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弃邪归正─修学正法的因缘

末学在三十几岁时,或许因为宿世学佛的因缘力,所以刚接触到佛法就一头栽了进去,跟着前辈们吃素、受菩萨戒、作义工,忙得很充实也很快乐,甚至也把家人都带了进去,拉着同修和三个孩子,一有空就往山上寺院里跑。

1992 年,同修在帮忙修缮寺院屋顶时,摔了下来而不幸往生,此后就是一段漫长而艰辛的路程煎熬着末学,那可真是个巨大的考验!同修走了以后,由于家族的反对,不但使得末学无法再去听闻佛法不说,同时还得要找工作挣钱养育三个孩子!

1993 年,有位同修介绍末学读《菩提道次第广论》,起初以为能够借此深入经藏来修学佛法,因此如获至宝般地欣喜若狂。当时「福智团体」还是设在内湖成功路黄○龙师兄的家里,他提供了顶楼作为办公室以及教室之用。黄家还将当时年仅 11 岁的小儿子,送到印度达兰萨拉的辩经学院读书,后来当然也就「出家」作了喇嘛,并且还成为达赖喇嘛的中文翻译。

福智团体」的学员在研读《菩提道次第广论》时,大都会先在家里听常师父的录音带讲解(也就是先作功课),然后大伙聚在一起研读。这本《广论》前面的课程内容是赞佛菩萨偈颂,后来讲归依,而「福智团体」也有举办一年一度的归依活动(可以每年重复参加,也是以归依上师为主,而不是佛教的归依三宝为先),后来又增加了「放生」的活动。学员们刚开始的时候还能轻易见到常师父,后来组织大了,就开始「筑墙」,于是学员就难以见到常师父了,但如此反而是建立起一种神秘感,以及神话般的仰信崇拜。那时候常师父也曾试着讲解《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奢摩他」及「毗钵舍那」,后来发现「难度」太高而作罢;接着又加读《论语》,开始「观功念恩」。 「福智团体后来购买了南京东路的道场,同时开设「里仁有机商店」让义工们来帮忙作起了买卖。黄○龙的姊姊算是这个团体中第一位抛家弃子跟随常师父出家的人,后来渐渐有人受影响而跟进;当时在周围的人都误以为那是正法难遇,竟然掀起了一股盲从的风潮,甚至还有同修道友把年幼的孩子送去当小沙弥,为了「修行」几乎到了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奋不顾身的地步。〔编案:或许就是因为日常法师的邪教导所致,因为他说在修行上:「在家居士是一壶永远烧不开的水!」〕

甚至有一段时间还来了一位梭巴仁波切,然后一群人就追着他四处跑(以时下的流行用语来说就是「粉丝追星」),但大伙却只听见这「仁波切」一直讲「自性空、无自性」等名相,可怎么听怎么不懂,只有令人获得「不知所云」的结果。因为原本「仁波切」的行程都是私下行动,后来「福智团体」竟开始劝说(甚至可说是恐吓)要大伙儿参加「仁波切」的活动,但让大家觉得很没有意思的是:怎么如果我们不去参加,竟然就变成欺师灭祖的叛徒了?这又不是在写武侠小说!因此导致一些人离开了「福智团体」,回头跟着黄师兄夫妇继续研习《广论》。

隔年,达赖喇嘛来台湾举行「灌顶」仪式,并且和圣严法师展开了一场所谓的「世纪大对谈」,本来大家对此事都很兴奋与期待;然而当时,一旁尚在读高中的儿子却问了一句:「他们俩说的是佛法吗?」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就像是当头棒喝般扎扎实实地吓了末学一大跳。对喔!如果说的同样是佛法,那么两个人说出来的应该是一样的法、一致性的法才对,为什么他们各说各话完全连结不起来?末学这才开始省思:连孩子都看出来了,为什么我竟会执迷到如此地步?一向以为只要是大师说的都对,从来不曾怀疑,对大师所讲解的「禅门公案」更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总以为看不懂是因为自己浅学而程度不够啊!直到儿子的这一句话才终于醒觉,开始诚实地面对并且客观地分析思惟,多年来在「佛法」上的修学到底有什么成果?或者说有什么功德受用?为什么贪瞋痴慢疑仍是样样都不离,若要说定力则更是付之阙如。如此分析之后觉得这真的是有问题,于是就开始与「福智团体」包括对《广论》的研习渐行渐远了。

