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4, 2017
   
字型大小
Share this

正覺同修會的創辦緣起

本會早期之建立團體名稱,純粹只為流通書籍之需要,乃因當時宣揚念佛法門之故,並因本會學人都以念佛法門而入禪門、終得證悟,乃於1995年名之為“念佛三昧印經會”,以印書流通為主,並未思及成立永久性之共修團體,亦未思及建立道場,故 平實導師唯以客座講席之心態,隨應度眾因緣而每周各在他人所有之三處場所中宣講佛法。當時的心態是:只要有人能明證真心,並且能眼見佛性,而有能力可以弘法延續時,便欲退隱家中進修禪定三昧﹔若有般若境界更高的行者出現時,則隨時準備下座求教進修。

但眾同修不願結束共修聞法,以及欲求書籍流通的永續性,乃有“佛教內明共修會”名稱之施設,以印書流通及會內同修之共修指導為主,成立經過情形大略如下: 平實導師應陽明精舍之邀,宣講《楞伽經》,並同時在陽明精舍開設新班,遴選教師人才、開課共修﹔台南亦在他人家中地下室開班共修,但因緣不很成熟,不久即告結束。後應陽明精舍負責人之建議,將原有鬆散而無組織的“佛教內明共修會”正式成立,並召開會員大會,向政府立案登記。然因內明共修會正式登記成立後,法務、會務之運作,皆由陽明精舍負責,原本之“內明共修會”成員皆無法參與或作建議,已變成陽明精舍所有的共修會,不再屬於眾人共有的同修會了﹔復因 平實導師同時另於三處宣講佛法,六年不輟,同修漸漸眾多,但 平實導師並未注意保養色身,導致聲帶、氣管嚴重受損﹔同修們為令勝妙法門之弘揚不致中斷,並為 平實導師色身著想,遂在未先告知的狀況下,積極另覓共修道場,然後強烈請求 平實導師應允另行成立“佛教正覺同修會”,將四處學員集中於正覺同修會中合併共修, 平實導師因此而捨棄陽明精舍及“佛教內明共修會”

大眾隨即離開陽明精舍、內明共修會,另行設立共修團體﹔1997年7月6日,佛教正覺同修會會員大會召開,並申請登記為“社團法人佛教正覺同修會”﹔設立之初,承租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6段小巷中的公寓40坪地下室作為講堂。後因學員日增,乃於2000年遷至大同區承德路現址的第一講堂。

從來不作宣傳,也不舉辦招募學員的一切活動,經過多年的自然發展,目前正覺同修會已經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美國洛杉磯、香港等地設有共修處,開設禪淨班、進階班、增上班,開講初、中、高級的佛法課程,先後結業的學員總計已有數千人之多。台北四個講堂仍在每周二繼續由導師宣講各種經典,各地共修處每周二同步播放導師講經的DVD。

正覺同修會的財務極為嚴謹,即使少至五元、十元的贊助,也都必須開立收據﹔成立至今,不曾漏開過一張收據,未來也將如此執行到底。所有的弘法及事務性工作,上從 平實導師、理事長、親教師,下及各班、各組執事人員、所有義工,除部分擔任職事的法師以外,都是無給職的義務性質,也都不支領任何津貼、不接受錢財……等供養,反而都出錢出力,共為弘法志業戮力以行﹔如此無私,既不求名也不求財、不謀取私利,而且精進修行及弘法的道場,世所罕見。我們期待您一起加入本會清淨宗風的佛菩提道修行行列,不但可以成就自己的道業,也能使 佛陀正法因為您的加入,永續不斷的流傳於人間,使末法時期的廣大眾生同得法益。


認識正覺

佛教正覺同修會(True Enlightenment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是由 蕭平實導師所領導的大乘菩薩僧團及共修團體,自1997年正式弘傳 玄奘大師所確立,融攝中國文化的佛法--以如來藏為核心,實證三乘菩提。二十年來堅守正法佛弟子的立場,以清淨平實的門風,低調穩實的行事,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教學上以「無相念佛」為入手,轉成看話頭功夫,導入中國大乘禪宗,實證佛法第一義諦,進而於菩薩道上永續精進,允為中國禪宗文化的真正代表者。

目前佛教正覺同修會已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香港、美國洛杉磯等地設有共修處,開設禪淨班、進階班、增上班,開講初、中、高級的佛法課程,先後結業的學員已逾數萬人,實證菩提者已逾四百人。

