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進入正覺學佛的因緣

布薩完,才剛收拾好物品,執事義工菩薩慈悲,問我願不願意寫一篇關於進入正覺學佛的因緣與感想,作為口袋書或《正覺電子報》的文稿,我想都沒想竟一口答應了。回到家,打開了塵封已久的記憶,才發現這筆提起來竟然是那麼沉重……。

記憶中的童年是灰濛濛的,因為傳承了父親的沉默寡言,凡事都以行動來表達情感。那時候家裡窮,只靠父母作些小生意以及幫傭來維持家計;高中開始離開家鄉遊學於外地,從此開始展轉異鄉的歲月。雖然高中、大學讀的都是名列前茅的學校,但心靈上似乎並沒有那分喜悅感,總覺得空空洞洞的,好像少了些什麼,但也不知道到底要去追求什麼?那段日子裡,總是去接觸一些灰色的哲學書籍,以及「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那些落寞詩人的詩詞賦曲。

大學時,父親因積勞成疾而病逝,家計由母親一肩扛起,初嘗人生的生老病死憂悲愁苦,也於心中埋下一些日後接觸佛法之種子。然後,大學畢業、工作、結婚、生子;不但有穩定的收入,世俗人羨慕的妻子、兒子、房子、車子也都有了,可是心中那股空虛感卻仍繼續存在著。人生就只是如此嗎?就這樣直到老死嗎?死了真的就一了百了?還是一世世不斷輪迴,重複著同樣的戲碼?

寧靜只是暴風雨的前奏,無常終究還是到來了。幾年前,母親只因一個小病的拖延,竟導致長期的臥病在床,這對身為兒子卻無法就近照顧母親的我,真是情何以堪啊!深心中每每以此自責。接下來,又因長期在外地上班的緣故,疏於經營親子關係,和兒子產生了嚴重代溝,彼此間經常起爭執磨擦,深感人生不知「為何而戰」?因此開始研究姓名學、八字、紫微斗數……,希冀從中找到一些改變命運的方法,到最後結論卻是:命運乃命中注定不能更改!從此心灰意冷,日日沉溺於聲色犬馬、五欲自恣中,以酒消愁卻愁更愁!

直到有個因緣接觸到佛教結緣書《了凡四訓》,才知道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以及因緣果報之理。從此一頭栽進佛法大海中,結緣書一本接一本地讀,書中提到的相關經典也一本接一本地買。雖然如此,但是因為雜亂無章的閱讀,以及完全不懂修學的次第,只知道、也相信佛法是不可思議的,但對於佛法的整體知見卻似懂非懂。然後更大的問題來了,在接觸的佛書中,我喜歡禪宗與唯識方面的書(其實是有看沒有懂,只是在一些名相上面作一些文字研究罷了),總喜歡以意識心去揣測禪宗公案裡祖師們的神頭鬼臉,然後就自以為是地「心有戚戚焉」,但其實根本是「牛頭逗馬嘴」錯得離譜!也曾參考了一些大師、居士們的著作解說,但是總覺得「意猶未在」,因此要修也沒個下手處。那時就想到說「戒→定→慧」,就從禪坐的「」開始吧!誰知翻開了一本有關禪修的書(忘了書名),第一句話就是:障深業重者,唸佛去!否則易走火入魔……。我自認障深業重,加上不會盤腿,因此開始了一陣子的散心唸佛,偶爾參加個法會或聽聽法師開示講經,每日則課誦《佛說阿彌陀經》及《地藏菩薩本願經》,希望以此迴向母親病障消除、父親往生極樂、家宅平安及消除自己的一些業障。

直到一次從正覺結緣書攤接受到 平實導師的書,感覺到 平實導師所寫的和以前所接觸的大師及居士著作完全不同,絕對都是自心現量的流露,否則不可能說出如此勝妙深細的內涵,書中內容雖然深奧,但卻親切無比。這才知道原來所謂的「」,並不是「禪坐」,而是以「看話頭」的方法去「參禪」;原來禪與淨是可以圓融並濟的。而且在 平實導師所寫的書中,往往簡單的一句經文,平實導師詳細解說起來卻花了好幾頁的篇幅,並且字字句句都是詳實地呈現自己的現量,不像一般坊間的著作大都是依文解義。對於不同的經典,平實導師都能把它們「貫穿、連結」在一起,永遠繞著真實佛法的核心法義——如來藏,不斷地重複且詳盡的宣講,同時也會列出一般大師著作中錯誤的知見供讀者比對,使學人更能掌握正知正見;並且把修學解脫道和佛菩提道的次第,以及應該修集的福德資糧、定力、慧力和去除我慢等正確的方法都一一詳盡的列出來,使讀者能有正確的方向及修學次第可以遵循,依序漸進而修。因此常使得我書不釋手,幾乎所有能拿到的結緣書都粗略的看過,然後所有 平實導師寫的局版書也都去買來看。(其實是有讀沒有懂,也是現在才知道,原來 平實導師所寫的書,很多都是關於悟後進修的別相智和道種智方面的增上慧學,想想自己的程度還真的是不自量力啊!)雖知如此,但自認乃一介障深業重凡夫,怎敢奢望修習此無上甚深大法?因此一直遲疑而不敢進入正覺同修會裡學習。

直到兩年前,新竹講堂禪淨班開新班,剛好是禮拜三晚上不用上班,且深感人身難得如盲龜浮木,人生苦短如少水魚,正法難聞,真善知識難遇。於是鼓起勇氣報名參加禪淨班,想說正法難聞,縱然不能明心開悟,至少可以熏習一些來世的正法種子吧!

