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5, 2017
   
字型大小
訪談專欄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Share this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大公訪談;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了兩位重量級的嘉賓,他們是來自台灣「正覺同修會」的張公僕先生和張正圜老師。今天兩位要跟我們一起來分享一下佛法要領,歡迎兩位!談到佛,可能對於我個人來講,我的理解就是比如說,在遇到困難的時候,可能會想起來需要拜拜佛,然後這個時候需要自己來修行一下,但是我不知道對於兩位來講這個佛法的概念是什麼呢?來跟我們分享一下。

張正圜老師:有很多人都認為佛法就是在教人要布施、行善啦!要存好心、要說好話、要作好事,但事實上不是只有這一些,真正的佛法它其實就是叫作「成佛之法」。也就是說可以使我們都能夠成佛,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一個法,我們佛教的教主 釋迦牟尼佛,祂在兩千五百多年前,把祂自己成佛的方法,開示出來、教導眾生,那因為眾生的根性不同、種姓不同,因緣也不一樣。所以就有三乘法道的施設跟建立,就叫作聲聞法、緣覺法、還有菩薩法。對,這個叫作三乘菩提

那聲聞法跟緣覺法就是修行解脫道,就是經過修行可以出離三界生死,成為阿羅漢,不必再輪迴;我們當人之所以苦是因為沒辦法說死了以後而不再生,很多學生說:「老師,人生太苦了我不要再活了,不要再出生了。」但是作不到,死了還仍然會再去出生。所以那聲聞道就是說可以從斷我見、斷我執之後,就可以解脫三界生死,對。

那另外一個法,就叫作佛菩提道,因為如果出離三界就入涅槃,就太沒意思了,就不見了,這個人就不見了。

主持人:嗯

張正圜老師:對!所以佛陀另外就開示有一個成佛的法,就是大家經過修行都可以像佛一樣成佛。對!就是世間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比如說我們每個人,你過去的無量世,每一世在哪裡出生,每一世叫什麼名字、姓什麼、父母叫什麼、三餐吃什麼?佛都知道,就是一切智者,那佛就把這個法道開示出來教導眾生,所以眾生只要跟著學習就可以成佛。所以如果說佛法的這個潛在意義是什麼?我想 佛陀一定是希望說,我們經過修行,可以離苦得樂。

主持人:離苦得樂

張正圜老師:對!不在人間受苦,人生好苦啊!

主持人:有的時候遇到困難,或者遇到什麼磨勵的許多事,覺得人生好苦喔!

張正圜老師:對!學生們都覺得人生好苦啊!但是經過多年修行,卻不一樣了。

主持人:嗯

張正圜老師:不一樣了,所以佛法的意思除了說可以離苦得樂,還可以成佛,這就是佛法一個最簡單的一個道理。

主持人:提到佛法我們可能有不得不提的詞就是「正覺同修會」,那麼張先生在這您也跟我們分享一下,這個同修會它成立的初衷是什麼呢?

張公僕董事長:好的,那正覺同修會它是一個專門傳揚、弘揚真正具有中國文化底蘊的特色的佛法的一個單位,那這個法不是我們自己創的,這是 釋迦牟尼佛帶來的,只是它太深了,那這個法其實在我們,為什麼我講是中華文化底蘊的法呢?我們可以回溯到玄奘菩薩,他在600多年的時候,629年的時候到印度去取經,就是要把這個佛法完全帶到中國來,它的深妙之處在哪裡?這是玄奘菩薩的不畏生死去求法的一個心,他的心境。我們大家只知道玄奘菩薩是一個取經的法師,但是不知道玄奘菩薩對法的通達,他在印度整個十幾年的期間,遍訪大師,而且跟他們辯論法義,只要是錯的他就辯論,而且那些所有的外道都被他辯得折服;那個時候,其實有一個案例,公元642年的時候,在印度的最主要的國王,叫作戒日王。戒日王就覺得玄奘傳的法是真正的法,但是,還是有很多外道不服,所以戒日王就藉著舉辦一場「無遮大會」,就是法義辨正大會。所謂「無遮」,就是有一定的規矩,要一定的規矩來辨正,不是亂辨正;然後,如果說辯輸的,按照規矩是要自裁的;當然有第二條路,就是你既然輸了,你就要依為對方的當他的弟子。

