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image-about-1

一、平淡的生平

一九五八年我出生于中部俭朴的一个小家庭,祖父和我们同住,他的汉学程度很好,为人温和,慈悲待人;父亲从小耳濡目染,也深受影响。我从小在安逸的环境下生长,没有受到什么苦。小时候自己只是偶而对于这个世界存在有一点疑惑,猜想如果自己不在时,是不是这个世界也会跟着消失?求学生涯一路平顺,家道虽只是小康,父母亲却舍得供给我就读明星中学六年的天主教男校。我一直是心无大志向,对未来也没有什么企图心,考大学时也是依家人的意愿,只挑中部靠近家里的公立大学就读。从小就对于性别的差异有较强的困扰,跟家人之外的异性互动都会有不安的感觉,可能脸部也会泛红,因此常被家人取笑。这种状况是在开始学佛,并尝试着观行和深入思惟之后,才渐渐地有一些改善;现在修学了正法,也才知道其实每个人在之前的无量世中,有时候可能是男性,有时候可能是女性,而其目前个性的显现,都是跟以前的熏习有很密切的关系。

阅读全文...

套一句广告台词:「我是来到正觉,才开始学佛的。」刚来正觉,每每菩萨们听到我这样说,都会跟我说:「你好有福报哦!就这样遇到正法欸!」而我的心里想:「真的哦?」慢慢的发现并深信:「我真的是有福报!」像一张白纸般的进来修学佛法,不曾熏习错误知见;平实导师及亲教师说什么,我就听什么,让这张白纸写的都是佛法「正知见」;一想到这里,就好感谢诸佛菩萨的护念。

阅读全文...

一、成长背景

我是一九六一年(民国五十年)出生在南部的乡下孩子。父亲是一名农田水利会的技工,专门维修灌溉用的抽水机和马达,所以我是从小就玩父亲的工具长大的;这个环境训练了我动手动脑的特长,大大地有助于我日后的工作——骨科手术(我是一名骨科医师)。父亲以一名「乌手(台语)」的收入要养大五个小孩,所以家境算是拮据的;只是我排行老幺,虽能感到家中的匮乏,却也没真正吃过什么苦;但是我从小就知道,要出人头地、要改善家里的环境,唯有好好念书,所以在课业上也就顺利无波折地完成了。

阅读全文...

一、 本文缘起

随着现代化地球村的时代来临,自由经济高速发展、科技文明日新月异,生活品质的提升与物质的享受是现今社会的主流思想,财富的追求是现代人终身不渝的生活目标,仁义道德只是古代的教条,宗教大多是来劝人为善的组织。在我国流传已久的佛教也随着现代化的脚步,普遍的被知识分子认为只是一种道德劝说、甚至是一种迷信,佛法的道理与现代的知识风马牛不相及。而在民间称之为佛教活动的,又是林林总总、五花八门,让人目不暇接,有人烧香拜拜,有人四处逛道场,有人到处捐香油钱,大多数人都是人云亦云。上焉者,还知道佛法义理深远;中焉者,还能众善奉行,或认为吃素就是佛教,或认为行善就是佛法;下焉者,就真的佛、道不分,到处烧香拜拜求美眷、求儿女、求事业顺利、求财源广进、求健康长寿,问他,他也说是佛教徒。问题是这样的族群还为数不少,也难怪大多数经过现代化教育洗礼的知识分子,视佛教徒无异村夫愚妇、只求怪力乱神了。

阅读全文...

我从小在双亲的爱护下成长,长大结婚后,我的家庭仍旧受到母亲温暖的照顾;后来母亲生病了,即使受到疾病的痛苦,她依旧是细心地照顾着我们而不愿意多休息。在多年的疾病折磨下,多次进出医院,她也从来没有抱怨,总是让我们感受到她平静又安详的态度。在一九九八年的五月母亲过世了,我们将她火化;母亲的身体经过火化后成为一堆白骨,而她的灵魂离开了这个躯体之后会到哪里去呢?

阅读全文...

从小就在思索,我怎么会来到这个处处充满险恶、痛苦,又充满贪瞋痴慢疑、互相猜忌利用的五浊恶世呢?在这世间短短几十年的性命结束后,又将往何处去?这要如何探知?我要如何才能作主,去到自己想要去的世界?要用什么方法及途径,去达成自己的愿望?人生的意义何在?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在创造人类继起之生命」,但这是真实的吗?疑!疑!疑!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来到人间,又在茫茫然然、尔虞我诈、艰难困苦的浑浊世间,每天为求三餐温饱而不得不卖命工作;就这样寻寻觅觅了四十五寒暑,仍在茫茫苦海中浮沉,不知所向,只能体认到世间的一切,都是刹那刹那地生灭变异,一切都是虚妄不实;也了知这个世间是无常的,众生都是在苦中作乐、醉生梦死,有人说「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就是一个很贴切的描述。

阅读全文...

末学未进入正觉同修会时,是在中台禅寺中坜分会普中精舍共修,从初级的禅修班打坐算起,总共有四年半多的时间。末学这一世初接触佛法时,其实什么也不懂,对于所谓大师的知见及教门、佛法中的种种名相,真的是一窍不通。在普中精舍修学的四年半多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做义工、参加法会、诵经这一类的事项。但在慢慢的修学过程中,不断的听闻中台山住持惟觉法师说:「师父说法的这念心及各位听法的这念心,就是真实心,悟了这念心,就成佛啰!而且这念心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做主而了了分明、如如不动。 」末学在当时就想,那师父在上面说法而我在底下听法的这念心,确实也是清楚明白、作主决定而了了分明,那这么说我是应该悟了才对!为什么我还不是佛呢?为什么我还是一个凡夫俗子,还要为了三餐到处奔波劳累呢?为什么没有经中所谓的三十二大人相及六神通呢?那惟觉法师及众多出家的比丘、比丘尼,也一样不具有这样的瑞相咧?

阅读全文...

回首自己学佛的历程,应从祖母说起。我的祖母善良无诤,一生辛劳却命运多舛——四十多岁丧夫,六十多岁丧媳,接着又老年丧子。祖父是在二次大战时,行驶货船经台湾海峡时,被美军轰沉而葬身海底;我的母亲则是在婚后两年生下我,三个月后即因患急症而撒手人寰;相隔十五年后,我最小的叔叔也英年早逝,留下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历经人生的种种忧患之后,祖母显得抑郁寡欢,常常以泪洗面,日后则虔诚信佛念佛,并常到村中的佛寺参加早晚课,晚年还受了菩萨戒。

阅读全文...

布萨完,才刚收拾好物品,执事义工菩萨慈悲,问我愿不愿意写一篇关于进入正觉学佛的因缘与感想,作为口袋书或《正觉电子报》的文稿,我想都没想竟一口答应了。回到家,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才发现这笔提起来竟然是那么沉重……。

阅读全文...

各位同修阿弥陀佛!感恩许老师,给我机会与大家共同勉励。我去禅三六次,报名七次,一次没有录取。很不好意思,每次吃饭时要走楼梯,我的头都低低的,因为护三菩萨都排队在那里;禅三期间煮的饭菜都非常丰富,不吃肚子会饿,没有体力参究;要吃嘛,这顿饭还真的非常的难吃。每天看人参究,参得很可怜,我也参不出来,哭也哭不出来,等一下哭了就没有体力了,很辛苦啦!你们大家要像我一样,有机会就要报名,有报就有机会。

阅读全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