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1, 2017
   
字型大小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旁白:當佛法從漢朝傳到中國時,佛菩薩無比慈悲寬厚的心量,以及清淨又不可思議的教義,震撼了許許多多的知識分子,深深觸動了華夏民族的內心深處。在遠離當年 佛陀教化,有數千公里之遙的神州大陸上,佛法再次光耀燦爛,融入國人生活之中,深入了每個角落,中國佛法展現出廣大的攝受力量,讓這難以思議的妙法普現於中土。在中國佛法傳布的歲月中,人們開始瞭解意識心虛妄不實,必須深入大乘佛法,才能親證真如、找到真心。後來《楞伽經》順利傳到了中國,大眾才明白這真心,就是 如來在第三轉法輪的《楞伽經》所宣演的第八識如來藏。禪宗達摩祖師亦以《楞伽經》來佐證大乘的開悟明心──就是找到第八識如來藏,達摩祖師並將此經典授給門人,作為開悟的傳承。然而《楞伽經》的文字以及義理都非常艱深,因此當時的學人難以明了 如來的究竟意旨。

 

陸正元老師:由於當時的學佛人對於《楞伽經》艱深的文字及義理都還難以明了,因此佛法就陷入了停滯。這種停滯的局面,到了《攝大乘論》傳到中國之後,才逐漸改觀。《攝大乘論》是從《瑜伽師地論》總共一百卷的內容簡擇精要而集成的,它是以第八識如來藏為中心,提列了大乘佛法的綱要,因為這部論攝持了大乘佛法的義理,所以名為《攝大乘論》;也因為《攝大乘論》是用簡明扼要的方式闡述佛法大意,非常符合中國人好簡惡繁的性格,因此廣泛受到實修者的歡迎。

 

旁白:然而《攝大乘論》的內容非常精簡,意旨又非常廣大深遠,導致論師們解釋時各有歧異,本來在解釋《十地經論》時,論師們對法界染淨依止的根本,是第八識或是真如法性,已經有所爭辯,後來又因為真諦三藏法師之翻譯的緣故,使得這爭議更形加劇。

 

陸正元老師:由於真諦三藏法師並沒有親證佛法的根本──第八識如來藏,所以他誤會了《攝大乘論》中所說的佛法根本,而自行把第八識本自清淨無為的體性,獨立出來建立為第九識,因此他擷取《瑜伽師地論》部分的內容,並且扭曲其中的原意,而譯著了《決定藏論》,並且進一步主張:第八識是依第九識而有。他又根據《無相論》而節譯出另外的兩部論,不斷大力地宣揚有第九識的存在,這導致後代的論師們,對於第八識、真如以及第九識這三者的內涵,各執一辭而諍論不休。

 

余正文老師:當時中國沒有《瑜伽師地論》百卷的抄寫本,也就無從解決這個爭議,這時也暴露出了中國短缺經論善本的窘境。除此之外,經論的涵義也因闡述的前提不同而各有差別。譬如有說「真如出生諸法」,也有說「阿賴耶識(第八識)變現世間」,因此究竟是真如出生諸法還是第八識變現諸法,這就造成了論師們解釋上的困難囉。

 

旁白:因此,除了要有《瑜伽師地論》和其他經論的原本,也要有精通經論真正意旨的法師,並且親證實相第八識,發起般若智慧,這才能會通佛法真正意旨,而將這些經論恰如其分圓滿說明。

 

余正文老師:這西天取經的重責大任,後來就落在 玄奘菩薩的身上了。玄奘菩薩從小就非常熱愛大乘法,他十三歲就能開演《攝大乘論》第八識的妙義,玄奘菩薩博覽群籍,而且親證了第一義諦──也就是第八識。玄奘菩薩知道真如、還有第八識、第九識爭議的問題之所在,他也瞭解真諦三藏法師誤會了佛法,增生了子虛烏有的第九識,但他卻苦無《瑜伽師地論》的原本作為證據。

 

旁白:中國除了上述的爭議外,又落於這成佛之功德體性-佛性-是未來圓滿,還是現在便圓滿的爭議之中。當時懸而不決的大大小小的法義諍論共有一百多處,這些問題雖然 玄奘菩薩都有所定見,然而若無印度梵文原本以為根據,難以服眾;又若干細微處也須閱讀原典,才能更清楚佛意所指。

 

