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我的學佛經歷

在同修會聽講已經有幾年了,回想過去,發覺要遇到真正通達法義的老師,實在非常不容易。經過很長的時間,始終無法從當代大師們的著作中,獲知一條明白的路徑,直到看到同修會的一本結緣書後,才讓我選定要停留的地方。

走入佛法的世界,或說佛法進入我的世界,該說是偶然嗎?或許是有因緣的,也有自己的意志抉擇吧!總覺得能接觸到佛法也真是奇妙,因為家裡不是傳統的佛法家庭,說到學佛的家人,唯一聽父母說過的,就只祖母一人。她老人家常誦〈觀世音菩薩靈感真言〉,也常到佛寺走動拜訪一位出家師父;只是祖母這樣的生活,我都是後來聽父母說的,而我自己可說是完全沒有這方面印象的。

真正第一次遇到佛法,是在國中時期,那是一本流通的小冊——《阿彌陀經》,擺在母親的梳妝鏡前,猜想應該是別人與母親結緣的吧!看到這本書就是很喜歡,想到時拿著就看,對它有一分崇敬,也有一分奇想,經中奧妙的景象讓我有種似幻似真的感覺,覺得這有可能嗎?

畢竟是國民中學,課業比經書重要很多,佛法在生活中的比重是微小的,最有機會去接觸的,就是跟著大人去拜拜時,在廟中書櫃上擺著的結緣書。奇怪的是,佛教、道教書籍都有,但我基本上都只撿些與佛教有關的書籍來看;至於為什麼如此?還真的說不上來。而其中最好看的就是《天堂遊記》、《地獄遊記》,或是唸佛、唸菩薩的靈感事蹟,好看又好消化,說穿了就是只看得懂這樣的書。

當然上書局的機會也是有的,漸漸地會買一些書來看。坊間的書本汗牛充棟,可說是讓人眼花撩亂。在沒有佛法架構認知的情形下,買書全憑感覺,抽到哪一本就是哪一本,反正先看再說!直到高中時期,資訊越來越多,書本、錄音帶等等,都不斷出現,手翻耳聽倒也吸收了一些佛法知識。像慧律法師錄音帶不斷地聽,林清玄居士的書也跟著看,其他什麼《素食的好處》、《自殺的真相》,統統沒放過。只是這裡面有些認真看待,有些則像消遣;雖說是消遣,但也不否定其中有潛移默化的功用,畢竟都在心中存在過一段時間。

要說起真正建立起佛法架構的時間,卻是在大學時期。大學在台中度過,這時的生活多樣化起來,學校社團頗多,其中就有一個佛法社團——智海社。這個社團會辦定期佛學講座,邀請學長前輩來說佛法。因為好奇就逛到這裡來,社團的師兄姊都很熱情接引;但因為我太散漫,像閒雲野鶴般,所以遲遲都不是社員。雖說如此,可是社團大夥也還接納我這樣的「插花」社員,上課講義我也會有一份,想來真是感謝又不好意思,自己是如此厚臉皮。聽講座偶爾有些偷懶,但也還是會經常報到,且都聽到完後才滿意地離開。這個社團的課程是以「佛學概要十四講表」為宣說內容,在這時期,才開始知道什麼叫三界,什麼是因果,什麼是佛,什麼是菩薩,以至緣覺、阿羅漢,進而五戒十善、四諦十二因緣等等知識,都在這個時候才有個粗淺輪廓出現。這輪廓的出現,其實是有個痛苦時期,因為從沒有架構到釐清架構,有種「要摸到清」的苦,曾在腦海中苦思整理好久好久。只是現在反觀才發覺,其實在這種苦之中,是隱含著該社團對於所講說的內容,沒有能力為大家說清楚而造成的痛苦。講者既然說不清楚,自然聽者也就摸不透,如:要尋求「真心」,但是確切的真心定義是什麼?以及如何是修行的路?我始終沒有真聽懂過。那時的我,總認為是自己程度差所以不懂。

社團和台中蓮社是有互動的,社員也會去參加台中蓮社辦的佛法講座。所以師兄姊也會招呼我一起參加晚上的聽經。我都是很高興的參加,就像是親臨一場隆重的聚會一般,覺得夜晚的法筵殊勝,也聽得法喜充滿,但是對於什麼是佛法的核心,那分謎樣的疑惑同樣是無解。畢竟那時只知道有迷惑感,卻沒有辦法真正具體地描述出來我想問的是什麼。參加蓮社的講座,另有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事,就是我發現竟然是居士上座說法!或許對其他學人,這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我卻是像見到外星人一般的驚訝。說到講經,直覺地認為應該是披著袈裟的出家眾才能上座;可是蓮社中上座宣揚佛法的,怎樣看都是道道地地的在家眾呀!這可讓我狐疑了好久,一時間只想著:「竟有這種事,在家人也能上座說法?」一段日子後,轉念一想,只要合理、合儀,誰不能上座呢?我既然來了,不是要看人,是要聽法啊!有這個想法後,這種驚疑才漸漸消減。甚至也曾跟同學談過這個想法,說道:「即便是惡人,只要說的有理,我就承認有理;要是說的無理,就算總統名人來,瞧也不想瞧他。」我相信,這個經歷和想法,影響了我後來的選擇。

