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正法難值遇

各位同修阿彌陀佛!感恩許老師,給我機會與大家共同勉勵。我去禪三六次,報名七次,一次沒有錄取。很不好意思,每次吃飯時要走樓梯,我的頭都低低的,因為護三菩薩都排隊在那裡;禪三期間煮的飯菜都非常豐富,不吃肚子會餓,沒有體力參究;要吃嘛,這頓飯還真的非常的難吃。每天看人參究,參得很可憐,我也參不出來,哭也哭不出來,等一下哭了就沒有體力了,很辛苦啦!你們大家要像我一樣,有機會就要報名,有報就有機會。

平實導師非常的慈悲,每次都讓我去禪三,我每次去小參向老師頂禮,說:「老師您又讓我回來。」我就會哭。老師都說:「我是會讓你回來,因為你很護持。」我說:「那是我該做的。

現在很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寶貴的時間。阿彌陀佛!我讀書比較少,講話比較遲鈍,請大家原諒。我是台中進階班的學員;今天晚上,感謝許老師給我這個因緣來與同修結個法緣,也感恩許老師不嫌棄我這個老太婆,也感恩師兄姊給我寶貴的時間,我這老太婆沒讀什麼書,今晚能與同修在一起很高興。本來游老師叫我星期三晚上作見道報告,許老師叫我與同修結緣,我說我不會啦!游老師說:「作法布施啦!」我說:「好。

因為自己在外面流浪了那麼久了,也害了自己的女兒去讀佛學院。我很感恩佛菩薩每次都給我參加禪三,也感恩 平實導師,讓我參加六次禪三。我還沒有來正覺同修會時,都在外面流浪,有什麼法會我都會去參加,例如:打佛七、受八關齋戒、誦經、助念……等,有法師來講經,我從來都不曾缺席,我還會去作義工,也很好笑,也很可憐。哪裡說有大法師要來,我還帶著小孩去,去看什麼大法師,還去跟他們歸依,擠來擠去。一九九九年是我們正覺同修會要開新班,那時候,就是有一個黃師姊拿了一本《無相念佛》給我看,看了以後很高興,她說老師要在我們家附近開新班,我聽了很高興;後來她又說不是在附近,我說沒關係;後來開課,我就和她們一起來上課。那時候她告訴我,那一個是我們的老師,我看了一下心裡就愣住了,這個是我們的老師喔!因為那時候跑道場,跑多了,看見老師穿唐裝,看他這麼年輕、慈悲,也很高興,平實導師、師母以及台北的義工菩薩都來。平實導師下課要回家的時候,都坐陳師兄的車,我也是坐陳師兄的車;所以那時候,都能跟 平實導師同坐一部車,非常的高興。聽 平實導師講法,聽了也很法喜,因為在外面流浪這麼久了,沒遇到善知識。我在這裡上課這麼多年,我只有請二次假,七、八年了,我只請了二次,有一次是不曉得遇到颱風還要上課,另一次好像是我先生往生。因為從前沒有遇到善知識,也沒有遇到正知正見的道場,現在遇見了就要好像得到寶似的,連我先生住進加護病房,我都要來上課。我想,同修你們可能都比我還要用功;因為我沒讀什麼書,又老記憶又差,可是我很用心聽,有時候聽不懂都用注音。請同修一定要安住在正覺沒有錯,正覺的 平實導師、親教師,都很慈悲、愛心的教導我們,連心都要拔給我們了,可是真心拔不起來的,平實導師一直都慈悲的教導我們,平實導師為了幫我們找那個心,都很辛苦,台北跑台中,大風大雨,都來教導我們。

平實導師自己又出錢又出力,不受供養也不接受布施,一心就是要救眾生,我們大家要跟 平實導師一樣,來幫助眾生。在這裡也感謝我們許老師和他的同修,每次道場有什麼法會他們都很護持,禪三期間他們都會來幫忙護持,感謝許老師與師兄師姊。阿彌陀佛!

