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image-about-1

回首自己学佛的历程,应从祖母说起。我的祖母善良无诤,一生辛劳却命运多舛——四十多岁丧夫,六十多岁丧媳,接着又老年丧子。祖父是在二次大战时,行驶货船经台湾海峡时,被美军轰沉而葬身海底;我的母亲则是在婚后两年生下我,三个月后即因患急症而撒手人寰;相隔十五年后,我最小的叔叔也英年早逝,留下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历经人生的种种忧患之后,祖母显得抑郁寡欢,常常以泪洗面,日后则虔诚信佛念佛,并常到村中的佛寺参加早晚课,晚年还受了菩萨戒。

阅读全文...

布萨完,才刚收拾好物品,执事义工菩萨慈悲,问我愿不愿意写一篇关于进入正觉学佛的因缘与感想,作为口袋书或《正觉电子报》的文稿,我想都没想竟一口答应了。回到家,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才发现这笔提起来竟然是那么沉重……。

阅读全文...

各位同修阿弥陀佛!感恩许老师,给我机会与大家共同勉励。我去禅三六次,报名七次,一次没有录取。很不好意思,每次吃饭时要走楼梯,我的头都低低的,因为护三菩萨都排队在那里;禅三期间煮的饭菜都非常丰富,不吃肚子会饿,没有体力参究;要吃嘛,这顿饭还真的非常的难吃。每天看人参究,参得很可怜,我也参不出来,哭也哭不出来,等一下哭了就没有体力了,很辛苦啦!你们大家要像我一样,有机会就要报名,有报就有机会。

阅读全文...

在同修会听讲已经有几年了,回想过去,发觉要遇到真正通达法义的老师,实在非常不容易。经过很长的时间,始终无法从当代大师们的著作中,获知一条明白的路径,直到看到同修会的一本结缘书后,才让我选定要停留的地方。

阅读全文...

末学出生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但是优渥的生活条件对当时还是小孩的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对于儿时比较深刻的记忆,就是常被母亲骂「」!因为是家中的长女,母亲常常会叫我帮忙去拿一些用具(例如扫把等等),但我总是没能找到就空手而回,而妹妹却很机灵的知道用具摆放的位置,能马上拿来给母亲;所以,我从小也就认为自己很笨。

阅读全文...

末学在三十几岁时,或许因为宿世学佛的因缘力,所以刚接触到佛法就一头栽了进去,跟着前辈们吃素、受菩萨戒、作义工,忙得很充实也很快乐,甚至也把家人都带了进去,拉着同修和三个孩子,一有空就往山上寺院里跑。

阅读全文...

接触佛法,接触正觉,还是 2011 年年底的事情;每当想起自己学佛的经历,其实早就想写点东西来跟大众分享。这两年来,我经历了人生一次全新的洗礼,在五欲的追求和内心的抑郁中浮沉多年,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没有切身经历过的确很难理解。

阅读全文...

常常在心里想,此生如果没有遇到 平实导师在此五浊恶世破邪显正、弘扬 世尊正法,这辈子完了之后,不知会下堕到哪个恶道去?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复到人身?更遑论有机会听闻正法。

阅读全文...

这世上有很多事都是始料未及的。越年长,经历的事越多后,体会就越深;一件一件的事,一段一段的经历,全都是始料未及的,连自己会来学佛这件事也是;没有一件事是常而不变的,没有一段经历可以持续常住,这就是佛法上所说的「无常」吧!

阅读全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