以我的個性,喜歡先瞭解對方說了什麼,再去真的親近,不喜愛盲目地隨人牽就跟著走。所以我都是以書本開始,先瞭解這一位法師說法的內容後,再想想是否要去親近。只可惜,在我所接觸的市面書籍中,沒有一位出家眾或在家眾能讓我心開意解,進而想要踴躍親近的。常常讀完書後,闔頁回想,沒有哪一本書能夠理出一個修行的清楚路線,並且常常是沒有前提、沒有後路,都是些片斷;走了這一步,下一步卻在十方五里霧中,直讓人連個方向都摸不著。我想,學人這麼多,難道他們沒有這種摸不著方向的煩惱?應該也會有人這樣吧?那他們怎麼解決呢?

記得有次去到台中一家專賣五術方面書籍的書店,樓上設有講堂,正好被我撞見有法師在講《華嚴經》。為了想解決煩惱,也顧不得初次見面都不認識,就厚顏地請法師讓我旁聽,記得法師臉上還顯露出一絲奇怪的表情,或許是我太唐突吧!法師人也真好,不但應允了我的請求,還送我經本;從此每個星期天準時報到,一直聽到整期講法結束。只是聽完後,這位法師的華嚴大觀園,並沒有在我心中開出花朵,我仍然認為沒有解決最根本的問題。

我的問題很單純,只是想知道什麼是正確的進程,由因地開始到佛地的整個過程應該是怎樣一條路?有什麼具體的方法能夠讓學人往上走?難不成就是一直打坐?還是一直和和氣氣地作個好人?之後,應該是有些死心了,也有了些迷惑。我真的認為世間沒有人能講說真正完整的佛法,沒有人能真正指導學人佛法是什麼。既然這個世界沒有,那我發願要往生西方極樂淨土,學了再回來,那邊總會有佛菩薩指導吧!抱持這樣的信念,我就搬出唸佛法門來,腕上常掛一串手珠,等車或走路時就摘下來放在掌中唸數;但又怕被看到會不好意思,就藏在袖中撥珠子。過了好一段時間,直到大學也三、四年級了,家中有次因朋友介紹,購進一套《妙雲集》,真的是好重一箱,看了作者是印順法師,才知市面上有這麼一套書。想來是佛門大師的著作,該當讀上一讀的;隨手挑了幾本起來放在書房,不時地翻看。每次看完一段的心得就是——「佛法果真深奧啊!」因為讀完後大多是不消化……。我只能相信依然是自己的程度與大師差太多,以至於字字都過目,但迴環來去就不知道說到哪邊了。心想這都不緊要,反正看不懂,求生西方請佛菩薩指導,那是一定會懂的。但,最是讓我驚駭的,也可以說是打擊我信心最嚴重的,就是有一段談到「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竟是一種太陽崇拜下的產物,以及東方琉璃世界等都不存在」等這類說法。看完後,這種驚訝使我帶有一種害怕,讓我開始想:這不就是宣告 釋迦牟尼佛為了安慰人,創造出一個虛幻的空想給人嗎?這不就是在空中畫大餅要給別人吃嗎?腦中直想著:「這是真的嗎?」「難道佛真的會這樣作嗎?」可是翻過書頁,作者明明是當代最被推崇的佛門龍象,他說的難道會錯嗎?繼想:若這是真的,那我不就是在追求一種海市蜃樓嗎?唸佛到頭來難道只是一場戲論?原本將希望都寄託在西方安樂國土的我,如今這一絲希望卻被人一刀剪斷,心中的感覺是極為翻騰的……。

我開始懷疑我被佛教騙了!佛法若真,為何都沒有人能說得清?那接下來又想佛還真的有嗎?或只是如同一尊廟中的神像,是用來勸人向善而已呢?我已經完全迷惑掉了……。從有興趣追尋到幻境破滅,還真讓人有種被突然抽去臟腑的空虛感。已經在半信半疑中度過一段時間的我,卻又猛遇一陣要吹滅殘燭的疾風,覺得自己被騙得真徹底!