我要告訴同修們,我從前在外面學了那麼久,還讓小孩去讀佛學研究所,什麼也不懂,來正覺才曉得什麼是憶佛、開悟、參禪、看話頭。因為眾生無明、貪瞋癡,注重大法師大名相,不知要求真法;從前我也是一樣,害了小孩去讀佛學院,讀到佛學研究所。因為那時候說學佛很好,當時不知道哪裡有真法;因為沒有正知正見的道場自己也不知道,所以鼓勵她去學佛;因為女孩子要嫁老公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所以叫她去學佛是最好的,所以就鼓勵她去讀。很可憐,他們都讀印順法師的書,都被害了;有一次她回來,我跟她說:「印順法師的法他講錯了,說阿彌陀佛是什麼太陽神。」我小孩聽了就很不高興,就跟我吵起來,那時她爸爸就說:「你們不要吵啦,我也不曉得你們哪一個講得對。」因為我先生沒有學佛,那時候女兒一直想要出家,因緣沒有具足;因為那時我也還未破參,也講不過她。有一次我拿了一本《真實如來藏》的書,叫她拿給她同學看(因為她同學也是出家了),我告訴這個同學:出家就要求開悟,不然穿黑衣也等於是穿白衣。我就是這樣說。因為他們年紀輕輕,與女兒很好,我也經常去看他們,所以我們都很熟悉。

所以有一次我弟弟往生,我請他們師父到我們家作法會,那時候我就拿了結緣書給他們看;一個師父說 平實導師很有智慧,另一個師父說:「你不要把自己女兒帶去你那裡學啦!」我聽了很難過,所以他們實在很可憐。我還沒破參的時候,就知道 平實導師的法是正確的,連我先生往生,我都要用 平實導師的《三時繫念》修正本,那時候小女兒就不高興。我一定要用 平實導師修正的法本,我為了要度眾生,希望這法師在開示時,讓眾生能聽到正法。可是這女兒她不參加我先生的「三時繫念」,哭著推著摩托車就走了。父親死已經很難過,現在又要作法會,家裡又沒幾個孝男,她還是堅持不用正覺修正的《三時繫念》法本;可是我更堅持要用,當時我內心真的很難過。我兒子、媳婦、小女兒說:「媽媽你怎麼要如此做呢?」我說:「要給你爸爸聽正法和眾生聽正法。」於是我燒香告訴先生,請他原諒。

那時我心中非常的難過,家裡本來就已經沒有幾個孝男了。於是求開悟的心更強烈。平實導師非常的慈悲,每一次都給我參加禪三,我想這正法一定要幫 平實導師宣揚出去。他們這些眾生有的還沒醒過來,我都一直做義工每次拿書給他們看,他們都問這是什麼法師,我說這是一位居士寫的書。我說也有法師來我們這裡上課喔!我說 平實導師為了救眾生,他自己又出錢又出力,一直都在破邪顯正,他都教眾生要去對照《大藏經》。我也會告訴他們,要去對照《大藏經》。我家也有《大藏經》,我說:「我小孩都被誤導了,我也會去對照《大藏經》,這居士講的法沒有錯。」我都會告訴他們。

我看眾生很可憐,我們現在有這個因緣,能救的,我們就要來作,因為我年紀比較大了只有作放書義工;從前在舊講堂,每週五晚上,與大女兒都會留下幫忙整理講堂,從不缺席。連我先生住醫院,我都要去上課。如果帶他去看病,我都會趕回來上課。送結緣書到處流通,有時坐車、走路,有時推車,身上又背著書,因為一出去就是一個早上。如果書不夠,再回來拿書很浪費時間。能放的就放,可是還是要問過他們可以不可以給我們擺放。公立大醫院、小醫院到處我都會去擺放;像推拿、素食、漢堡店的,只要我看到可以擺放的地方我一定去放。每次剛要進去店裡擺放書,都會不好意思;每次要進去前就先求 觀世音菩薩,說我現在要進去這店裡擺書,請您保佑一切都順利(每次都這樣求)。

公家機關裡面的人比較好,可以給人擺書,而且位子很不錯。我都給他們讚歎,說:「今天你們在這裡上班有工作做,又可以讓人擺書,幫助人,你們功德很大喔!」他們也會倒茶給我喝,跟我說:「書這麼重,外面這麼熱。」我說不喝了,因為等一下要去很遠的地方,會一直想上廁所,很不方便。