所以那個無遮大會十多天,玄奘菩薩就把他的法義「真唯識量」就講如來藏,就把它掛在這個整個的會場,就歡迎一切全印度的人來挑戰,結果沒有一個外道能夠來挑戰,所以玄奘菩薩在法上是不得了的。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那麼玄奘菩薩帶了整個的法──經卷帶回到中國,雖然說那時候受了很多阻撓,而且印度很多地方都要請他來在那個地方說法,不要回到中國去,那麼寶貴的一個法師走掉,對印度來講太可惜了。可是玄奘法師知道,他的任務在中國,在「震旦」。所以他義無反顧,帶了所有的經卷回到中國來,然後把這些 佛陀的傳的這些經典還有論,好好的翻譯出來;因為這個翻譯,不是隨便翻譯的,裡面有很深的法義,不懂的話,沒有證悟到那個程度的話,你翻不出來的,會翻錯的,離經一字即同魔說,不能夠自己亂翻的。而且這個梵文啊,那個時候的印度的文字跟中文是差距很大的,語義、語法、用語都差距很大的,非常通達才能夠翻得準確。他不但是翻譯、他也說法,他還作了一本最重要的一本著作,叫作《成唯識論》,還有《八識規矩頌》。這個裡面就處處宣達我們所有的眾生都有一個「如來藏」,都有本際。並不是說,這一世我的肉身死掉了就沒有了,但是我的如來藏都一直貫穿三世都會在,所以我們就這個等於傳揚這個法,不過要談到這個要有個緣起。

主持人:嗯!對

張公僕董事長:這個緣起,為什麼會成立正覺同修會,要談到平實導師平實導師原來也是跟著一般的人說學法,然後來,但是他很用功想要求證悟,但是方法一般的都錯了,都是以意識心來作為修學的一個標的,可是《阿含經》裡面有講啊!這個意識心是意法因緣生啦,「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這是《雜阿含》裡面的,我講的每一個字都是精準的。所以平實導師後來就放棄那些大師的說法來,然後用按照經典上面的,所以來自參自悟,來觸證到自己的本心如來藏。然後就發覺這麼好的法,但是外面都不知道,所以他很急著就要傳給大家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那經過,那個時候很多地方來請他說法,他都去,到最後很多大家就說我們不如成立一個同修會,大家來共修,所以這樣的因緣來成立的。可是平實導師不想當法主,因為他是一個完全沒有名利這個欲望的人,他不想當法主,他想找別人、找法師把法傳給他,然後請這法師出來,來弘法,他自己不需要在上面,坐在法座上面,所以他對名他完全不在名利上面用心,他也不受供養,不受任何人供養,只是要傳這法。所以我們所有的同修會的沒有一個說是受供養的,然後都是當義工,然後覺得法這麼好,大家都很用心來在,所以同修會是這麼樣來性質的團體。

主持人:剛才那張先生提到了一個人就是平實老師,那在您的印象當中呢?可能平實老師對您影響也很深的,在這您有什麼樣的平實老師的著作給我們分享一下吧!

張公僕董事長:平實導師著作很多,他的著作已經超過百本,而且他的著作全部都是用自己打出來的,他不假手他人的,他也不用侍者,沒有是像一個大師很多人幫忙他,沒有,他自己學打字哦!他一分鐘可以打一百多字,用電腦是,所以一百多本書了,所以你說他哪一本書是最好,每一本書都非常勝妙,都不是充篇幅,都不是,裡面有非常甚深的法義,那限於時間,我今天只帶了三本書過來,那真的限於時間,那第一本我講這個《無相念佛

主持人:這個我知道:《無相念佛

張公僕董事長:《無相念佛》,這個是依據《楞嚴經》裡面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裡面,大勢至菩薩教我們的法門,這個特別適應我們現代人,因為現代人工作很繁忙,但是怎麼樣來在動中能夠練這個定力,定力很重要,因為我們要找到自己的如來藏,你沒有一定的定力,然後透過這無相念佛的定力,可以進一步轉為看話頭,話頭看得深的時候,就有機會觸證到自己的本心。所以這個方法是非常好的法門教大家在生活中,不是我們只有在去講堂的時候才去練,平常就可以帶著在生活中來練這個無相念佛的功夫。

