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我的回家路

接觸佛法,接觸正覺,還是 2011 年年底的事情;每當想起自己學佛的經歷,其實早就想寫點東西來跟大眾分享。這兩年來,我經歷了人生一次全新的洗禮,在五欲的追求和內心的抑鬱中浮沉多年,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那種欣喜若狂的感覺,沒有切身經歷過的確很難理解。

從 2012 年 3 月在正覺歸依三寶的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想寫下我自己的心路歷程,直到今天,才將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寫下來;為的是要給有緣讀到此文的學人們,哪怕是只能提供一丁點兒的幫助,而能夠稍稍停下匆忙的腳步,認真審視我們生活的世界和人生的方向。

不知道自己今生或過去生與佛有多少緣分,但對於「佛教」這個在一般人看來無非就是一種所謂的「宗教信仰」的東西,卻始終深信不疑。直到現在,坐在電腦前,我平靜的心又彷彿驛動了起來,如同自己得到了一顆價值連城的鑽石,想急於展示他人一般。我的人生得以學佛,而且一開始學佛就是接觸 平實導師的正法書籍,那得要感謝我高中時的班長。當初他從部隊轉業回到家鄉,我們在無意中聊天時聊起了人生、聊起了佛法;我是憑著知道他的本性正直和善良,由於相信他才來學佛的。當時,只覺得佛法離我很遙遠也很深奧,為什麼自己要放著世間這麼好的日子不去過,而去追尋這看似很遙遠也很虛無飄渺的東西呢?看著讀不懂的佛經,就是覺得它與眾不同,一種尋求真相的欲望驅使著我想去揭開這個心底的謎……。

我從小生活在一個有著傳統美德與善良心地父母的家庭中;父母都有穩定的工作,也很疼我,我像是在蜜糖的包裹中長大,直到今天。按世間人的看法上來說,我的人生至今幾乎沒有經歷過任何的苦難、任何的挫折,一直是一帆風順、衣食無憂,佛法對我應該不會有如此強烈的吸引力,然而一連串不同於他人的發想,轉變了該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我。因為家境的原因,我讀書的時候,始終不思進取,不願意認真學習,十分懶散,成績平平也沒有任何特長,是老師和同學們眼中所公認應該不會有多大出息的一個人。上中學時,別人都在上進或者都很陽光地享受這美好的少年時光,但我的腦子裡卻莫名地冒出些奇怪的問題,例如:「如果我的意識不是我的意識,如果我的意識不能感覺到我在這個世界上,那我到底在哪裡?」「人死了以後到底有沒有靈魂?」「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有沒有神仙?」因為這些古怪的問題,時常困擾著自己,又沒有任何書能給我答案,身旁的人更不屑於回答這一類的問題,於是自己便經常陷入亂七八糟的臆想之中,性格日益變得抑鬱和孤僻。在那陣子,只要身旁有認識的人去世,就會讓我對於人去世之後的莫名臆想更加強烈。

進入大學前,感覺自己的語文成績還算勉強,便選擇了去學中文。大學時,對描敘內心世界的文學很感興趣,日日活在在自己虛構的文字世界裡,有時還被自己虛構的情境感動得哭,有時又被自己細膩的獨白莫名的觸動。後來的幾年,我是在寫著抽屜性〔案:只能藏在抽屜中獨自玩味,而無法公開和別人分享。〕的日記中結束了自己的學習生涯;畢業之後,果然一無是處,沒能找到工作,在沿海地區遊蕩了半年,回來就一直在失業中。一年後的 2004 年,還在四處漂泊沒來得及規劃人生方向的我,便匆匆地選擇了結婚;婚後生活一直是在平淡和幸福中度過的。四年後,我結束了四處漂泊流浪的自由職業,在地方上謀到了一個穩定的工作。

儘管生活和工作簡單平淡卻美好幸福,但我心中抑鬱的情結沒有得到徹底的改變,只能在陪老婆、帶孩子和努力工作中逐漸消融著那分蒼白。沒想到,佛法就在這時無形中走進了我的生活,徹底終結了原本就不很清晰的抑鬱情懷。我又一次重新思考起那些關於「我到底是從哪來?又會往哪去?」的類似問題。而對於這類問題,之前也曾經反覆地問過自己:「人如果真的是從猿進化而來,再從猿逐一向以前不斷推算,最後是從單細胞生物衍生出來的,那單細胞生物是從哪裡來的?是從無中所生?如果人從來都是一世就斷滅的、生命是沒有輪迴的,那為什麼我們會有這麼多的不同差異?包括社會地位、高矮胖瘦、人生境遇、生活習慣等等;為什麼有的人從來不需要去努力,仍舊能夠坐享其成?為什麼有的人從來不曾停下努力奮鬥的步伐,但是終究一無所有?如果把這一切都歸咎於遺傳,那為什麼現實生活中,同為一母所生的雙胞胎也會有這許多差異?如果把這一切歸咎於物質的基因,那基因只是物質,而這種種組合的規律又是什麼?為什麼物質能這般的自由組合?……」回想自己曾經看過和經歷的一切,我總覺得每一個人的背後好像都有一個無形的推手在左右著一切,似乎真的有「命運」有意或無意地在安排著。那這個推手究竟又是什麼「東西」?

