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image-about-1

兹辗转收到自号「悲智」者所撰「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乙文,其文尚未完稿。该文目录记有引文及六节,其实际文稿仅引文及前二节已近六万三千字,其余四节仍付之阙如。悲智自称是「全国反邪教的领军人物」,托人辗转传达要求平实导师于冬至(12月21日)前与之联系公开忏悔事宜。

1-2、悲智是断灭见者,否定第八识如来藏,推翻中国禅宗与法相唯识宗本文已经在前面举证《杂阿含经》卷44第1178经中有「本心」的教证,并且举证该经其实是一则生动活泼的禅宗公案。因为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法,

1-3、 悲智亦是常见论者,建立无想作为涅槃 悲智先生否定《阿含经》中本识存在的教证而成为断见论者。但是断见论者通常都会害怕别人说他是断灭见者,就要建立自己虚妄想像的法来作为不生不灭的涅槃,因此在断见中又堕入常见中而不自知,于是具足断、常二见。悲智先生就是这种典型的人物。悲智说:
1-4、悲智具断常二见,全文避谈断常二见的断除 悲智的基本见解堕于断常二见,我们从上述的举例就可以知道了。虽然《阿含经》中直接使用断见、常见的语汇来讨论的经文并不多,但是以间接的命题方式进行断、常二见的讨论,则是几乎遍及四大部阿含诸经。因为断、常二见的讨论,其实就是哲学界所讨论的第一哲学存有命题(ontology;旧译为本体论)。
二、 悲智根本不识正觉教团的法义,重蹈覆辙于正觉所已破的种种错误2-1、 悲智以邪知见推翻北传阿含经典,妄称阿含部类为伪经悲智先生的来文中,到处充满着认知上与方法上的错误而不自知。然而,如果这样的错误,从来没有人提及与辨正,那么悲智犯下这些错误也就无可厚非了。
2-2、 悲智不信佛说四大教法,毁谤大乘经典为伪经 悲智先生有双重标准的情况极为严重,可是他自己却似乎是没有自知之明。这种情况,令人感到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官威。例如,悲智对于平实导师引用大乘经典证明有本心如来藏,并且引用大乘经典详细解说如来藏的体性与菩萨道的内涵时,对于平实导师的护法作为,悲智极度不满。因此,悲智就以大乘经典没有结集史,来推翻大乘经典。悲智说:
2-3、 悲智追随南洋、日本佛教,贬抑中国传统的大乘佛教 《正觉学报》第三期曾经感慨于中国佛教的自甘末流,其文如下:
2-4、 《悲智只知文字比对的幼儿方法,无知于「全等命题」之义前面已经略述悲智所采用的文字比对法有种种的过失,可是悲智竟然全无自知之明,反而以自己能够发现文字比对出来的错误为自豪。悲智说:
2-5、悲智只信文字比对的幼儿法,不信佛说蜜丸经的实证性批判方法平心而论,悲智先生的文字比对法并非完全无用,可是文字比对法只能作为校勘校对的小小作用,在佛法的理解上与修证上一点也派不上用场。但是,我们对于悲智先生花那么大力气来为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或《阿含概论》作校对工作,而且也有一点小成绩,表示感谢,虽然他的校对并不怀好意。例如,悲智举出一个语病上的错误,而我们校对时并未发现。悲智说:
三、 悲智自行建立大妄语的错误标准,乱扣平实导师帽子3-1、悲智以自建的「神化特征」作为「未证言证」的标准悲智在引文一开头就指责平实导师是「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未证言证,邪师萧平实厚颜无耻造“大妄语”」。然而悲智通篇文章对于采用实证方法的大乘实证佛教所应证的内涵──第八识本心如来藏,只是一味的否定,毫无基本的正知见;因此对于实证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的平实导师与正觉同修会不能生忍,不能相信于末法的现代社会中竟然会有实证永恒存在的「本识」。悲智先生说:
3-2、 平实导师严禁学人对其个人崇拜,愿追随上位菩萨 前面简述大乘实证佛教本身具有不共于其他宗教与哲学的「唯一性」,这是佛教作为世界性宗教的存在价值。若是佛教不具「唯一性」,佛教就将走向灭亡而与外道完全相同,未来也将不能免于被外道宗教所同化了。
3-3、 悲智扣人「未证言证」的帽子,却避谈应证的内容悲智先生的荒唐与错谬,不但在佛法的认知与方法上,乃至写文章的前后基本逻辑也有大问题。悲智在来文的一开头,就扣上「大妄语」、「未证言证」的大帽子,却逃避了自己应该也必须讨论的「大妄语」、「未证言证」的意涵

3-4、 悲智全篇皆是人身攻击与谩骂,显示其情绪失控缺乏理性悲智的来文可以称得上是「谩骂词汇全集」,例如:撒谎成性、厚颜无耻、乱诸佛教、以讹传讹、狂能言、擅狡辩、极胆大、甚无知、自吹自擂、自赞毁他、魔言疯语、极尽自我吹嘘之能事、狂想臆造、极不诚实、歹毒虚诳、谎话连篇、明目张胆地诓骗、处处撒谎、栽赃……等,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