那這一本是《阿含正義》,這個這一套書有七輯,這我帶來只是其中第一輯,這本書為什麼會出這本書呢?其實很多人,這是很嚴肅的問題,在上一個世紀裡面,中國國勢積弱,烈強入侵我們中國,所以那個時候,不單是中國,印度也是被英國所殖民統治。所以印度在被殖民統治的時候,他們英國很多學者就考證說,認為這個大乘法,是後面人編造的,所以大乘不是 佛講的,我想那些背景都是西方人,他們用他們、他們不瞭解佛法,然後用他們故意灌上這什麼文獻學考證啦這些來這樣說,很不幸的是,日本人那個時候,抱著一個脫亞入歐的心情,他們認為中國人是被他們看不起的,所以他不認為中國傳來的佛法,是他們應該信受的,所以他就認為、也服膺英國西方學者的一個說法,說大乘非佛說,像這個松本史朗啦、袴谷憲昭這些的學者,都是日本學者,主張大乘非佛說,是後面人編造的。更不幸的是在本世紀初,很多中國我們一些佛學界的人,像印順法師他們也服膺這個說法;所以對佛界教界造成很深遠的影響,我們今天就站出來說:大乘是佛說。大乘不但是佛說,佛陀在第一轉法輪的時候,在聲聞菩提的時候說的法,就已經隱說如來藏,處處引證出證據。這個就是平實導師出這本書,因為這本書裡面,所有的引的經典全部是第一轉法輪聲聞法的,這個 佛陀所教示的,裡面已經在說如來藏,所以作這個證明。

那這一本書呢,第三本介紹的是《真實如來藏》,就說如來藏是真實的,它不是編造的,也不是一個,祂是一個可以實證的,不是一個玄學,所以這本書叫《真實如來藏》。裡面我也有講到玄奘菩薩,裡面你看「真唯識量」。玄奘菩薩就講一切眾生皆有八個識,這個八個識,前面六個識是眼、耳、鼻、舌、身、意,包眼識,我們眼睛可以看到東西、耳朵可以聽到東西,一直到我們意識可以去想,這些都是我們可以現前觀察到的。可是每一個眾生都有第七識跟第八識,我們卻觀察不到,可是祂確是實際存在。怎麼樣證實祂存在呢?這裡面都在證明,不管從經典,還是從我們現前觀察都可以證明得到,所以這三本書介紹給大家。

主持人:那在張老師的心目當中,平實老師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也跟我們說一說。

張正圜老師:對!我想為大家介紹一下平實導師,因為平實導師最早出來弘法的時候,我就開始跟隨,對!所以大概有二十幾年的過程了。平實導師他是出生在台灣的中部小鎮農家,小時候他就很討厭迷信,那個有外道來他祖母家裡跟他祖母說,喔!所有這個世界所有都是神、阿拉創造的,他在後面就不高興,說哪有這種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說神能造人不可能的事,那平實老師他退伍以後就到台北來找工作。

他事業做得非常的成功,但是中年以後可能是往昔的那個種子現行,他就開始在探討說,活著到底是什麼意義呢?對我們這一生到底是要作些什麼呢?所以他就開始尋找各種宗教,後來就親近了佛法,就歸依三寶,那就努力護持佛法的弘揚,培植他的福德。那一直到1989年的時候,平實導師跟隨一個團體到印度去朝聖,結果回來以後就非常的受到很大的震撼,應該要大丈夫應該要成佛才對呀!所以就把他的世間做得很有成就的事業都結束起來了,才四十幾歲呢!對!然後就摒除所有的外緣,就在家努力的參究,但是因為他過去所親近的這一位法師,他的知見都不對,所以變成平實老師在他的知見裡頭就苦參了一年半,苦參不出來,後來心裡想說,應該把別人的知見放掉才對,自己就從「明心見性」這四個字開始下手去參究。經過十九天不接電話、什麼外緣也不出門,什麼事都不作,就專心參究。十九天終於在1989年的11月「明心見性」發明心地。對!但是因為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人開悟,所以沒有人能夠為他作印證,因此他就深入經藏,就從 世尊的三藏十二部經裡面去找答案,結果一一印證他所證的如來藏是沒有錯誤的。那自己悟了以後就覺得眾生那麼可憐,證悟是蠻簡單的事,但是大家都無明所罩,都不知道這個第八識的存在,然後又看到中國佛教日漸衰微,所以平實導師他就創立了這個佛教,就開始出來講經說法。那我就是二十多年前最早跟隨平實導師的弟子之一。那最早期的人大概都已經差不多走光了,對!剩下的是不多。所以二十多年來,看到平實導師他不眠不休講經說法、著書立說,他心裡想的都是怎麼樣讓眾生遠離錯誤的知見,因為這個錯誤的見解會帶到未來無量世,下一世我們再遇到,又會那個錯誤的見解又會上來,就每一世就會受到禍害。另外又看到我們中國佛教文化這樣的日漸衰微,所以他想要復興中國佛教,這樣的一個大悲願。好,那在平實導師座下看到他的行事,就是非常的低調,老師對待學生都非常的慈悲、調柔,如果有過失就叫到小參室指點,不會當眾給你難堪。對!老師也不會斥責人家、不會罵人家。所以如果說我們在生命中有什麼遇到困難或挫折,大概就可以從老師他所開示的佛法裡面,就自己可以解讀,對!就可以得到用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那很快那個煩惱就不見了。對!但是如果說有這些挫折跟煩惱,現在想起來其實也是蠻好的,因為如果弘法度眾沒有什麼經驗,就沒辦法有例子來攝受眾生,所以有時候還非常感謝呢!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這個佛法的修行過程當中,可能不同的人會遇到不同的經歷跟魔難,那兩位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和經歷也跟我們分享一下,來,張老師。

