够坚定我读诵《楞严经》信心的是虚云老和尚,虚云老和尚是我一生最敬佩的老和尚,老人家禅骨铮铮,一肩挑五宗,修复禅宗祖庭,传承祖师法脉,尤其在逆难中重建南华寺、云门寺及真如禅寺等禅宗祖庭,老人家的《法汇全集》我读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悠然神往、肃然起敬!老人家是我的榜样,永远的丰碑!老人家建议末法时代专精一部《楞严经》,与阿难为同参道友,能够背熟《楞严经》,前经解后经,前文解后文,《楞严经》就是我生生世世的善知识。老人家足迹所在的祖庭寺院山洞茅蓬,我都朝拜过,都向老人家面呈自己修学《楞严经》心路,我终于背熟了《楞严经》和《金刚经》啦。虽然我读不懂,但今生无悔,下世再来吧!空谷有我的足音、心弦为证!

《楞严经》及其注解的搜集,我足可以开个《楞严经》博物馆;工夫不负有心人,只要能找能寻的《楞严经》和注解,我都网罗齐全,每一晚我都要抚摸一下经书,读诵下经文才能安然入睡。我发愿生生世世受持读诵《楞严经》,证楞严大定和金刚三昧,生生世世与佛菩萨为伴侣,与佛菩萨在一起。我曾著文《想起您就很温暖》赞叹《楞严经》!我曾一字一拜,用了一年多时间,拜完七万三千二百字的《楞严经》,身体的细胞都散发着《楞严经》的味道!《楞严经》接引我走出人生迷谷、低谷,使我浴火重生,走向光明征程。背熟《楞严经》使我有了择法眼,使我能辨别判断邪正!这一辈子背熟《楞严经》、《金刚经》够本啦!

2014年11月中旬,因佛协换届而拜访绍云老和尚,我随绍云老和尚到了杭州万寿径山禅寺,才知道径山寺是南宋祖师大慧宗杲曾住持过的道场,径山寺首座法涌法师送了一套大慧祖师《正法眼藏》给我,我如获至宝。当我陪老和尚经行径山寺时,我努力呼吸祖师的气息,缅怀祖师上疏抗金的铮铮铁骨和明心见性的菩萨证量,可惜我没有机会面聆迦陵仙音了。

2014年12月和2015年4月,我两次远赴四川成都彭州学习秽迹金刚法门,彭州是大慧宗杲的师父圆悟克勤大师的家乡,成都昭觉寺是克勤大师住持过的丛林祖庭。好像冥冥之中的缘分,我历尽丛林门派,读尽法门宝典,一闻有法,即时求学,想不到最终也是走入禅宗一脉,居然与圆悟克勤大师、大慧宗杲祖师有缘,可能这是禅宗祖源故乡子弟的宿命罢!

从彭州返回后,应朋友之请到清远与老地方素食馆的老友记们交流《楞严经》修学心得,其实之前都有寺院听说我能背《楞严经》,拟请我为他们讲解此经了。我可是做贼心虚啊!《楞严经》四种清净明诲未证言证乃大妄语罪,我岂能不知?但交流参学心得却是我之所长啊!在座谈会上我口沫横飞呀!有位梅姐约五十多岁年纪,问我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及十地,并询问如来藏、佛性及明心见性内容,我就知道遇上江湖高手了,好在我阅历深厚,对《楞严经》熟悉,否则,铁定当面落荒而逃。想想自己已经背熟金刚、楞严两经,关键时候还是用不上呀!心里灰灰的,不知自己的所谓修行是否正确、是否有用、是否得力!

后来,梅姐主动打电话给我,与我交流修行经验,我问她学得这么厉害,跟谁学的,她回答是跟随台湾正觉同修会的萧平实导师于2012年开始学的。我的天!她只学几年就让我当场败北,不由引发我的深思。萧平实这个名字早在2012年就进入我的视野,当时Q群上认识的一位Q友向我推荐萧平实的《楞严经讲记》一书。我上网一查萧平实,哗!大都是邪魔外道、附佛外道,大都是负面信息;我又向熟悉的出家法师询问,他们都强烈要求我不要读萧平实的书,并数说萧平实诸如欺师灭祖、未悟言悟,搞个人崇拜等等,我当时就打消了接近的念头。既然如此,先放下,等我全部背熟了解《楞严经》消我心中惑后再读吧。