陸正元老師:由於 玄奘菩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親證了第八識如來藏,又有眼見佛性,因此他能夠在自己的身上見到佛性,也能夠在他人的身上,見到自己以及他人的佛性,同時也能夠在無情物上面見到自己的佛性。這時候縈掛在 玄奘菩薩心頭的是,在明心見性之後,應該要如何繼續在佛菩提道上來進修呢?而這個佛菩提道的完整次第又是什麼呢?由於 玄奘菩薩在當時的證量已經超越了中國同時期的所有僧眾,他在當時已經找不到善知識可以諮詢問道了,因此熱切求法的 玄奘菩薩就立志要前往印度(也就是當年的天竺)去求取《瑜伽師地論》,他也誓願要把完整的佛道次第給帶回到中國來。由於他本身具備了通曉多國語言的天分,以及般若智慧等等的條件,因此可以說是去天竺取經的最佳人選。

 

旁白:玄奘菩薩西天取經九死一生的路程,從中國玉門關開始,歷經將近四年的艱險,終於抵達印度那爛陀寺,找到了完備的佛法經論。

 

余正文老師:玄奘菩薩找到了完備的佛法經論之後,便證明了佛法中所說的,眾生最多只有八個識,成佛時的無垢識,其實就是每一個眾生現在自身的第八識如來藏,玄奘菩薩從此楷定了 佛所開示的第一義諦的宗旨,那也就是第八識的宗旨,所以,所謂的親證真如,就是親證每位眾生都具備的第八識。而在梵文《瑜伽師地論》中,描述證悟者因住於第八識,而轉依了第八識的真如體性,其實都是依第八識而生、而顯,但是這些依於第八識而所生、所顯的法,都被真諦三藏法師改譯成第九識阿摩羅識,也就是把第八識所生、所顯的真如清淨體性,虛妄增設為第九識阿摩羅識,這種說法全然違背了論典的原意,這第九識全然是他誤解後的增設。而真諦三藏法師在他的其他譯著當中,也都這樣子的誤會。

 

旁白:玄奘菩薩遊學十三年,計畫啟程返回大唐時,般若毱多造《破大乘論》誹謗大乘法,玄奘菩薩為護持正法,於一日一夜之間,以第八識的正理,寫出《制惡見論》來破斥其謬理。

 

余正文老師:般若毱多主張實有外境,也就是說,心能直接接觸到外境,這和大乘唯識所說的正好相反。大乘唯識所說的是,一切境界都是唯識所現,心所了知的是第八識所變現的相分,心並沒有直接接觸到外境,所以說「唯識無境」,因此《破大乘論》攻擊大乘唯識的重點,就集中在古大乘師對於所緣緣中所說的相分問題。所以般若毱多便依古人的發問來質難大乘說:你們如果說唯識所變現的自體相是相分,並用來當為所緣的對象,那如你們大乘宗所說,證悟者證悟真如,必須以無分別智來觀察真如時,那問題就來了,因為真如無相,必然不會帶起真如的相分,那真如對這能緣的無分別智的見分,應該不能成為它的所緣緣,也就是說不能成為所緣的相分的意思。如果你們堅持主張根本無分別智緣真如時也帶有相分的話,那就違背你們自己大乘宗一切的經論,那如何會通呢。

 

然而,玄奘菩薩不但是真正的開悟者,更是具有三轉法輪的唯識增上慧學,也早已通達百法明門,玄奘菩薩知道般若毱多因為沒有證悟真如的緣故,所以對於所謂的無分別還有無分別智,以及真如還有真如無相,還有所謂的所緣緣的問題等等,完全誤解了,所以才會有不如理的詰問,玄奘菩薩於是便化解了這懸宕了十二年的公案。玄奘菩薩解釋說,這真如是第八識自然流露出來而顯現出來的體性,這是第八識的所顯性,並不是第八識變現了真如,所以當證悟的人親證第八識的時候,發起了般若智慧,他可以用慧眼來觀察第八識,並了知第八識挾帶著祂清淨無為、無分別的真如體相一起出現,因此真如是第八識真實而如如的體性所顯示的相貌,真如不是有作用之法,只是純然顯示第八識的清淨無為體性。證悟的人因為親證第八識真如,才得以轉依這第八識的真如性,繼續在佛道上不斷地往前邁進。

 