2008年,眼見佛教界及學術界,廣受日本佛學研究脫亞入歐、極力否定中國佛教之「大乘非佛說」所影響,嚴重危及中國佛教的發展;以及達賴喇嘛所領導之假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以邪見、邪法冒充佛教佛法,廣泛的荼毒中國佛教界及社會大眾。 平實導師及同修會為因應摧邪顯正之時代需要,乃成立財團法人正覺教育基金會,闡揚佛教內明哲學,以教化社會、淨化人心為宗旨,著書立說、出版學報、舉辦學術研討會、開設電視弘法課程、以及「認識藏傳佛教」徵文活動……,並運用多媒體及文宣品宏敷教化,對臺灣佛教界及整個社會,起了極大澄淨與導正的作用。


正覺同修會的創辦緣起

本會成立之前的早期學人,都以念佛法門而轉入禪門、終得證悟菩提,乃於1995年取名為“念佛三昧印經會”,以印書流通為主, 平實導師唯以客座講席之心態,隨度眾之因緣而每週在他人所有之三處場所宣講佛法。當時的想法是:只要有人能明證真心,且眼見佛性,而有能力弘法延續,導師便欲退隱兒時故鄉,進修禪定三昧﹔若有般若境界更高的行者出世,則即時讓座,執禮求教。

但眾同修不願如此結束共修聞法,且為令正法書籍永續流通,乃有“佛教內明共修會”之名稱,以印書流通及會內共修為主,其成立經過大略如下:

平實導師應陽明精舍之邀,宣講《楞伽經》,並開設新班,遴選教師、開課共修﹔台南亦借他人地下室開班,但因緣未熟,不久即告結束,台北原有三處及陽明精舍共修則繼續維持。後應陽明精舍負責人之建議,召開會員大會,向政府立案登記,正式成立“佛教內明共修會”。然共修會成立之後,法務、會務之運作,皆由陽明精舍負責,不再屬於眾人共有的同修會了﹔複因 平實導師同時於另三處宣講每週宣講佛法,六年不輟,同修漸多,而 平實導師從未保養其色身,以致聲帶、氣管嚴重受損﹔同修們為令勝妙法門之弘揚不斷,並為 平實導師色身著想,遂未先告知,而另覓共修道場,強烈請求 平實導師應允另行成立“佛教正覺同修會”,將四處學員集中,合併共修; 平實導師因而捨棄陽明精舍及“內明共修會”,另立共修團體﹔1997年7月6日,召開會員大會,申請登記為“社團法人佛教正覺同修會”﹔設立之初,承租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6段小巷公寓的40坪地下室為講堂。後因學員日增,乃於2000年遷至大同區承德路現址的第一講堂。

正覺同修會從不作宣傳,也不廣招學員,經過多年的自然發展,目前已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香港、美國洛杉磯等地設立共修處,開設禪淨班、進階班、增上班,講授初、中、高級佛法課程,先後結業的學員總計有數千人之多。台北四個講堂每週二仍由導師宣講各種經典,各地共修處每週二則同步播放導師講經的DVD。為了進一步讓佛法普遍化,2010年4/25在高雄巨蛋舉辦萬人佛法演講,正覺教團同時於2010年起在電視節目中宣揚佛法

正覺同修會不向外募款,都由會員自動捐助,而財務極為嚴謹,即使少至五元、十元的贊助,也必須開立收據﹔成立至今,不曾漏開一張,未來也將執行到底。所有弘法及事務性工作,上從 平實導師、理事長、親教師,下及各班、各組執事人員、所有義工,除部分擔任職事的法師之外,都是無給職,也不支領任何津貼、不接受錢財……等供養,反而出錢出力,共為弘法志業復興佛教,上下一心戮力以行﹔如此無私無求,不謀取個人名利,且精進於修行及弘法的道場,世所罕見。

除了法義及內明哲學的釐清闡明,正覺同修會也同時進行許多博施濟眾的活動,諸如開辦品性優良清寒獎助學金、老病孤苦慰問金、及捐助弱勢中小學生的午餐費、冬令救濟、突發性的天災賑助……等等,廣獲各界讚歎。2008年汶川大地震,正覺同修會、正覺教育基金會,以及正覺寺籌備處向四川災區捐款六十萬美元,用於學校、寺廟的重建及殘障人士的療復,證明了兩岸同胞血濃於水的親情。最近的雲南大地震,也捐助60萬人民幣,濟助災民。

在「中國夢」的號召下,正覺同修會、正覺教育基金會,及 平實導師最大的願望,就是要讓中國本有平實美好的佛法,回歸唐宋時期的榮景,再度復興中國傲視全球的佛教文化,重啟中國盛世;在唐宋那個時代因為佛教正法駐世,而使文化蓬勃、民心安定。願正覺同修會傳承的如來正法,能重返中國廣大的土地,讓同胞們都能接觸、熏習乃至實證,這是所有正覺同修們的中國夢。將來若因緣許可,也應把殊勝的中國佛教文化,流傳於全世界,讓全球人類都能分享、重視這個世界性的文化遺產、宗教珍寶,使中國成為全球高級知識分子的文化祖國。