因为要发心修学《楞严经》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我一直追寻到国内某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陈教授,陈教授学修并重,退休后一直弘扬普贤行愿举办研修班。2014年12月底在广东化州南山寺办班,我与一法师大和尚即赴南山寺,在那里逗留了一日一夜,并亲聆教授教诲。教授说他在云门寺闭关三个月时,写了篇如何证观音耳根圆通法门的文章,建议我读下。另外,教授推荐我读一下台湾萧平实的书,说他是大慧宗杲的后身,有禅定功夫,证量深,真正的真人不露相,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书在国内出版,上级都是派他审定的。我听了即时反应:外界说他是邪魔外道呀!陈教授说:别人也说我是魔头呀!因为我断了别人的饭碗嘛!是呀!我连他的书都未读过,凭什么我相信网络、怎么能相信别人道听途说?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自尝一口。我什么书都读过,也走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无非为了亲证《楞严经》,我凭什么被别人的舌头所转而放弃读他的书,这样主观武断怎么能了解他呢?想想自己真是愚痴!

当梅姐向我讲及萧平实的种种慈悲和证量时,由于我有网络及外界先入为主,总觉得不能称萧平实为导师,能称先生已经不错了。甚至出口时都有种别扭,我问梅姐,有萧先生的《楞严经讲记》吗?梅姐说有,并马上托广梧高速公路服务区朋友带给我。那是四月八日风雨交加的晚上十时,我终于等到了《楞严经讲记》十五册,我想呀,自己差不多奔五了,时日无多啦,真遇上邪师被邪师所害,害了法身慧命,这辈子亏大啦。所以我在六祖圣像前敬上一支香,默默向六祖菩萨祈求——六祖菩萨啊,弟子一心只求正法,只为深入《楞严经》证楞严大定,弘法利生,现在得遇台湾萧平实的《楞严经讲记》,不少人都说他是邪师,请您老人家告诉我、加持保护我,如果是邪师,那么我看第一眼流泪,看第二眼双眼发黑,看第三眼全身瘫痪不能再读。使我免受邪知邪见伤害,如果是正法,那么,就越读越欢喜!我以为自己正如网络、佛教界所传,遇上邪师啦,一定会看不下去啦。嘻嘻!各位看官,我看得越来越欢喜,乃至悲欣交集!这才是我苦苦追寻的《楞严经》注解啊。这才是我苦苦追寻的老师啊……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心里不少疑惑因这本《楞严经讲记》而如汤消冰!原来不是我愚蠢才钝根浅,而是那些大师讲得不明不白呀!网络传言、佛教界误导真是用心险恶,居心叵测,害人不浅呀!我的妈呀!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颠倒,如此险恶呀?感谢您呀陈教授!是您推荐我走上了正法之路。我马上把《楞严经讲记》请在六祖圣像面前供奉,发愿一定要跟随平实导师好好修行!

之后我又与梅姐联系,如有导师(这次我真正从心里面称呼导师了)的法宝,全部送给我。几天后,导师的几十本讲经注解全部供在经柜里,我如饥似渴地读《楞严经讲记》、《金刚经宗通》、《真实如来藏》、《真假开悟》、《悟前与悟后》、《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阿含正义》、《楞伽经详解》......,越读导师的法宝智慧越明了,对导师越发敬重,对那些大师的落处一目了然,对加在导师身上的种种攻击谩骂侮辱更加气愤,深恶痛绝;那些大师弃如来藏正法于不顾,以意识妄想为证悟标的。所谓直指人心,他们指的是妄心,意识妄心是断灭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外道啊!

再读我曾发愿受持的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哎呀!他们也是以意识、细分意识、极细分意识视作七、八识而目为证悟目标,而且还有类似皇帝选妃子一样去挑选明妃男女双身乐空双运,哎呀!这哪里是佛法?分明是打着佛教的旗号、满腹都是男盗女娼的勾当,他们才是真正的邪魔呀!怎么现在都是贼喊抓贼啦?天理何在?