張正圜老師:剛剛講過喔!平實導師他自己自參自悟很辛苦,那弟子就輕鬆多了。

主持人:是

張正圜老師:對!因為平實導師把所有的法都舖陳出來,路都開好了,而且方法都顯示在那邊,那弟子如果深心信受的話,就一定可以從導師的法寶裡面,找到可以治療自己當時什麼病,就有那個妙藥在他的法寶裡面。

主持人:遇到困難的時候,平實老師是怎麼來引導您的呢?

張正圜老師:嗯,我印象最深刻,就是因為我大概2003年買了一部手提電腦。打算開始要用電腦來學習,但是一直沒動它。結果在到2007年左右,有一次禪三擔任監香,等於說電腦我一直沒去碰它。2007年左右禪三監香,平實導師把我叫到外面。他說:「張老師,如果妳還原地踏步的話哦,妳就會被這個教團所淘汰。」哇!我當時可以說渾身哦!

主持人:有這個體悟。

張正圜老師:欸,冒出一身冷汗。對!然後回來就思惟說,自己為什麼一直去拒絕學習電腦。那經過深思,知道說不可以不學。因為要跟上時代,你不能不學。

主持人:那張先生對於平實老師的引導,有沒有什麼樣好的故事,也跟我們分享一下?

張公僕董事長:我其實很幸運哦!這在一踏入正覺講堂,就是在張老師的這個門下來修學。那其實平實導師把這條路,已經幫我們舖得很清楚了。而這條路並不是我們平實導師自創的,而是佛陀在經典裡面早就告訴我們了。這條成佛之路三大阿僧祇劫要怎麼走,一步一步的走,而且我剛剛有提過,它是一個義學,不是玄學。就是佛法要講求聞、思、修、證。你要證,實證,證到什麼呢?就是每一個階段,你要證到那個階段可以證到的。那證不是我們的標的,而是我們這條路上,我們去老老實實跟著走的時候,你自然會發起的功德。你發起了功德受用你就知道,你在這個境界裡面已經滿足了;那不是就完了,你下一個境界要再繼續再去走;那一步一步這樣走下來,那個道路就很清楚,都舖陳給我們,所以比較不會走冤枉路。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那這個很重要,因為學佛的岐途,我們講岐路哦!岐路很多!很容易自己,如果都靠自己走,沒有善知識的引導的話,非常容易走錯。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尤其就走向都是自己意識心來,因為意識心有各種的,會變現出各種的各種的境界,讓你去走錯。所以要跟隨善知識,那我的運氣很好,就跟到跟著善知識走。

主持人:在佛法的修行過程當中,我們都知道要普度眾生。那麼,我們的正覺同修會,在這方面有什麼樣的作為,或是有什麼樣的事例,也跟我們分享一下。

張公僕董事長:嗯,因為行菩薩道就是要來度眾生,那度眾生你就要跟眾生來結緣。而且要積極、要入世,你不能到山裡面去,怎麼普度眾生啊?所以平實導師那個時候,就覺得我們要…,也因此就這樣成立了,由同修會這邊另外成立了一個正覺教育基金會,專門做這樣的事情。那做這個事情,我們就思惟要怎麼做呢?其實有兩個面向:一個就是教導眾生要遠離危險。