1997 年,有位朋友送来一本《无相念佛》以及一本《念佛三昧修学次第》,末学大略地看了看就摆在书柜里了,也没仔细去阅读与思惟理解,只是自顾自地练习「忆佛念」的掌握,对书上提到的「净念相继」十分向往。直到 2002 年,末学到士林去照顾大嫂,正巧看到正觉讲堂这几个大字,于是就找到讲堂来了;当时是二月份,义工说四月有新班开课,所以末学就报名了,并且带两位好友一同来共修,开启了我这一世修学正法的路程。本来末学在「学佛」多年而毫无进展之后,着实有点心灰意冷,但是内心始终确信只有佛法才是究竟的,一定有真正的深妙法可学,只是我还没遇到而已。所以,当知道正觉讲堂即将开班授课,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听看看,心想反正是念佛嘛!回想先前自己在家摸索练习「无相念佛」也五、六年了,但都没太大的长进,每当感觉快练成时,就会被另一件事岔开,好像总是有点遮障;这次「忆佛念」练成了,也正好可以上课了。

进入正觉讲堂后,听闻了亲教师传授的佛法义理,才发现自己真是井底之蛙,一直在坐井观天;以前研习《广论》以为那就是佛法,学了以后也自以为懂得佛法了。但是,在听闻正法后才知道过去以为是对的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等同于在轻视佛法,后学于此要向辛苦为众生演述真实佛法的佛菩萨们忏悔自己的愚痴无智,也祈求诸佛菩萨护佑弟子,尽未来际生生世世都能顺利修学正法,不受邪法、邪师、邪教的笼罩。末学在正觉教团所传授的正法熏习下,有系统地建立了佛法的正知见,亲教师循序渐进的开导,更让我愈学愈觉得佛法深不可测;这才知道自己竟然闯入了佛法的大宝藏库,进入了这个不可思议、千载难逢的正法团体当中。蓦然回首竟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自己以往所学知见偏差,一直都在恶见深坑中徘徊而不自知!以前研习《广论》时,因为对佛法名相能如数家珍而沾沾自喜,但来到正觉聆听亲教师精辟的胜妙法义,比对以前学的,才知道《广论》的法义内容其实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壳子,毫无实质内涵,只像是借用人家的新衣裳穿来炫耀、唬人的,因为根本连解脱生死的二乘法都沾不上边,更别说是佛菩提的成佛之道了。 「福智团体」所教授的《广论》中,根本就没有般若,却整天口上挂着「般若」,以此诳骗天下苍生,误导学人、戕害众生的法身慧命,真是荒唐至极、可悲至极!

末学就在正觉教团的亲教师以正法乳水的灌溉之下,将我从《广论》熏染到的邪见一点一滴清洗掉,同时建立起正确的知见;在巩固了修证佛菩提之正法根基的同时,让末学觉得既惭愧又庆幸,想来自己的福报是大到不可思议,否则又何德何能可值遇此「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唯一正法!然而,如果没有  平实导师、没有正觉讲堂的亲教师团来弘扬此最殊胜的  世尊正法,如今佛教中所有的学人仍将被诸方「大师」乃至附佛外道(譬如喇嘛教)等之邪见、邪说误导,那就永远都没有建立正知正见的机会,更无法开始正修行!因为亲教师曾开示过:修学佛法的「关键在知见,成就在实践」,若没有正知见作为基础,那又要如何实践修行呢?

佛菩萨是这么地善护众生,平实导师及亲教师们是这么地慈悲,心心念念都是想要救拔众生,把最正确、最宝贵的法传授给我们。在佛菩萨不放弃任何一位有情众生的大悲光明普照之下,我们要如何报答佛恩与师恩?然而,又有多少有情众生尚未能值遇正法,以致苦趣无由可出,我们难道不该帮助他们脱离邪法、进入正法?自己受用了佛菩萨的恩泽,又怎能狠得下心弃众生于不顾呢?若果真如此,岂不是愧对诸佛菩萨的大恩,也是愧对自己的良知!

在此感谢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大慈大悲,安排了大悲、大愿、大精进的菩萨摩诃萨  平实导师,在这个末法时期来此娑婆世界救度我们脱离恶见苦趣,让我们的佛道修行有了光明与希望,能够坚定信念生生世世修行下去,只要依循  佛陀所开示悟入的正确指标就不会迷失了。

本文摘录自《正觉电子报》第1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