在我的概念裡,我一直深信一定有這個「東西」,因為這個「東西」就產生了這個世界,而這個「東西」也一定有著永恆的規律;即便我還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我卻從來不敢去幹違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隨著佛法知見的不斷熏習,我理解了佛法詮釋生命的真實相貌—八識心王和合運作—的這個事實,知道有情眾生不但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還有第七識意根和本來不生不滅的第八識—如來藏—阿賴耶識,並且知道這一切都是如來藏在背後運作,更加堅定了我學佛的決心,完全認同和接受 佛陀所教導我們這種以科學實證形式來探究生命真相的方法。原來世間這一切都是我們自作自受,一切眾生皆繫屬於業,依止於業,隨自業流轉於世間輪迴不息;我們經歷的那些快樂、苦難、病痛的悲歡離合、恩怨情仇等等,都只是隨因緣果報而自現於心。

時光飛逝,歲月匆匆,當時間悄悄地滑入 2012 年 3 月的時候,在班長師兄的幫助下,我選擇了自誓歸依在正覺菩薩僧團的見證、在 平實導師的攝受下成為正式的佛弟子。以我的認知來看,歸依佛就是歸依宇宙間已經究竟圓滿地親證生命真相,並具足慈悲智慧的偉大覺者——已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十方一切諸佛。歸依法,就是歸依宇宙間本來存在的生命真相——恆順法界一切世出世間相究竟圓滿的了義正法。歸依僧,是歸依十方世界一切勝義菩薩僧(就是歸依能夠正確且如法地教導及詮釋這個宇宙生命真相的已悟菩薩)。三歸依後不久,因為習氣的緣故仍舊會執著世間名利與財富,但對佛教教義已經能夠從理上來認同和接受了,即使還繼續在五欲中浮沉,卻已經學會了適當的反思和克制。在猶豫徬徨了幾個月後,正式多分地受持了五戒(當時因為還愛酒,也是因為應酬,就沒受不飲酒戒);也理解了 佛所施設戒律的真實用意。五戒其實就是佛教徒最基本的善法戒,作為一個有倫理道德的人,只要稍微注意,根本就不會故意去違犯,而且受戒還有一分很大的功德。試想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專幹殺生、偷雞摸狗之事,亂搞男女關係,經常搬弄人我是非,口蜜腹劍,常常好酒貪杯並且醉酒亂性危害他人,甚至專門釀酒、賣酒讓別人喝醉了幹惡事,那他來生還夠格再作人嗎?

2012 年 6 月,急於求變的我,正式開始素食,並且堅持每天無相拜佛,從最初的每天 10 分鐘鍛鍊起,然後到 15 分鐘,再到半個小時。剛開始拜佛的時候,心很難安定下來,心裡頭各種各樣的念頭和影像就不斷地呈現,越是想要糾正就越難以擺脫;後來,從 導師書中的開示,我終於在理上能夠明白人的一切痛苦根源,原來是我們時時刻刻以五陰身為真實的我,以意識覺知心為真實的我,以處處作主的心為真實的我,執著於我和我所,始終無法明白和理解並接納「有一個第八識如來藏才是真正的我」,所以凡夫眾生就是將自己迷失在蘊處界的虛妄之中,迷失在五欲的泥潭裡,以苦為樂、以濁為樂、不能自拔。

從這個時候起,我一方面繼續認真閱讀 導師的書籍,一方面為了能夠時時提醒自己保持正念,能夠無相念佛,所以開始利用微博寫些內心獨白的文字。也正因為這樣,有些關心我的朋友還以為我走火入魔,已經失去了心智,迷失了人生方向;一個個或發短信,或打電話,或用 QQ 等等不同方式,以他們的善良關懷之心,勸慰我趕快清醒回歸到現實人生中來。然而此時的我才是真正的已經完全清醒了,三十多年來第一次真實的清醒,因為學佛已經讓我收穫了太多太多實實在在的好處,不但治好了困擾多年的病苦,也徹底糾正了我十多年來一直嗜酒、醉酒的惡習,並學著用一顆真誠謙卑的心去孝順父母,去對待我身旁的每一個有緣人。我從自我抑鬱的顛倒夢想中走了出來,和世間法上所說的「朋友」就逐漸失去了聯繫……。