光陰似箭,轉眼到今天已過了兩年!兩年來,每週二聽 平實導師講經說法,總覺法喜充滿;往往一個字、一句短短的經文,從 平實導師口中卻演繹出無量義句,且前後連貫地一再宣教正知正見;《金剛經宗通》更是宗、教並舉,聞所未聞。除了固定的講經說法、主持法會及每年兩梯次的禪三外,平實導師剩餘時間幾乎都在寫作書籍,為正法弘傳入泥入水的精神,更顯示出菩薩摩訶薩大慈大悲的心念,讓人敬佩不已!每當遭遇遮障或懈怠,甚至想「放棄」之時,就會思及 平實導師、親教師及義工菩薩們為正法無怨無悔的付出,總覺得汗顏無比,甚至潸然淚下……。

每週三親教師上課總是諄諄善誘,詳盡地把佛法從最基礎的知見從頭教起,使我們能夠改正以往不正確的知見;甚至連無相拜佛,親教師都是一再地親自示範,總是很早到講堂卻最晚離開,並且隨時有任何問題也都可以安排小參,真是苦口婆心,無微不至。兩年的熏習中,深覺獲益良多,難以盡數!在此提供下列一些自己的體驗與感想,希望與有緣看到本文而尚未進入正覺修學的佛子,以及剛進入正覺修學的師兄姊們,共同分享、互相勉勵。

尚未進入正覺修學的佛子:

也許您從未看過正覺的結緣書或 平實導師的局版書,也未曾聽過 平實導師講經說法,但您可能聽聞了許多關於正覺同修會「批評別人」的負面評論,在此末學誠懇地希望您能靜下心來,仔細思惟何謂「法義辨正」?何謂「人身攻擊」?您學佛的目的為何?佛法法門雖有八萬四千,但所要探究的實相卻是同一個——第八識如來藏金剛心。是故,所有學子欲進入佛菩提道中修學,首要目標即是親證此真如心,才能進一步進入內門修習六度萬行、十度萬行,地地增上邁向成佛之道;此即五祖所謂的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但第一義諦法甚深極甚深,真如心之親證更是艱難匪易,看看古時禪師行腳參方,動輒千里萬里,踏穿多少雙草鞋,二十年、三十年想求個「」了不可得!是故除了少數「再來人」能自參自悟外,一般學子只能依靠真善知識的攝受,依止修學才有可能於一世中開悟。而我們何其有幸!今生得遇 平實導師所帶領的正覺同修會數百位善知識,共同呵護指導,並且鋪陳好修學次第,引導著我們步步走在佛菩提大道上!因此末學真心地希望您能放下面子及身段,為了自己的法身慧命趕緊進入正覺同修會修學!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卷63所云:

善知識者,難可得見,難可得聞,難可出現,難得奉事,難得親近,難得承接,難可逢值,難得共居,難令喜悅,難得隨逐。我今會遇,為得善利。

也如古德所云:「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剛進入正覺修學的師兄姊們:

末學以己身修學的經驗,以及心中謹記的親教師開示,提供下列幾點供您參考,並互相勉勵,以期早日明心證悟:

1、建議您能放下過去所學的知見,按照親教師的教導「從頭學起」。因為在進入正覺修學前,很多過去所學的佛法知見其實是錯誤的,如果您堅持不改的話,往往會造成很多的葛藤而障礙修學;況且參禪所需的慧力及知見,親教師都會有次第性及詳盡地教導。

2、儘量避免不必要的攀緣,因為那會使得心散亂,甚至因此結黨營私或造成錯誤知見的傳播。

3、請您一定要安忍安住,如古德所云:「寧在大廟睡覺,不在小廟辦道。」有 世尊正法可實證的,才是大廟;若沒有正法可以幫人實證,縱使佔地百千公頃,建設得金碧輝煌,它還是小廟。佛菩提道的修學時劫久長,來到大廟中修學,不可求急功躁進,應跟隨親教師的教導,踏實的修學。

4、一定要按照親教師的教導次第,踏實認真的「無相拜佛」、「無相憶佛」、「觀行」、「照顧話頭」、「看話頭」,繼而「參禪」;不可懈怠及間斷,以培養參禪所需的定力。

5、儘量參加義工活動,一方面培植福德資糧,一方面也可從中分分斷除我見及慢心;並應於佛菩薩前多多發願,待因緣成熟,佛菩薩必能圓滿您所發的願。

6、遇到任何問題一定要找親教師小參,由熟悉您修學進度的親教師教導正確的知見,以及指導改正的方向。不可私下與其他人討論,以免造成知見錯誤,更不可探聽(亦不能聽人說)密意成為解悟,那將會造成日後無法轉依,更無法生起般若智慧的功德受用,甚至成為退轉乃至謗法的惡因。

以上為末學進入正覺修學的因緣與感想,謹供有緣者參考,若有不如法的知見處,尚祈先進菩薩師兄姊們不吝指正!最後獻上最深心的祈願:

願佛陀正法久住!

正覺法輪常轉!

正覺佛子世世常行菩薩道!

南無本師 釋迦牟尼佛

南無 平實菩薩摩訶薩

菩薩戒弟子正淦合十

2009年11月27日

本文節錄自《邁向正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