自古以来,就有以维摩诘为代表的开悟菩萨居士弘法的先河。导师以明心见性之身,不贪财色名食睡和闻名利养,不为名不为利不受供养,自己出资开设出版社,版权、稿费全部归同修会,日以继夜地弘法利生,而且传授的法又是可以实证而且正确的三乘菩提,是名符其实的菩萨行,而那些贪财好色、偷偷地与喇嘛暗送秋波修双身法而破戒犯僧的所谓大师,还有那些刚刚剃光了头的近住男(沙弥还称不上),俗称的“光头俗汉”,开口闭口称导师为邪魔外道,这不是颠倒轮转,不可理喻吗?这个道理讲得通吗?我坚信:在天上讲不通,在地上讲不通,在地狱也讲不通!不要说诽谤圣贤僧百年之后果报必落地狱,就是世间的人情世故都不允许,如果这些口说诽谤,身在寺院的所谓学佛人还能振振有词地厚颜无耻地诋毁导师及同修会,只能说他们是处在五浊恶世、道德沦丧、世风日的环境当中下,不知礼义廉耻罢了;同时,也只能说,佛教成了天下乌鸦一片黑仅剩下正觉同修会所维持的一片曙光罢了,呜呼,岂不哀哉?

导师以羸弱之躯,不畏强势,不为名利,单挑佛教界邪魔外道,那可是世纪超级大魔头啊!一是集喇嘛教法王之身及披着诺贝尔和平奖光环的达赖集团;二是大陆以名闻利养为已任的诸方大师;三是台湾佛教四大山头,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慈济功德会等大小山主概不例外,这难道是为了一已之私利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吗?这是大雄大力,大慈大悲,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佛教,拯救众生,是真正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菩萨行呀!正如陈教授所说是断邪魔外道饭碗所为,怪不得佛教界邪魔外道群起而攻之了。

网络上攻击导师欺师瞒祖,其实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导师只不过从法义上指出历史上错悟祖师及自己的皈依师知见不正,而非人身攻击说是道非;诚如我们政府部门所强调的对事不对人,公正客观,免至误导众生,此乃大菩萨之所为也!西方有句谚语,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自古讲,认理不认亲,认亲害死人。更何况导师初学佛受过圣严法师的教导,全都是与实证佛法相违背的不正知见,后来,他自己参究证悟所显的如来藏,从来不是圣严法师所教、所弘扬的,究竟是什么地方欺师瞒祖了?难道恭维邪见、赞叹外道,背弃佛陀、背弃正法,才是尊师重道吗?难道这些浅显易懂的道理那些善于世间法、世间道理的大师们都不知道吗?非也,是导师动了他们的奶酪,导师是西方寓言《皇帝的新衣》中敢于讲真话的孩童;揭露真相断别人的饭碗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要深怨呀! 所以,以索达吉、多识等人为首发动攻击就不足为奇了。而且,他们影响大,又可以在内陆大量发行资讯文宣资料,正觉同修会反驳索氏、多识氏的书籍正义凛然,正法炽然,但是被挡在外面,他们佯装视而不见,闷不出声发大财,继续以双身法普施淫雨财色双收,何乐而不为?在信息资源种种不对等的状况下,结果可想而知——苟利佛教生死已、岂因祸福趋避之!导师是一人与万人敌啊!只有真正的菩萨才如是。

历史上自有佛教以来,佛陀破六师外道,提婆菩萨破邪魔外道,玄奘大师摧邪显正,六祖大师批评师兄神秀错误的见地,莫不如是。我是因正法而认识导师,而非认识导师而接触正法,我所尊重、所亲近过的大德高僧,大部分都被导师指出法义错漏,大师们起了烦恼而无法为自己论辩,又不断领导信众私下抵制、无端攻击。我也曾有过不满和抵触情绪,但是我到处参学,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个人感情、因为情执为了维护所学不正知见的师父?还是为了人情世故?非也!我是为法而来,那当然是依法不依人了。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导师相貌性格如何,从未谋面,后来才查到导师简历。原来导师本名萧絜仁,于甲申(1944)年出生于台湾中部小镇农家。世代务农,祖父以耕读持家,父、祖皆为三宝弟子。13岁丧母,初识无常。少时即好打坐及方外之术,亦习金石、拳术、古文、针灸等。自小厌恶迷信,每斥神造世人之说,不信神能造人......兵役期满后辞父离乡,于台北市觅职,五年后成立事务所,执行业务,虽游于世务,而乐于暗助弱小。历经世间法18年后,于1985年皈依三宝,鼎力护法,勤修福德。导师早年求法期间,皈依于法鼓山开山大法师座下,有感于其说法,与释迦牟尼佛所传实相法义迥异,故闭门自修,成就无相念佛的基本功夫,开始小规模的开讲佛法,并继续参禅进修。1988年,导师应邀在某居士家中佛堂开始讲说基本佛法,先讲五蕴、十八界法之缘起性空、四圣谛、十二因缘等阿含基本佛法,以《阿含经》中所说佛法为说法的主要内容。1989年初,导师转进而改修体究念佛--参禅。从此开始常常住于见山不是山的境界中。十月初随圣严法师前往天竺,作为期15天的朝圣之旅,而中断说法度众之事。返台后,鉴于长时处于参禅状态之“见山非山”境界中,不便继续说法而暂停讲课,并立即结束事务所业务,中止了原来在某道场的许多义工事务,于家中开始闭关,摒绝一切外缘,专心苦参19天后,在第19天下午,终于骊龙颔下得珠——明心且眼见佛性——发明智慧,因为无人可以印证故,嗣即深入经藏,以三乘法义印证无讹,不久又蒙佛召见,说明此世、前一世因缘并给予印证。

