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離開廣論之因緣

末學出生在一個還算富裕的家庭,但是優渥的生活條件對當時還是小孩的我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對於兒時比較深刻的記憶,就是常被母親罵「」!因為是家中的長女,母親常常會叫我幫忙去拿一些用具(例如掃把等等),但我總是沒能找到就空手而回,而妹妹卻很機靈的知道用具擺放的位置,能馬上拿來給母親;所以,我從小也就認為自己很笨。

雖然我很遲鈍,但日子倒也過得很平順,懵懵懂懂地也沒什麼煩惱;直到上了專科學校後,人我之間的煩惱才湧現出來。

十七歲可說是我人生的分水嶺,在此之前的生活是恬靜安詳的,之後卻變得不安與痛苦,前後成了兩個極端的對比。十七歲的我,生活不再快樂,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人的那種空虛、孤獨感,充斥在我的心中,這也讓我變得不知道要如何跟別人溝通與對話,於是我漸漸地避開人群。這種突然的變化,讓我痛苦萬分,也不曉得要向誰求救?或是有誰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在當時那小小年紀的我,就已經開始找一些心理學的書來看,希望能找出原因讓我脫離困境,但好像都無濟於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腦子裡開始出現一連串的「我是誰?」、「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為何我不是你?」等等的疑問。

學校畢業後,跟一般人一樣進入社會,職場上朝九晚五不停地工作,接著結婚生子、照顧家庭,生活雖然忙碌,但每到夜深人靜時,我為何來這世間?的這些疑惑還是會不斷現起。後來,因為同修的工作地點換到了新竹科學園區,所以我們也從台北搬遷到新竹定居。就是在那時候(公元1998年),剛好看到一張廣論班的開課傳單,心想雖然之前曾經跟一位南傳法師學過二年的打坐,但是說自己在學佛,卻又從沒接觸過經論,所以就去報名上課。

課程從下士道開始,下士道主要講因果及人天善法,接著中士道主要內容是修出離心,然後是上士道發菩提心。末學對下士道中因果的道理特別有興趣,所以剛開始上課上得很開心。一年以後「班長」鼓勵大家出來作義工,末學也非常歡喜的出來護持「兒童讀經班」及「家長成長班」的讀書會;因為有參與義工工作,所以跟師兄姊間的關係也更為親密,大夥兒就像一家人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廣論」這個團體人與人之間緊密度很強,而且對這個團體的向心力及忠誠度都很高的原因。

二年多的課程,大致上完一遍《廣論》的內容,學長說「大家都還學不會」,所以又要花二年半的時間再重新上一遍。在這個研討班裡,是由班長帶領大家來研討《廣論》所說的內容,班長是由較資深的師兄姊擔任,畢竟大家都是一群凡夫,沒有定力作基礎,又缺乏佛法的正知正見,當然看不到自己身口意行背後的起心動念,何況能夠察覺更深細的我見、我執、我所執等堅固的作意心行。因此,上課時的感覺較像是讀書會,大家互相分享自己的心得。

最耳熟能詳的就是「觀功念恩(只看別人的功德與優點,感念別人的恩惠與幫助),所以只要一有人我的煩惱,就是要用觀功念恩來壓制。有一次,末學問資深的師兄姊:「煩惱要如何斷?」他們說:「只要勤作義工及勤讀《廣論》,煩惱就會慢慢斷。」雖然沒有合乎邏輯的理論,也沒有具體可行的方法,來讓學人能夠理解那是確實可以達成目標的,但是大家也都很信受;於是便更努力地作義工,認真地看那無法讓人真正理解佛法道理的《廣論》。這樣的「修行方法」,充其量也只能歸屬於世俗心理層面的自我安慰與對治而已,當時完全沒有佛法知見的末學也是依照教導來「修」,幾經努力,但發覺甲煩惱好不容易被壓住了,乙煩惱卻趁機生起,轉頭去壓制乙煩惱的同時,甲煩惱又回到了它原來的位置;就好像在清理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這片葉子還沒清乾淨,另一片葉子又髒了。這讓末學想起《六祖壇經》中記載神秀的一段話:「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但煩惱就如同生命力旺盛的雜草,「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所以五祖不會把衣缽傳給神秀,因為這種修行方法永遠都只在意識心上打轉,就算修到了驢年到來也無法有所突破,更遑論能明心見性乃至成佛。