但這個中國夢若想要達成,需要先有許多我國同胞加入及實證;我們期待您一起加入宗風清淨的佛菩提道修行,不但可以明見「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而成就個人的道業,也能使 佛陀正法因您的護持而永續流傳於人間,使末法時期的廣大眾生同霑法益,中國佛教便能因此而復興起來。


平實導師

平實導師,前世在江蘇捨世投生於台灣,於甲申(1944)年出生於臺灣中部小鎮農家。世代務農,祖父以耕讀持家,父、祖皆為三寶弟子。13歲喪母,初識無常。少時即好打坐及方外之術,亦習金石、拳術、古文、針灸等。自小厭惡迷信,每斥神造世人之說,不信神能造人。

兵役期滿後辭父離鄉,于台北市覓職﹔五年後成立事務所,執行業務﹔雖游於世務,而樂於暗助弱小。

歷練世間法18年後,於1985年歸依佛教三寶,鼎力護法,勤修福德。自修持名念佛,精進二年之後自修成就無相念佛功夫,不久又依自己的智慧與定力轉化成就看話頭的功夫。

1988年, 平實導師應邀在許居士家中佛堂開始講說基本佛法,先講五蘊、十八界法之緣起性空、四聖諦、十二因緣等阿含基本佛法,以《阿含經》中所說佛法為說法的主要內容。

1989年初, 平實導師轉進而改修體究念佛─參禪。從此開始常常住於見山不是山的境界中。十月初隨聖嚴法師前往天竺,作為期15天的朝禮聖地之旅,而中斷說法度眾之事。返國後,鑒於長時處於參禪狀態之“見山非山”境界中,不便繼續說法而暫停講課﹔並立即結束事務所業務,專心參禪。

因受教於聖嚴法師的錯誤禪法知見,雖有極深厚的看話頭功夫,又忙於農禪寺的事務,導致參禪始終沒有結果,後來 觀世音菩薩開示:“開悟哪有那麼簡單?心肝那麼沒閑!”(台語)所以1990年11月, 平實導師中止了原來在該道場的許多義工事務,於家中開始閉關,摒絕一切外緣,專心苦參19天后,在第19天下午苦參不成之後,捨棄聖嚴法師的禪法知見,依自己的知見開始探究,終於驪龍頷下得珠──明心並且眼見佛性──發明智慧﹔因為無人可以印證故,嗣即深入經藏,以三乘法義印證無訛﹔不久又經 佛之召見,說明此世、往世因緣,給與印證。

有鑒於末法時期外道猖獗橫行於佛門中,正法日漸衰微,遂發悲勇,誓願度眾,隨即應允以前追隨 導師修學者之請求,乃于1991年仲夏復出弘法度眾。但因 平實導師如來藏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則皆同以意識離念靈知心,或以密宗樂空雙運之離念靈知,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因為與 平實導師的法義不同故,竟謗為“不如法、邪魔外道、法義有毒”,聯合起來私下抵制如來藏正法,令如來藏正法難以永續弘傳。為免正法被如是常見外道法所取代,為護正法平實導師毅然揭竿而作獅子吼,開始效法 玄奘菩薩之方式,以破斥邪說之方法來顯示正法的不同所在﹔如是弘傳了義正法,獨自面對諸方錯悟大師、各大道場之龐大勢力而無所畏懼。

平易近人溫柔敦厚的 平實導師,卻作了這種大異常人的弘法志業。

1997年二月與諸同修成立“正覺講堂”,七月成立台北市“社團法人佛教正覺同修會”,八月自己出資成立“正智出版社”,至今著作一百餘本,計有《無相念佛》、《念佛三昧修學次第》、《禪—悟前與悟後》、《宗通與說通》、《禪淨圓融》、《狂密與真密》4輯、《禪門摩尼寶聚--公案拈提》7輯、《真實如來藏》、《楞伽經詳解》10輯、《楞嚴經講記》15輯、《優婆塞戒經講記》8輯、《阿含正義》7輯、《金剛經宗通》9輯、《實相經宗通》8輯等,其餘著作仍在繼續出版中。以上著作都由“正智出版社”出版。著書立說所得收入,全部捐贈正覺同修會,作為弘法度眾、購置講堂之基金,不歸個人使用。

平實導師出世弘法以來,都不從事個人崇拜的行為,建立正覺教團作為會眾的歸仰,自身也歸依於正覺教團;從不在名利上用心,從不支領分毫費用,包括車馬費,不但如此,更以自己的財力、色身力,全部護持佛法的弘揚。目前 平實導師每天的生活,絕大部分時間就是在電腦前打字著作、回信,並思考佛教未來的走向,只為了盡一分菩薩的本分、延續正法的命脈,無愧於 世尊的教導。

[正覺教團]  |  下一則文章  |  最後一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