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迈向正觉─回家之路

常常在心里想,此生如果没有遇到 平实导师在此五浊恶世破邪显正、弘扬 世尊正法,这辈子完了之后,不知会下堕到哪个恶道去?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复到人身?更遑论有机会听闻正法。

像我这样的人,未学佛前,杀盗淫妄酒,贪瞋痴慢疑,样样俱全的人,下堕到三恶道去,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每次回想,都有后怕之念;对导师的感恩戴德之心就油然而生。如今,每次无相拜佛前,都先忏悔无始劫来(特别是今生)所作恶业,期能减轻恶业果报,并将拜佛功德回向给所有怨亲债主。

想起末学的学佛及接触 平实导师所弘扬的如来藏正法的过程,末学总感觉有佛菩萨在冥冥中护佑着,一切都显得有些突兀,不过一切也都显得这么顺利自然。

末学出生在一个可以说是和佛菩萨毫无关系的家庭里—母亲信基督教,父亲什么都不信;整个社会大环境又是唯物论一统天下。在这样半基督教的环境长大,末学却对基督教一点儿都不相应,从内心中觉得基督教的教义颇为可笑,对基督教徒居然能够相信奉行这样的教义感到不可思议。自孩提到大学,都是在唯物论的熏习之下,自然对一切所谓的「唯心主义」的宗教认为「迷信」而不相应;再加上那时末学所处乡间的佛教,基本上处于老头、老太太烧烧香拜拜佛,求取世间利益的神佛不分的迷信状况,末学自然对这样的「佛教」亦敬而远之了。在 2010 年的 6 月之前,末学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断灭论者。

虽然被一统天下的唯物主义所教导,但末学隐隐觉得,人生似乎还有「东西」要追寻,但不知这个「东西」是什么?怎么去追寻这个「东西」?末学自从懂得去了解人生起,就被这个「东西」所烦恼。在末学高中时,西风东渐,民智稍开,末学在同学家中接触到了叔本华的《悲观主义哲学简介》,心内大为震撼:世上居然还有另外一种人生哲学的!这本书似乎触动了末学的哪根神经,从高中开始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一直寻找这方面的书来看,似乎想要解决一个问题: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所以,末学看的书很杂、很多,几乎什么都看,读过世间学者写的《佛学概论》,也读过《六祖坛经》;读《六祖坛经》时很喜欢,但对其深义不解,也就当一般的哲学书来读,读了也就过了,没有思考更多;也不知为何,去买了《华严经》、《大智度论》、《广弘明集》等,读了几页,觉得艰深晦涩,难以卒读,就一直在书柜里搁着。追寻到最后,末学对老庄思想生起了莫大的兴趣,深入阅读了《道德经》、《庄子》等,对老庄的人生态度欣然神往。经过这一番「上下而求索」的过程,末学认为该读的书都读了,结论是:人生毫无意义,人生只是匆匆过客而已,死后什么都没有了,任你轰轰烈烈做到帝王将相、富商巨贾,到头来,一样的黄土一抔而已,不如及时行乐,「曳尾涂中」。在大学期间,末学曾因为深感人生毫无意义,差一点跳楼自杀;后来觉得父母尚在,责任未尽,才放弃此一愚行。

基于这样的人生认识,末学在参加工作后,全身心的投入到世间五欲的享乐之中,几乎是天天在麻将桌和酒桌上度过的,夜夜酩酊而睡、日日昏沉而醒。期间还经过几次的邪淫,导致家庭破裂、财产散坏,却犹未觉醒。一直到第二次婚姻破裂之时,在责任和财产等的争吵盘算之中,末学感到自己的心性实在是太恶劣了,自己都受不了,方才重新思考人生究竟应该如何过。(末学对这段时间所造的恶业,及无始劫所作的身口意恶业,几乎是日日忏悔,发誓永不复作。)恰好这时出差到上海,和一个老朋友喝茶时,这个老朋友向末学推荐了一个末学家乡庙里的年轻法师。回家后,末学立刻拜访这位法师,和法师的交谈中,钦慕于出家法师和佛门的清净超然,进而对佛教生起了信乐之心,当下决定请假在庙里住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每天阅读《楞严经》和现代法师写的书,像《正信的佛教》、《佛陀十大弟子传》、《唯识讲记》等等。 《楞严经》虽然读不懂,但末学硬啃了下去,对其中的部分语句产生很大的信乐,如「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目为全潮,穷尽瀛渤。」末学直觉觉得很感动,感觉其中有说到很深的东西,但一时无人给予解答。十来天后,虽然还没有正确知见,但末学已对佛教生起正信,已经认为佛教绝对不是迷信,反而是末学及大众真正的人生出路所在,决定归依三宝;由这位法师作为证明师,进行了归依仪式。(后来知道正觉同修会有通信归依,也认识到了原来归依师父外道见的本质,重新通信归依了 平实导师。)

虽然归依了三宝,但末学对如何修学佛道,漫无头绪。当时归依的师父自言是藏传佛教格鲁巴的传承弟子,又是禅宗的弟子,是禅密双修;师父主要教授道次第(菩提道次第),他只是说,你就按道次第来修;末学请了《菩提道次第略论》来读,也茫茫然,漫无所得,毫不相应。末学忽然一念,记起以前读过的《六祖坛经》,于是再读《坛经》,对其中的「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生起疑惑;对于此「自性」是何物决之于师父,师父只是回答:「你以后就会懂的。」这个问答,等于没答。