話說回來,會出生種種煩惱讓意識心相應的這個萬法的根源又在何處呢?在 世尊所宣演的經典中提到,佛陀示現降生人間的目的就是為眾生開示悟入!悟入什麼呢?佛在菩提樹下成佛時就說了:奇哉!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證得。佛陀的開示就在三轉法輪經典當中,而不在《廣論》等等喇嘛教所編造的偽論、密續中,更不是如《廣論》所說的「密教凌駕於顯教之上」,乃至喇嘛們還說「上師更是凌駕於諸佛之上」,那些都是不如實說,都是欺瞞眾生的說法。所以「廣論團體」不希望學員去閱讀其他的佛典,並且還灌輸大家「只要一本《廣論》就能走遍天下」的荒謬觀念,那是斷人法身慧命的惡邪見,對於真正想要修學佛法的佛弟子而言,這樣的籠罩遮障,真是情何以堪啊!既然佛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也就是這個能出生三界萬法(包括三界中的一切煩惱)本源,那麼佛弟子就應該去探究,把這個本源找出來,這才是學佛應有的正確態度。

而且在「廣論團體」裡,在家居士被認為是「一壺燒不開的水」,言下之意就是說:「在家人此生在這個『廣論團體』裡面,無論再怎麼努力去作義工、研讀《廣論》,乃至大把錢財供養護持,修行都不可能有任何成就!」只能好好護持鳳山寺的僧團,及全心投注在福智團體(也包括在里仁商店裡作免費的義務職工及店員)以培植未來世的福德資糧。還記得那時候,連想要受五戒都是很困難的,說我們這些在家人連五戒都沒資格受,理由是在家人的五戒守得不夠清淨,會常常犯戒。也就是說,「廣論團體」主張要能夠不犯戒者才能受五戒,而且還認為參與這個團體的在家人一定都會犯戒,所以不能受戒;這不但是不信任學習《廣論》的這些在家的信眾,更是完全違背佛教的戒法。因為,實際上五戒是可以選擇少分受、多分受或滿分受的,也就是可以依據自己目前的因緣,只受其中的四戒或三戒乃至一戒。〔編案:若戒子不慎違犯戒法,佛法中亦有施設懺悔清淨的法門,來幫助學人滅除戒罪。〕 但是,單純善良而缺乏佛法知見的「廣論班」學員們,大家卻也很認命地接受。有一次在上研討班,剛好談到「未來世得人身」之主題,沒想到班上同學對於未來是否可再得人身,竟然個個都沒把握,當時末學對這個現象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每個師兄姊都很善良,又沒殺人越貨、作姦犯科,為何不能得人身?這在末學心裡很不能認同。從這些現象就可以知道,「廣論團體」中的在家人,一直都被灌輸不正確的觀念,而且是被貶抑又自卑的;而它的目的,說穿了就是要大家安分守己的好好護持「廣論團體」以及它所經營的龐大企業「里仁事業」。「里仁事業」是販賣一些有機商品,美其名是在利益眾生,但其實是與民爭利。目前的里仁事業就像一般的有機連鎖店,在台灣遍地開花、分店處處,是早已超過百家店面的龐大商業機構,甚至在美加、星馬乃至中國大陸都有很多營業據點;與一般連鎖企業不同的地方,是他們頂著佛教的頭銜及利用大部分都不需支薪的員工,形成了一種不公平競爭的商業態勢;真不曉得里仁事業跟學佛有何關聯?跟三乘菩提有何關聯?出家僧團經營營利事業,完全是違背佛戒的,那也是「出家人」行在家法中的一種。

記得課程進行到「上士道」時,內容有所謂的寂天「菩薩」說「要把每個眾生當成是自己唯一的獨子」,這個說法雖然看起來是正確的,但只靠這樣在意識心上有種種想法,就以為能夠消除、對治執著煩惱,以為就是在修行佛法了;當然同樣的,即使修到驢年真的到來,也不會有任何成就。因為能了知的意識心很清楚明白這是自己的小孩,那是別人的小孩……,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啊!但末學提出這個疑問,反而被前輩師兄姊們譏笑,因為他們已經固執地深信——只要依著《廣論》的教導走下去,總有一天一定能成佛。當時末學心中很沮喪,確知單靠在這個覺知心上琢磨打轉,根本不可能辦到!心中自知在「廣論團體」中已無法再走下去了,但是真正的佛法又在哪裡?還存在這個娑婆世間嗎?末學只好再度尋尋覓覓。後來聽說要得解脫就要讀《阿含經》,依 佛陀所教的方法如實修行;於是很高興的把這知見告訴師兄姊們,得到的回應卻是兜頭一盆冰水淋下:「在家人資糧不足,不要有非分之想!」當時,剛好又從同事那兒得知「杭州南路某佛教團體」有在講唯識,末學一聽到「唯識」,眼睛為之一亮:我要去聽!對於〈八識規矩頌〉、〈唯識三十頌〉等雖聽不懂,卻聽得很歡喜。記得也曾很興奮地跟師兄姊們分享,卻大遭白眼回應,而他們的說法總是:「不用讀其他經典,這本《廣論》就已足夠。