如果去素食館,或是去賣吃的地方,他們也都會拿東西請我吃,看我老人家年紀大;可是我都會回絕他們,謝謝他們的好意。大家都非常的慈悲,肯給我放書。有一次在醫院、水廠、區公所、瓦斯公司、都有去放書,救國團也給我們放,休息的時候,很多人來看書,那些輔導老師看得很高興。可是到了最後說不給我放了,因為有一個生命線顧門的女士,她說佛教的東西不許放。我說這是正法啊!她就回答我說因為上面有交代。於是我就不擺書了,可是有時我會去那邊門口發,因為那裡有很多活動,只要是能靠近一點,我會去爭取靠近一點去發傳單,告訴他們我是來發廣告單的。現在那裡已經變成賣咖啡,生意也還不錯喔!所以我老人家臉皮很厚,最主要的就是要把書發出去,讓眾生遇到正法;每次都是這樣想,所以我很努力的去放書。同修們看我去上課時,都問我說:「師姊!今天你要拿多少書?」大家都要幫我的忙,我很不好意思。我去送書時,有時候會遇到某寺院的師父;有一次我和我女兒去,看到我們的書放在地上,女兒就說:「媽媽!這書放在地上,很髒。」於是就拿起來擦一擦;那師父說:「有居士說你的書不好啦!」我就說:「怎麼不好呢?這是正法啊!」我女兒又說:「那為什麼道教的書可以放呢?我這書為什麼不能放?」我也說:「這是正法,這是佛陀的正法。」師父說:「不是我講的啦,是居士講的。」於是女兒就留電話給他:「要是真不能擺書,我收回來就好了。」這時師父說:「妳去放,妳去放,我當作沒看到啦!

有一次去至善寺,我問老的師父可以擺書嗎?他說可以。有一次作法會時,有一個讀佛學院剛出來的年輕師父,貢高我慢,跟我講:「這是誰的書?」我說:「是佛陀正法的書啊!平實導師的書。」師父說:「平實導師喔!平實導師他自己也有來擺過。」我說:「他不會來,這書其實是我擺的啦!」他說他們那裡放的書有過濾,我說:「有過濾嗎?那是正法,你有去對照《大藏經》嗎?」於是女兒說:「媽媽!不要跟他說了啦,我們又還沒破參,講不贏人家啦!媽媽我們不要擺了,把書拿回家吧!」我不答應,堅持的說我們要給居士看的,不是給他們看的。年輕的師父聽了,很不好意思,他就說:「好啦,好啦,妳放吧!

又一次去車站放書,那架子,是站長設計做的;那站長很慈悲,肯給我們擺書。有一位居士,也不知道他是來放書的,還是做什麼的,他告訴我說,平實導師的書,都是專門在毀謗人家,還說密宗不對。我說:「他是要人好,密宗是不好的。」他就說:「我們知道它(密宗)不好就不要講,就好了嘛,我也是去過西藏。」於是不理他,一樣把書放下去,可是我放了以後,他就把書抽起來,他又說:「如果有想要給你放,我就給你放啦!(他很兇,好像要拿去燒掉,或者丟掉)。於是我就把書抱回家。那書也很重,我又是坐車,到我家門口時,就趕快拿去藏起來;因為怕被我的小女孩看到,怕她會說:「你看!人家不給你放書。」那次剛好她在後面煮飯,於是我就騙她(小女兒)說,那是沒有地方放啦。

回來以後我就告訴站長,站長說你不要理他。於是第二天我又再去擺,我拜託掃地的一個女士與司機,請他們都幫我照顧注意架子上的書。我也拿〈正覺總持咒〉的鑰匙圈送給他們,感謝他們的照顧。也乞求佛菩薩加持,不要讓人回收丟掉。

有一次有一個男生,拿了一個袋子,去拿書看;剛好我放書剛放好,我想拿 平實導師的書給他看,他就說:「啊!你們平實老師有沒有神通?」我答:「神通過不了三世,要有智慧啦!」後來他還是一直問個不停,問到底 平實導師有沒有神通啦!我就說神通過不了三世,我們沒有教神通,我告訴他要有智慧才是最好的。後來他很兇,我不想再跟他講下去了。

我看眾生真的很可憐,有時候出去發書,有的說是信耶穌的,我就會跟他說:「不要緊,我們互相研究,沒關係啦!」有的會跟我說:「有時我們也是經常聽這個密宗的。」於是我就拿一本《學佛的心態》送給他看,告訴他一邊聽一邊看;我這老人家,就儘量去鼓勵他們。有的人又會說:「我家很多了啦,慈濟都有送書給我了。」於是我就跟他講:「慈濟的書跟我們的書不一樣。」有時問我是什麼法師啦,我就說是居士,觀世音菩薩也是現居士身,很多大菩薩也是現居士身、現在家相。一般的眾生,都注重表相。