2013 年 3 月,為了更進一步地找尋心中疑問的解答,我便和班長師兄不遠萬里飛到了當今地球上唯一的大乘佛教正法的傳播之地——寶島臺灣,在 平實導師座下求受了上品菩薩戒。這趟受戒之旅,在正覺講堂學習戒相課程及受戒的那些天,我有幸都被安排在九樓(同修會創立時的第一個講堂),身心感受到義工菩薩們一言一行的慈悲調柔。傳戒法會那天,當 平實導師第一次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那種實現了多年以來期盼的內心踴躍,牽動著無法抑制的情緒一觸即發,淚水情不自禁地往下流。多麼平易近人,樸實無華的 平實導師,這根本就與網路上污蔑毀謗所謠傳的敘述南轅北轍。因為菩薩的悲心,因為不捨愚癡如我的凡夫眾生,不畏生死之苦乘願再來,卻還要承受眾生的譭謗和誤解;每當一想到這,我的心就痛如刀絞。在臺北受戒之旅的這七天,我進一步洗滌著身心,跟隨著 平實導師和義工菩薩們沐浴在佛法中,享受著屬於我的每一種成長改變。在這個沒有勾心鬥角、沒有名聞利養、沒有人我是非的地方,到處所見只是完美、只是自在、只是謙卑、只是慈悲。我完成了在自己的輪迴史上,由人到菩薩的角色轉變;知道了末法時期眾生無明深重、福德淺薄,種種邪說肆意橫行,人人堅固我見不願輕易捨棄,沉迷五欲難以自拔,智慧更是難求難得,生死輪迴綿無盡期;知道了人間真正的善知識難遇難見,真正的菩薩從來都是身體力行、平凡謙卑、悄無聲息地救護眾生、憐憫眾生。因此,在眾生眼裡,菩薩就是眾生;在菩薩眼裡,眾生就是菩薩。而眾生擁有什麼樣的福德,就會招感什麼樣的因緣,就會依止於什麼樣的法;面對這一切,菩薩都要能夠安忍,除了憐憫,就是慈悲不捨一切眾生。

學佛兩年了,我一步步看到佛法的智慧與價值觀逐日注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也慢慢看到自己人生觀的徹底改變,並且真實反饋到日常生活中的處世與抉擇;而對於我為什麼要活著的真實意義,已經有了全方位的定義和方向。而今我沐浴著佛光,登上了能夠究竟解脫生死的菩薩法船,身心安詳快樂、柔軟自在。隨著定力和智慧的不斷增長,我對自己學佛的正確心態和在有生之年能夠親自實證第八識如來藏妙心越來越充滿信心;同時也發現自己已經告別了痛苦,曾經抑鬱十多年一直躁動不安的心,終於找到了究竟的歸依處。剩下來的就只是感激,感激偉大慈悲的生命覺者——佛陀,是祂老人家憐憫娑婆人間的苦難,將佛法送到了人間;感激樸實無華、一肩擔當續佛慧命與救護眾生大願的 平實導師,是他老人家不忍末法時期眾生被誤導,心甘情願被無明眾生踐踏,不辭辛苦的救護眾生,讓正法得以弘傳至今,讓正法得以再延續萬年。感激我的父母,藉他們的因緣才能促成我來到這個人間,讓我有機會在人間得到人身,才能在正覺學習、修行;感激我的班長師兄,是他的菩薩心腸,一步一步地循循善誘,接引我親身體驗到了佛法的真實;感激一切幫助我的人,是他們讓我體會到廣結善緣是多麼的重要。我願意將我學佛兩年來的個人經歷,藉此文呈現出來,為的就是發自內心想去幫助更多有善根、想學佛的人,開啟人生智慧之門。

佛菩提道儘管前路漫漫,但有 平實導師、親教師和菩薩善友同修們一路相伴,我已不再抑鬱!不再痛苦!不再孤獨!我將這樣在菩薩道上過完今生與來生——生生世世為利樂眾生、救護眾生,在佛菩提道上勇往前行,永不退轉。

南無本師 釋迦牟尼佛

南無 阿彌陀佛

南無 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南無 平實菩薩摩訶薩

弟子 覺梁 敬上

本文節錄自《正覺電子報》第1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