張正圜老師:對。

張公僕董事長:那不是直接先幫助他們,而是你自己要先遠離危險。因為現在的人,這個我們知道大家現在經濟富裕了,物質提升了,物質的享樂提升了。但是相對的伴隨而來的就是精神空虛。

主持人:對。

張公僕董事長:所以會有很多的煩惱出來,那大家碰到煩惱的時候,比如說年輕人碰到失戀了,或者是做生意人這個財務有問題了,或者這個夫妻反目了,或者是種種的疾病了。這個時候人是很脆弱的,會去求神問卜啊,消災解厄啦這些。但是這個時候就很危險,因為外面到處充滿了因應這些人的一些陷阱,你很容易就落在這個裡面。尤其可惡的就是,有些是打著宗教的名義在招搖撞騙,在說可以幫你解運啊什麼,那往往失財失身,這個是很可惜的。所以我們就來積極的教導人們怎麼樣來避開這樣的一些陷阱。當然,另外一面我們就是實際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是正覺跟其他的一些團體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們正覺從來不對外募款,那錢從哪來呢?就是我們同修會裡面的,就是一些菩薩就發覺了他們要幫助眾生,自心發心的我要來布施。所以老太太她可能省了一個禮拜的菜錢啊,那個捐了兩百塊,非常讚歎!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我們非常讚歎!所以很多大部分都是這樣子來護持的。那我們就要這些錢就要用在刀口上,因為這些錢來的不易。所以這些年來我們像運用一項,譬如說我們在台灣,去年有跟三百多個台灣全省的這些里長來合作。因為里長是對他的里民最瞭解,我們就說你這個里民裡面,有沒有真正是窮困的人,我們就在過年前給他們發紅包,紅包也許不能解決他真實的問題,但是可以給他溫暖。

主持人:是。

張公僕董事長:讓他有生活的,繼續生活的這個勇氣跟希望。

主持人:希望。是!

張公僕董事長:那這樣我們覺得在過去幾年下來,這個里長的迴響都非常好,我們也會持續。那另外我們也會發給一些獎學金,給一些真正需要幫助的孩子。這裡面我們就發覺,有一些我們很感…。我們不要求學業要多好,但是品性好就可以。但是真正重要的是,他真正是家庭貧困需要幫忙。那這個我們就透過老師,因為導師最清楚他班上的學生們,哪一個有問題,家裡面真的是三餐都不繼的。那這些我們就要幫助他。所以,我們看,審查他們報來名單的時候,有的看了很心酸。有的學生他的父親是中風的,母親是精神病,他下面好幾個弟弟妹妹,他又要照顧弟弟妹妹,你說要讓他學業多好很難。可是他很盡心很孝順,那我們真的是需要幫忙他。所以這些年來哦,已經大概已經連續了很多很多年了,我們都持續在進行。那些個孩子們,像有一個中興國中的孩子,就寫信給我們說,我們將來一定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來回報我們,讓我們很感動!所以像類似像這些例子,我們這些布施的錢,就小心的,我們會用在刀口上,會持續的來進行。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在佛教當中,可能會講究一個很大的概念,叫作比如說是大相無形。可能很多佛教當中會講究大智慧、有大公無私和大愛。那麼對於這樣的大公和大愛,張老師是怎麼理解的呢?

張正圜老師:真正能夠大公大愛,擁有大智慧的,大概就是這個如來藏心了。呵呵呵!只要站在人意識心的立場,都是很難。對,都是非常的難。那比如說在菩薩道上為什麼菩薩願意盡一切力量去幫助眾生呢?這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說,因為眾生是菩薩成佛的根本。對,菩薩他不是自己因為修證很高,所以就成佛了,不是。他是因為靠眾生,度的眾生無量無邊,度的眾生夠多了,培植的智慧也夠了,所以因此跟眾生共同來成就自己的佛土。所以這樣想,眾生當然就是我們的恩人嘍!那對恩人有所求,當然就求之不得,你趕快要幫助他呀!而且不會希望他有回報,對,就是願意不計一切的去幫助眾生,這是第一個角度。第二角度是說,佛法說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這個三界六道裡面輪迴生死。那都曾經…,因為那個無量世,就是很長的時間裡面,我們都曾經是父母啊、兄弟姊妹啊、六親眷屬,都是親人。所以當親人有困難的時候,我們就應該義不容辭去幫助我們的親人啊!