我家門口也擺書給人家看,老實說他們都覺得 平實導師書寫得很深,我都會拿淺的給他們看,我說你們看一看再來正覺同修會上課,平實導師的書你們就會比較懂。因為我也是要幫助有緣人,也要救自己,也要救他們,還有自己的女兒,聽人家說,他們寺院都連結起來不看我們正覺的書,聽我小孩說他們學院都把我們的書,放在一旁。所以他們貢高我慢,好像他們跟著大法師在學,所以看不起我們的書。我家門口有時有人會來拿書,因為我現在沒做生意,所以擺我們正覺同修會的結緣書。有智慧的人,看了很歡喜,有時候我觀察很用心在看的人,我也會買書送給他們看。有一次有位居士,看到 平實導師寫的《狂密與真密》,問我說:「為什麼現在都等不到第二集呢?」我就說:「因為我回去沒有看書,所以沒有再去請。」事後我又再請了三本與他結緣。每半年講堂都會開新班,我都會去發傳單,有一次認識一位司機,他告訴我說,他太太是一貫道的,闖不進來,他說導師寫的《狂密與真密》寫得太好了,太厲害了。他又說怎麼沒有第二集?因為那要用買的,所以我沒流通;於是我就請給他。可是我等很久他都沒有來,於是我就託素食館的人,轉交給他。

我每次看到一些喜歡看 平實導師寫的書的人,我都會讚歎,告訴他們說:「你們跟這個大乘了義法結過緣,你今生才能看到這些書。你到寺院是看不到的,寺院都是世間法。」我都這樣告訴他們。

來台灣工作的華僑,每次到我們家門口看到書,他請很多書,於是我都拿箱子給他裝,我說你們要拿多少都不要緊,他說:「我會說國語和會看書。」他們很高興。有兩次,第一次有四、五個人,有一個人就拿錢給我布施,我說:「我沒有收錢的,如果你要布施就要把住址留給我,收據會寄給你。」他們真的很慈悲,華僑總是拒絕留住址,不要捐款收據;後來台胞告訴他,他才答應留下他女兒在台北的住址。(編案:若要護持助印正法書籍,可以郵政劃撥方式直接贊助。)

我看眾生很可憐,我家這小女孩啊!也是與他們一樣,當初她在佛學院回來的時候,每次看到有人看書,女兒都就叫我不要去跟人推銷或介紹,我覺得她(小女兒)很可憐。有一次嶺東的一個學生,看 平實導師的書看很多,他就來問我:「你們沒有同修同道,還能住在一起,很不簡單呢!」我說:「是啊!」他說:「我媽媽也是信基督教的,而我是拜佛的。」我們兩人都互相笑了。他們真的很可憐,我都一直想辦法救他們;有時送書去較遠的地方,我都故意叫小女兒載我去,讓她有贖罪的機會;也一直幫她護持講堂,幫她助印;每次出去送書回來,都會把功德迴向給她,希望她早日來正覺共修。現在她比較好了,有時候也會自己去放書;每次載我出去放書時,她都會替我留意,哪裡可以放書。有一次她看到公家機關的稅捐處,她就告訴我說:「媽媽!你進去問問看裡面是不是可以給我們擺書。」我就進去問,那義工就說:「好啊!你放。」於是我就很高興放書。可是第二次去補書時,他們義工說公家機關不能放。我就叫小女兒不要放了,小女兒很聰明,卻說:「媽媽!你不會告訴他們,公家不就是大家的嗎?」我說:「算了啦!我們不要跟他們囉唆啦。

現在這小女兒好多了,我一直鼓勵她,然後想一些法子,叫她載我去擺書。現在家裡門口擺書都是她在負責,屋外有插正覺的旗子,每天早晚也是她抱進抱出。到現在我也還沒辦法度她進來正覺講堂,實在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很想破參,早一點能救她與她同學。母親節時,我叫小孩不要買東西送給我,今年老師要來台中說法,我叫他們陪我去聽法,結果兒子、媳婦都來陪我;聽完以後我就問他們:「聽得怎麼樣呀?」我兒子就說:「很好啦,起碼我也知道十八界。」我每次都想法子救他們,讓他們有接近正法的機緣。小女兒告訴我,要我隨緣,我就說:「好啦。