旁白:玄奘菩薩作的這部《制惡見論》,深受五印度共主戒日王的推崇,這位篤信佛法的戒日王便別開生面在曲女城召開為時十八天的大法會,禮請 玄奘菩薩擔任論主,邀請了十八個鄰國的國王、大臣與會,加上來自五印度共一萬多位出類拔萃的修道學人,雲集大乘、二乘、外道最頂尖的精英,共聚一堂辯論佛法根本大意。當時戒日王三次邀請誹謗大乘法的般若毱多前來,他一聽論主是 玄奘菩薩,又端詳了 玄奘菩薩的鉅論,自知不敵,三次都託詞婉拒,最後心生慚愧,遙向曲女城的方向表示臣服,衷心讚歎 玄奘菩薩

 

陸正元老師:玄奘菩薩在曲女城的無遮大會上,以「真唯識量」來立論,闡釋了第八識如來藏的正理,並且破斥了一切外道的見解。玄奘菩薩更鄭重的聲明:只要有人能夠更正《制惡見論》任何一個字的義理,玄奘菩薩就奉上他的項上人頭。與會者不僅見到大乘佛教的威德,也認識到 玄奘菩薩的智慧和淵博的學識,於是大乘的佛教徒都尊稱 玄奘菩薩為大乘天,小乘佛教徒則尊稱他為解脫天。由此更可以看出,玄奘菩薩他不但精通佛教義理,有著親證第八識如來藏的深厚證量,而且又具備梵語的甚深造詣,並且熟悉一切外道的論典,因此他對於任何的挑戰與詰問,都是無所畏懼的。

 

旁白:這十八天中,玄奘菩薩名震西天,與會大眾無不降伏,法會結束時,全場歡聲雷動,一起讚揚 玄奘是不世出的菩薩,尊稱他是大乘天,小乘人尊稱他為解脫天。玄奘菩薩在印度護持唯識正法,建立了無比功勛,成為深明第八識正理的當代巨擘。

 

余正文老師:玄奘菩薩所親證的佛法根本,其實就是第八識如來藏,那也就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其所闡釋的大乘第一義諦,而中國歷代的禪宗祖師所親證的也同樣是這「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第一義諦。而這「三界唯心」的心,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心,而「萬法唯識」的識,就是以第八識為根本,並函蓋了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意根末那等前七轉識的八個識。「三界唯心」的意思,就是這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的一切都是這第八識如來藏心所出生的、所現起的,不但如此,前七識也是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的。而「萬法唯識」的意思,是這一切諸法都是八識心王真妄和合的結果,第八識隨著六識的了別以及第七識意根的思量作主而隨緣任運,所以才會出現這一切諸法的森羅萬象。

 

陸正元老師:每一位有情都各自有第八識,而如來藏雖然含藏了每位有情各自不同的業種,也含藏了七轉識的染污種子,但是祂的自體卻是清淨的。當菩薩行者證悟明心,找到了第八識如來藏之後,也就實證了第八識的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性,因此他也就不需要像二乘人一樣灰身泯智而入無餘涅槃。所以說,大乘菩薩在三界生死輪迴中,就能親見這如來藏涅槃實際,並且轉依如來藏的真如體性,於生死輪迴中自利利他、利樂眾生而永無窮盡,這就是所謂的「生死即涅槃」。

 

旁白:玄奘菩薩西天取經的結果,以著親證第八識如來藏的真實智慧,參酌著大乘經論,完美解決了中國僧眾在真如、第九識、佛性以及其他種種的爭議,讓「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八識論宗旨,在此後長達一千多年中,為一切僧眾所服膺,讓 如來廣大的勝妙宗旨,得以在中土發光發熱,讓我們今日得有這殊勝的大乘法義的顯揚,以及禪宗明心證悟法門至今仍可廣大發揚,這皆是 玄奘菩薩不可磨滅的莫大功勛,真可謂「正法興衰,惟一人矣」。

 

禮讚 玄奘菩薩摩訶薩:

 

佛法復興,皆預其中,匡濟亂世,開抉真要。

 

雖千萬人,吾獨往矣,真大丈夫,成大功德。

 

楷定真見,標顯奧義,三界唯心,萬法唯識。

 

大師風骨,逆勢而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聖哲孑然,任千古事,現身萬年,度化娑婆。

 

正法興衰,惟一人矣,是所禮讚,玄奘大師。

 

藏傳佛教修雙身法,非佛教 | 真心新聞網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快訊]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