主持人:對。

張正圜老師:對,所以因為這樣的兩個角度,菩薩就可以不計自己是不是有所得,像世間人那樣求名求利。不計一切的、不顧一切的去幫助眾生,只要眾生有需要。因為眾生就是菩薩成佛的根本,離開眾生也沒有菩薩可以成佛了。所以因為有這樣的知見,正覺同修會的所有同修們,才能夠說在全台灣各地,乃至到我們中國內陸來,不計一切的幫助同修們。對,只要有緣的人能夠聽聞,而且信受這個法的話,我們都很願意來幫助大家。

主持人:那麼在張先生的心目當中,什麼樣的人才算得上是有大智慧的人?

張公僕董事長:大智慧哦,佛陀是真正的大智慧,佛陀的法是真正的大智慧!而且這個法,不會隨著時間改變。科技的昌明,它就會被推翻掉或者是矛盾,完全不會!即使,我舉個例子來講。近代物理學家,在量子物理這個領域裡面,發現了一些現象是現象界所不能解釋的,但是佛法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所以以量子力學的一個創始人,丹麥的科學家波爾,他在1929年就發表了一個很有名的一個,也所謂的驚世駭俗的說法,說物理不能告訴我們世界是什麼,但是,只能告訴我們,我們觀察的世界是什麼。

主持人:嗯。

張公僕董事長:其實這個就是佛法的精髓。那所以我們學佛的人愈學愈快樂,為什麼呢?就愈洞悉生命的實相是什麼,所以真的是這樣。也非常知道自己未來生生世世要怎麼走這條佛菩提的路,所以學佛是很快樂的事情。不會說像一般如果走錯方向的話,我們往往有句話說:「學佛一年,佛在心田;學佛兩年,佛在眼前;學佛三年,佛在天邊。」就愈學愈遠了,為什麼呢?那就是方法走錯了。

主持人:是啊,是。剛剛我們也提到,張老師有很多的學生,也是跨越各個年齡段的。那麼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您是有沒有發現,這個學員身上有什麼樣的變化呢?也跟我們說一說。

張正圜老師:哦,變化非常的大。對,因為一般人剛進來都是煩惱很深重,所以你看到他的臉就是苦瓜臉。

主持人:一般都是有煩惱之後才想到去修行。

張正圜老師:對!對!對!那苦瓜臉,每個人的苦瓜都不一樣。就是他的痛苦來源都不一樣。不過可能來自於自心的煩惱啊,或者是眷屬不和啊,或者是這個家庭不美滿啊,或是色身疾病啊,乃至癌症啊。所以每個人來上課的理由都不太一樣。對!然後經過正知見的修習,譬如說每次來上課,老師教他正確的知見,然後教他無相拜佛、鍛鍊定力,然後給他佛菩提道的整個歷程。就漸漸一步一步的引導,那只要能夠留得下來的人,大致上生命都有非常大的轉變。我曾經把學生,大概一百多位學生,他們剛進正覺上課的照片,還有他兩年半禪淨班畢業的照片,把它結集起來,然後做成光碟。呵!

主持人:呵呵,來對比!

張公僕董事長:對比。

張正圜老師:對!然後播放給學生看看,讓他們來說自己學習佛法之前,跟學習佛法之後有什麼改變。可以說他們因為煩惱就愈來愈少了,心量愈來愈大,智慧愈來愈勝妙,遇到事情自己就會知道說應該怎麼去面對,怎麼去處理。這個處理的方法很簡單,我都跟學生講說,不要衝動,你就慢一步沒有關係,你想想看,你這樣反應過後,後來的結果是你喜歡的,還是不喜歡的。

主持人:嗯。

張正圜老師:那用佛法的術語是說,未來的成果是會障道、會幫助你菩薩道的結果、還是是說會遮障你修學佛道呢?如果你很衝動,你大致上都會障道,就變成遮障自己來學法了。那這樣同修有這種觀念以後,他就清淨下來。所以在世間的生活應對,也就會比較正確。所以說臉上線條愈來愈柔和,智慧愈來愈勝妙。然後,就心量愈來愈大。對,然後也發起菩薩種性,願意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這是他們在正覺上課,可以得到很大的一個改變。

主持人:那張先生呢?有沒有在同修會當中與您一起修行的人,您是看見他有什麼變化發生呢?