從前老師教我們一天要拜多久做功夫,我都聽老師的話;後來一直沒辦法破參,張老師告訴我:「你一天拜六個鐘頭,就分段來拜。」我每次都多拜。一次又一次去禪三都不會破參,都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我每天拜佛,早上我就多拜。我聽破參菩薩說要拜「大悲懺」,於是早上拜「大悲懺」,晚上拜八十八佛,一直求懺悔,與累世冤親債主說「對不起」;我們欠人非常的多,所以要跟人家溝通,請他們原諒我們,我們所作一切功德與破參的功德都會迴向給他們。還有發願,我一直都是如此做,佛菩薩都會一直幫助我們喔!我都向佛菩薩講:「弟子林阿密,盡未來際要護持正法,要荷擔佛陀家業;盡未來際也要跟隨 平實導師護持正法,盡未來際也不捨一切眾生,也要利樂有情。

我每天作功課,都如此的發願迴向,求菩薩要拉拔我這個老太婆,不要放棄我,多一個人破參,我們正法才能久住。還有我們每天求懺悔,去禪三才不會障道;像我就是去禪三被障道,連監香老師都知道,告訴我去佛前求懺悔;障道時腦袋瓜都空空的,什麼都說不出來。還有要看 平實導師的書,因為我很少看 平實導師的書,知見都不具足,因為不會整理;因為我那時在外面一直流通書,每次跟老師小參的時候,老師都說:「你沒有分清楚啦,真妄不分啦!」老師要我多看書,我告訴老師:「我都在外面送結緣書。」老師說:「暫停,少送啦!自己先求開悟啦!」我就聽老師的話,今年我就少送了。

每次禪三都不一樣喔!我很感恩 平實導師慈悲連續給我參加禪三六次,因為去太多次了會緊張。我告訴他們:「去禪三,你就會看到我們正覺 平實導師的慈悲,監香老師的慈悲。」還有糾察老師、義工菩薩為我們的付出,很感動。我們未來一定要救眾生,讓正法久住,那就是一定要求開悟。平實導師很慈悲,每次報名都讓我上山,我都不好意思了。本來我不敢再報名了,張老師就跟我說:「要報啦!」還有很多師兄姊一直給我鼓勵加油,平實導師也叫我說,要再回來禪三。每次跟 平實導師小參的時候,平實導師都笑笑的,想說我又回來了。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我的頭都抬不起來了。我都向 平實導師頂禮,謝謝 平實導師再給我回來,我都會哭出來;很感動,眼淚都掉個不停,告訴 平實導師:「您都給我回來。」平實導師都說:「您很護持正法。」我說:「這是我該做的。」我們無論做什麼功課,平實導師真的很慈悲,都是在教我們,連自己吃飯的時候都是隨便吃,吃得很快,吃完後叫我們慢慢吃,要吃飽喔!不然參禪很費神。平實導師與監香老師都非常的慈悲教我們;有一次吃飯時,平實導師走到我旁邊指導(也是跟大家指導,因為我是老菩薩,比較遲鈍,去禪三有好幾次了),他就教我說:「老菩薩!吃!吃!吃!」都叫我吃東西,我都不好意思,頭都抬不起來,實在也沒辦法。

在第四次時,平實導師叫我:「老菩薩!走過來,到我身邊。」導師說:「老菩薩!您已經來四次了喔!」小參時我就告訴 平實導師:「您在吃飯的時候,說我來了第四次,其實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因為有好幾桌人在),您這樣跟我刺激,我可能比較會成功啦!」平實導師聽完我講以後一直在笑。

同修!你們要像我這個老太婆一樣,臉皮要厚一點,希望你們能報禪三的時候,一定要報名;有報有機會,沒報沒機會。要跟老師多小參,你才知道哪裡錯了;你不跟老師小參,沒辦法,你永遠也找不到;老師只要跟你講一下,指導一下,就通了。我們的道場,好就是在這裡,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問老師,老師都很慈悲的;不會像什麼大道場,要遇到大法師,還要怎樣怎樣供養,而且沒有正法。你們跟 平實導師、老師小參都會害怕,那就是要向他們求懺悔;因為我們今天能來遇到這個正法,又能相應,又能在這裡安住,都有原因的;因為我們過去世都有跟 平實導師、老師、正法結過緣,可能從前我們有對不起老師的地方,所以我們才會怕他,所以在小參時一定要向老師懺悔。不妨試一試,真的很有效。我說我都不敢跟游老師小參,看到游老師,心裡很害怕。連禪三也很怕游老師,很怕去跟他小參;結果每次去禪三都遇到游老師,怎麼門一打開就遇到游老師,就是怕他,怕他怕到四肢無力。實在也沒辦法,可是游老師都很慈悲,他坐在那裡叫我來,說:「林師姊!你現在怎麼了?」雖然老師很慈悲,可是我還是會怕呀!所以這是我們的因緣,導師教我,說我前世可能與游老師結惡緣,並告誡我:「你回去後要去跟老師求懺悔。」回來後我就向游老師求懺悔,說:「弟子從前有對不起您,請老師原諒我。」游老師本來就很慈悲,我就向他頂禮,老師也向我頂禮。