或許是宿世的福德還有那麼一些些吧!心底還殘存一分信念,像是灰燼未滅、熱氣未消,加上對印順法師並沒有深入的信心,失望後還是拿起手珠掛上手。雖已不像過往那麼熱衷,但仍會撥弄它幾下,嘴上唸唸有詞,心想:「反正唸佛有沒有用,死後就知真假!」不過真的是幾乎不抱希望地唸,如同人家說的:「唸安心的。

直到有個因緣,在台北某寺廟的大樓講堂中,免費開放給大眾K書,正好有需要就過去使用。讀累了就到閱覽室翻一下閒書,架上諸方大師的著作多少有幾本,翻來翻去總覺也是無多助益,懂的部分過去就已經懂了,不懂的部分還是不懂。算了,拜佛去!隔壁房間附設有佛堂,正中央供奉一尊頗為莊嚴的 文殊師利菩薩像,當下倒頭就拜(當然還是很誠敬地拜)。之後回到閱覽室想再翻一下閒書,在一長櫃子的書中,就瞥見一本黑黑的薄冊夾在當中,名稱是《無相念佛》,作者是位居士。書名雖然怪怪的,卻無排斥感,畢竟什麼實相念佛、觀像念佛,或是追頂唸、金剛唸……等都聽過,可就沒聽過「無相念佛」。好奇心驅使下,一頁一頁翻閱,這一看就放不下了,邊看邊想這位居士是何許人?竟然如此厲害,是我見所未見的厲害。這厲害可不是三頭六臂或是內容寫得玄怪神奇,反而是修學理路竟能說得如此平易實在、清楚明白,有疑義處還能事先點出說明並指導,這就已經超勝我過去所見聞的大師著作。當下直覺認為,這絕對是親身經歷過才能寫出的念佛修學過程,且說理舉證都沒有扞格之處。思考書中的說法,對照自己所知的唸佛法門與經驗卻一點都不違背,而且教授得更加殊勝。唸佛法門有的它都有,且功夫更加綿密,根本是唸佛法門的「加強版」。由於書不厚,一口氣就翻完,再找書櫃中就沒有相關的書籍了。幸好封底還有其他書的介紹以及聯絡方法,又歡迎請書,心急中趕緊抄下住址,一閒暇就請了一堆書回來。同修會義工菩薩慈悲,真的是寄來一堆,坐下一看就是幾小時,幾天內連看好幾本,看到眼睛發痠。這次闔書閉眼,心中想的卻是:「難道人間真的出現菩薩了?

我不是沒來由地這樣說,我不愛個人崇拜,但是能把一項念佛法門,由「」轉到「」,說得深入淺出又合理,舉證經典又絲絲入扣,豈是容易?加上後續幾本書,竟然把整個佛法的大藍圖都畫清楚了,驚覺這正是我要的!一條佛菩提道,一條解脫道,就把佛法劃分清楚了。想要走哪條路就各該學何種法、各該擁有何種心態、其法門>差別是什麼,陸陸續續清楚起來,統統能歸正位。就像日出了,霧一下子散開那般,一條又長又直的寬闊大道就現在眼前。原來佛法可以說得清!讚歎這種智慧不可思議!若不是菩薩出現人間,普天下有誰能解析佛法至此?而佛是菩薩所成,菩薩都立在眼前了,如何還不相信有佛?由此信心建立,沒二話就加入正覺同修會。加上  平實導師不斷依理依經,破斥佛門外道的一切錯說,才知道過去信心將毀是被人籠罩了。唉!佛法正理能出現世間,真切是難能可貴啊!

雖然我資質愚魯,所學淺近,但是進入同修會後從沒有後悔疑惑,因為所學真的能受用;藉由無相念佛、拜佛的功夫,內心省察漸漸細密,有項比較直接的功用,就是脾氣比較控制得住了。雖不是所有,但在無相念佛的定力培養下,以及上課中所學的觀察拆解五蘊,確實有能力觀察起心動念,比較不會隨著意根的慣性脾氣說動就動,反而能在脾氣要起之時,看著它起又看著它滅,而可以不隨順,這是我學習心得其中的一點;當然還有非常多珍貴的正確佛法知見在同修會中獲得。這種充實多仰賴一週一次,兩小時的上課中,親教師對大眾的悉心教導和鼓勵。在溫和清淨的環境中,循序漸進讓大家學得又多又踏實,每聽完一次課真的就像心靈洗了一次澡般的舒暢。

加入同修會頗有「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之慨,想要花最短時間接收最多正確佛法訊息,則非正覺同修會莫屬。再仿一句《楞嚴經》〈念佛圓通章〉中的話作結,即是:「有問修學正法處,我無選擇,正覺同修會,斯為第一。」以此供養大眾,願大家能擇明師而學,速證菩提,圓滿佛道!

本文節錄自《邁向正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