張公僕董事長:哦,那多啦!幾乎每個人都會變化。我舉個例來講,我們同修裡面,剛開始有在外面很充滿暴厲之氣的。

主持人:暴厲之氣?

張公僕董事長:甚至有的時候黑道的背景的,但是因緣進來佛法以後,完全變成一個人了。

張正圜老師:變菩薩了。

張公僕董事長:變成了一個菩薩菩薩的心性非常的調柔。

主持人:是,是。

張公僕董事長:太多了,這個。

主持人:那您就跟我們說說您自己,之前您是什麼樣的人?

張公僕董事長:是的。其實這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找生命實相。

主持人:嗯。

張公僕董事長:那其實我從年輕很小的時候,就對這個有興趣。就是說生命到底怎麼一回事。就我們一般人都認為:生從何來?死往何去?死了是不是什麼都沒有?那為什麼這個世間那麼多那麼奇妙。我那時候還看一些基督教的雜誌裡面講到,它說畫眉鳥啊,你看它的畫眉那條畫眉,那個角度彎得多漂亮。它要彎成那個樣子的話,那每一根羽毛,它在不同的位置有那個紋記出來,那整個構成完美的那個那道彎,那個畫眉鳥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眉毛啊!那所以不是…,他是在否定進化論,那不是畫眉鳥自己進化出來的,是一定是上帝創造的。但是,這樣的推究就太…,就是我們其實在佛法裡面來看,清清楚楚。所以我那時候在之前,也還沒有接觸到佛法的時候呢,也都看了一些,就覺得一定是有一個什麼背後的,要去瞭解探索。探索到後來,進了佛法以後,才完全明瞭是怎麼回事。佛法對這些都清清楚楚,所以佛法不是玄學,它是義學。是!所以對我自己的改變,就是找到一個根了,就不會像一個浮萍。

主持人:是。真正的。

張公僕董事長:你隨波逐流,碰到境界了,遇到境界了就跟著走。那我們現在有一個根,雖然說有境界的時候,但是我知道我依於我的根,我可以來對治它,然後慢慢慢慢伏除、消除我這些煩惱,就可以找到一個對治的方法,也就是有根才能夠進行修行。

主持人:那麼張先生呢,您做為正覺同修會的董事長,可以說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您也是帶領著同修會一起向前進的。那在今後對於同修會有什麼樣的設想嗎?也跟我們分享一下!

張公僕董事長:是的。我想我們這個…,我們同修會不在於…,不在於求名,也不在求利,就像我們不會在外面來募款啊,什麼都不會,我們只想把法傳出來。那我們發覺現在的,普徧的佛法都是,都是表相佛法。就是因為還沒有找,不知道有這個根,也沒有找到這個根。那我們現在希望讓大家先知道有這個根,就是所有眾生的第八識如來藏,這不是我們自創的,這是 佛陀在二、三轉法輪都講的。只是因為我們剛剛有提到,就是我們在上個世紀,這一個中國國勢積弱,被外面的文化侵蝕,讓我們失掉自己的根。所以我覺得我們自己原來的底蘊是非常豐富的。你看我們在唐宋時期哦,那時候正確的佛法是很興盛的,國勢也很好。但是就是後來因為歷史因緣的演變,所以今天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所以我們覺得習主席真的是高瞻遠矚,他提出來要弘揚我們這個中國的這個文化的底蘊。那這個尤其我們佛法就帶有非常充沛的文化底蘊跟特色。那我們也希望,同修會就希望、願望這個法能夠在整個的中國,讓所有的我們的同胞,都能夠接觸到真正的正法。我相信絕對這個法來弘揚,我們中國文化的底蘊也會弘揚,中國夢一定會達成!

主持人:是。感謝兩位今天跟我們分享了佛法這樣的大智慧,我們也希望能夠幫助到更多的人,也希望能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受益匪淺。再次感謝兩位作客我們節目,謝謝!

張正圜老師:謝謝主持人,謝謝!

張公僕董事長:謝謝!謝謝!

訪談專欄 | 佛教正覺同修會全球資訊網

第一則文章  |  上一則文章  |  [媒體報導]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