末學在「廣論團體」待了六年,除了上研討班以外,就是作義工,在這段期間不曾聽過哪一位法師講過佛教經典,還不斷灌輸學員「只要學《廣論》就好了,不用讀佛經」的這類惡邪見,誑惑學人說密教的法是最上乘的即身成佛之法,所以只要依著《廣論》的教導生生世世走下去,最後終能離苦得樂。好個離苦得樂!學員都被它騙了,還以為學《廣論》真的可以離苦、真的有樂可得。

回首來時路,末學深刻地體會到,被種下錯誤知見是如此可怕!邪知、邪見又是如何誤導眾生!就像正覺教團的親教師說的,眾生往往會以先入為主的觀念來看待諸法,一旦先被種下了錯誤知見的法毒,想要解毒往往要歷經很久、很久、很久的時程,末學於此心有戚戚焉。在佛法中修行,首重「知見」的正確,所謂「聞」、「思」、「修」、「證」,首先就是要聽聞正確的知見,知見就像是路標、燈塔、導航,不論世間法、出世間法、世出世間法,要想到達目標就必須要有正確的方向,之後在靜處如理作意的思惟,勝解之後才有念心所,然後把智慧用來修正自己的身口意行,最後才能有「」的功德受用。所以知見就顯得特別重要,一開始若是被灌輸了錯誤知見,後面就全盤皆錯,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啊!

佛法的修證是一步一腳印紮紮實實的,不是一蹴可幾的,而在佛法修行中的離苦得樂,學人是可以一步步、一分分來自己驗證體會的。如果知見正確、方法正確一步步地走來,自己一定能夠確定離苦一分就得一分解脫之樂,這是現前可證,不需要等到未來世再得的;就像生病去看醫生一樣,明醫一定是讓患者有藥到病除而逐漸康復的狀況;庸醫則告訴患者:「現在雖然看不出效果,這藥繼續吃就對了,最終病就沒了(死了,病就沒了)」所以,學佛就是要學智慧,學人千萬不要被情執所繫,更要有理智的判斷簡擇是非黑白,這樣學佛才不會徒勞空過,甚至欲求佛道而反下墮。

末學在「廣論團體」的那段歲月,因為反覆思惟後,察覺到它的法不但走不通,而且處處矛盾,所以心中總是浮浮沉沉不得安定,對於未來也不知何去何從,渺渺茫茫無所依止;跟現在在正覺同修會中學習,恰成明顯對比。平實導師所領導的勝義菩薩僧團,依照佛所開示的正法來教導佛弟子,如實開演解脫道及佛菩提道的法義及行門,甚至把大家未來該如何走才能長劫化短劫的路,也都內容清楚、次第分明的鋪陳開來。平實導師更是對每位弟子深心地攝受,總是想方設法讓大家與正法的因緣綁得更緊密一點,就是希望未來世不會遺漏掉任何一位弟子。在正法團體裡,內心是安定的、幸福的,因為帶領大家學習的親教師們,都是親證法界實相而且有解脫功德的真實義菩薩,也正因為他們都已親自走過來,所以懂得教導大家如何走上正確的道路,才不會以盲引盲到處瞎闖。現在的我,對這條函蓋解脫道的佛菩提大道該如何走,已了然於心,末學的心不再飄渺、不再無所歸趣,而且知道此世乃至盡未來際的生生世世,已能全然安止於菩薩的法道上,不再猶豫。

在此,末學至心感恩諸佛菩薩的加持,及 平實導師和親教師的攝受,如果不是菩薩的不捨眾生,末學早已不知流落何方。這是末學一路走過來之心路歷程,希望能提供還在被誤導的佛弟子們作為參考。謹以寫作此文之功德,祈願正法久住,法輪常轉,廣利人天,利樂有情永無窮盡。願一切佛弟子都不再被邪師、邪見所誤導,皆能值遇真善知識的攝受,成為真佛子,永不退轉於佛菩提道,長劫化作短劫迅速圓成佛道。

頂禮 本師 釋迦牟尼佛

頂禮 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

頂禮 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頂禮 護法韋陀尊天菩薩摩訶薩

頂禮 克勤圓悟菩薩摩訶薩

頂禮 平實菩薩摩訶薩

頂禮 親教師菩薩摩訶薩

頂禮 正覺海會菩薩摩訶薩

菩薩戒子 王正倩 敬呈

2015年11月22日于新竹

本文摘錄自《正覺電子報》第1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