我頭一次參加禪三時,是聽台北的一個師姊來台中上課,他們全家都來,子孫三代都來台中上課,他告訴我說,我們來這裡就是求正法、要求開悟,叫我要報名,有報有希望,沒報沒希望。結果頭一次報名就沒錄取,結果後面連續六次都有錄取,都給我機會上禪三。頭兩次都沒知見,知見很差,本來都不敢報名的,後來老師及師兄姊都一直鼓勵我,我也很不好意思。我也想:年紀這麼大了,有一天無常來的時候,我要怎麼辦呢?今生要趕快開悟。於是心決定要報名。同修們都會問我有沒有報名啊?我說有啦。可是因為報這麼多次,心裡很緊張,我想這一次再不破參,對不起老師,壓力很重,每天都在拜佛,拜到腰也痛腳也痛。這個罪很難受。想起老師說「我們大家未來世早晚都必須要開悟的,不如今生趕快求開悟。」每次去禪三,平實導師要解三的時候,都會給我們鼓勵,給我們開示,給我們安慰。對沒有破參的人說:「你們可能是從前沒有跟這個法相應,或一些原因,所以會比較慢破參。」我呢?就自己安慰自己,今生一定要破參。所以臉皮就厚厚的,每次都要去上禪三。監香老師,每一位都很慈悲教導我們,因為知見不足,每次老師都說我太急了,我都回答說:「我已經來好幾次了。」平實導師說:「來第幾次不重要,我要蓋章給你也可以,給你蓋個冬瓜印,你要不要?」我答:「我不要。」平實導師說:「那你就不要急啊!我都會給你回來的。」我答說:「我一直來了好幾次了,我很不好意思呢!」平實導師說:「要挖寶回去才重要啦!」那時候腳也痛,腰也痛。本來張老師出題目,叫我出到外面去寫,我拿了紙要寫的時候也沒辦法寫,那紙板這樣放也不行,那樣放也不行,坐也不行,怎樣放都不行,痛到不行,障礙很大。回來後我每天很用功的參。這次去禪三,我書看得比較多了;我去的時候 平實導師問我,我向 平實導師說:「您要出什麼題目給我作?」他說:「好啦!你這題很快就會寫出來。」同修們!不好意思,這是考題,不能跟你們說內容的,很對不起你。

你們都比我少年,你們大家要去參加禪三,沒去真的很可惜。我們今天有遇到正法,你們都不要走,我沒有在騙你,這才是正法;外面的都是外道,外道法每次都是出去作法會,吃一吃,吃完就歡歡喜喜的回來了啦。以前去外面打佛七,一天拜要六千拜、幾千拜,我都拼過了;像《無量壽經》幾千遍,那都跟人誦過了,什麼都跟人拼過了。像《地藏王經》誦最快的,大家有講,那時我去學,學得很快就會了,四五十分鐘我就能誦完;有時叫我助念,我也每次去誦經,我先生都說我比誰都沒空呢!所以現在我都很少跑道場,除了去送書,出去發廣告單,其餘時間都是在家裡用功;我現在都沒有四處跑,四處跑浪費很多精神。現在老了,才遇到正法,才要來拼,很可憐。你們大家,好好保持不要走。一定要報名,如果可以報名你們一定要報名,如果沒報,那真的太可惜了。

許老師是過去世的菩薩來的,他非常慈悲,我們道場無論有任何法會,都看得到他的身影;許老師的同修也是很慈悲,她在廚房煮菜,煮得很好吃。你們如果有去禪三你就看得見了,他師姊真的很好,我沒騙你們;你們要聽許老師的話,不要退失了,心一定要安下來。因為我流浪了這麼多年,太辛苦了,不要像我一樣,好嗎?

最後我們大家一起加油,我們要有信心,沒錄取沒關係,就是一直一直報名;要是有錄取,沒有破參也沒關係。像我報名七次,總共上禪三六次,我也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擾大家寶貴時間。謝謝!謝謝!阿彌陀佛!

(編案︰此篇文章依林阿密菩薩見道報告口述所整理。)

本文節錄自《邁向正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