因为我深入了解导师法义及自身经历,故此,我对导师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明心见性的菩萨心行心生敬仰,对导师是菩萨乘愿再来坚信不疑,对导师传承的佛陀正法、禅宗正脉深信不疑。我是从《楞严经》中断定导师的正法眼藏,我也是从《楞严经》中断定我以前所参学的,或者所参拜的大师高人,并未明心见性。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儒家尚且如此,何况究竟解脱、究竟佛菩提佛教正法

我是从修学正法上与导师精神相往来,我发觉自己身上一样流淌着与导师一般摧邪显正的血性。为了正法久住,为了绍隆佛种,续佛慧命,为了佛陀正法、禅宗正脉,位卑未敢忘教忧,现在佛门真正邪魔外道如同印度晚期密教利用佛教借尸还魂,数如恒河沙;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我必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摧邪显正为己任,竭力复兴正统佛教,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大学时一些老师,一些大德法师,或者昔日的同参道友,都不理解我——这么有道心修苦行的人咋跑到萧平实那里去了?而且死心踏地?古语说:纸上得来终觉浅,事非经过不知难。导师一边讲经说法、举办禅三培育人才,一边连续写书,二个月出一本书,著作等身;教书育人,法义清晰明白,真正的直指人心单刀直入,没有丝毫含糊,没有丝毫犹豫,若不是菩萨的证量,能一如既往地弘扬如来藏正法、明心见性菩萨大法吗?若向山中走,请问过来人!我一心为正法,问了不少人都含糊不清,只有导师的法义才能消融我心中悄未然啊!如果说导师是邪魔,那一定是伟大的“魔”、可敬的“魔”!从今而后,我再不乱跑道场所谓访师问道了,死心踏地,一心一意地跟着导师学习,以明心见性为今生终极目标,传承禅宗正脉,真正的觉悟人生,奉献人生!

若然有人告诉我,或者转些网络谣言给我的时候,说萧平实及正觉同修会是当今十大附佛外道,或一百零八个外道之一等等,或者有法师公开叫嚣萧平实是第一因外道时,我就诃斥他们——萧平实是我老师,你们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外道”中的“外道”吗?谁告诉你们的?国家有关单位行文了吗?中佛协下文了吗?你们从哪个渠道得到信息的?以谣传谣,岂有此理!忠告你们:净-空是外道邪魔,你们为啥不说?达-赖集团分裂祖国,又奉行无上瑜伽男女双身法,带动大小喇嘛乐此不疲敛财敛色,正宗的邪魔外道,你们为啥不说?那些四大山头佛教名山传播外道、借佛敛财、误导众生,你们为啥不说?难道你们是同党利益集团同流合污吗?还有种种的邪魔外道,你们为啥不说?你们不但是外道,而且是道外,在道外与外道勾结打杀正法

这个社会的从众心理就是柿子拣软的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导师与正觉同修会在海峡那边信息闭塞、交通不便,任由内地那些邪魔外道、邪师邪道组织人力、物力不断批发谣言、制造污水,无中生有,无根诽谤,导师与正觉同修会成为真正的弱势群体。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你们才是真正的邪魔外道!百分之百的邪魔外道!难道高举如来藏正法大旗、全面复兴中国佛教的爱国爱教、正知正见、正信正行的佛教团体,就该这样任人凌辱吗?难道大陆就没有正法种子、正义人士吗?正法的种子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哪里有邪魔外道的压迫,哪里就有如来藏正法的反抗!现在,佛教信众正信弟子开始觉醒了,再不会被真正的佛门外道邪魔所骗、所笼罩了,邪魔外道的末日来了,复兴中国佛教文化的春天来了。为了佛陀正法,我们理应心心相通,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少,佛性平等一如,共同为摧邪显正复兴佛教、救护佛子远离邪见而努力奋斗!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快訊]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