末学就带着这个疑问,到处找答案。看了星云大师的〈坛经讲话〉,依然不决。于是在网上用留言形式请教了大陆的某位大法师,他回答「是理体」。还是不懂。继续找,有一天在网上找到一个台湾的居士叫「萧平实」的,好像在批判一个叫月溪法师的,说这位法师主张阿赖耶识在虚空中是错误的;其语言犀利独到,很有说服力,很相应。直觉认为这个阿赖耶识,可能就是这个我苦苦追寻的「自性」的答案。于是用「萧平实」这几个字作为关键字在百度上搜索,看了许许多多的资料,好像毁谤他的还居多,不过谩骂者都没有法义上证明,说来说去只是「邪魔外道」之类的几个字,类似泼妇骂街。末学的理性精神对此不相应,只觉得谩骂的一方有点像小孩子吵架后理屈词穷后的嘟囔,对他们觉得有几分好笑。另外看到 平实导师的法义辨正无遮大会的声明,里面说辨正失败的一方,要当场自裁,以示负责,或者认胜者为师。心想,这位菩萨肯定非常厉害,有自信;为导师的这种大无畏气魄所倾倒。当下更增加了几分肯定,这位居士的法极有可能是正确的;并搜到了淘宝上一个书店(汉古书店)有请购导师的书,于是几乎把她店里所有的书都请了一套。(特别感谢汉古书店的管○○师姊,她对末学的学法过程帮助很大。)

其间曾用手机短讯问过师父两个问题:一、自性是否就是阿赖耶识?师父说:不是;二、萧平实居士的书可不可以读?师父说:不可。末学自有股不信邪的精神,对于没有说明原由的否定,绝不信受;于是不顾师父的话,日夜不辍阅读请购来的书。越读越起劲,越读越感动,原来以前所追求的就是这个「东西」啊!自此,一直以来积压在心头的人生疑问,涣然冰消!现在才知道,原来一直不懂和误解的「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我等一直以来所贪求、所爱恋、所宝贵的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而已!到此时,方知以前所读所认知的一切世间文论和佛门中的外道论,都是那么的言不及义,都是戏论而已!到此时,末学已经很肯定,人生是有意义的,这个五蕴身心是我们「回家」的工具;末学很肯定,生命里剩下的时间只剩下一件有意义的事:基本目标是明心,奢求一点是见性。按正常人寿计算,生命里剩下大约四十年,末学有信心完成这个目标。

有师姊告诉末学,能够信受 平实导师的法,肯定是前世接受过正法的薰陶,和导师有过法缘,并积累过福德,末学深然之。末学还深信,佛菩萨无时无刻不在怜念众生,冥佑众生,安排有缘佛子接受正法薰陶。不然,以末学这个四十来年在唯物断灭论和世俗五欲法当中浸淫滚爬来的大俗人,何以一接触到导师正法,就肯定和接受;何以末学刚一学佛就几乎没有走过任何弯路,直接接触和接受正法,并且是在有藏传六识论传承的师父误导的情况下,何以几乎是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一样,世界观、人生观和行事态度,因为接触正法而完全改变:抽了二十几年的烟,戒了;以前海量喝酒,现在除非迫不得已(末学在单位是个小领导,大陆酒文化下劣,以为应酬不喝酒是为不敬),否则滴酒不沾;以前乐于朋友聚会狂欢作乐的,现在绝迹于这些场合。亲朋好友,都非常之惊异。

一年半以来,除了正常的工作生活之外,末学几乎摒绝一切应酬交往,一心唯读导师的书:《维摩经讲记》、《楞伽经详解》、《真实如来藏》、《识蕴真义》、《佛教之危机》、《优婆塞戒经讲记》、《起信论讲记》、《阿含正义》、《楞严经讲记》......像海绵吸水一样,「恶补」正知见;读书从来没有这么感觉实在和过瘾过。末学经常感叹,为何活了四十来岁,才遇到导师弘传正法?这四十来年,在世间法上,杀盗淫妄,所造恶业很多,经常于心愧疚无已;并想无始劫来,末学肯定也是这么损恼很多众生过来的,真的是无以偿还啊!如今之计,只有努力学习正法,追求证悟,发愿生生世世行菩萨道,自利利他,以还无始劫来,积欠众生的债务。

末学很羡慕台湾的学人,能够在平实导师安排的禅净班中,按部就班的学习正知见,作功夫,进而明心什至见性;感叹自己及大陆的学佛人,福报不足,无缘亲炙导师。末学日日期盼因缘早点成熟,能够让我等大陆学子也早点享受这种「福利」,期待正法早日西归,「吴越早栖」。

末学相信这样的日子会很快到来,末学非常相信正法之威德力;只要有缘,无远弗届;「回家」之路,不会遥远。

行文至此,心内汹涌。感恩平实导师,不畏五浊恶世身心之苦,不惧此界众生心性恶劣刚强,难以度化,悲愿再来,破邪显正,将百年积弊一朝廓清,将成佛之道梳理得淋漓尽致、清清楚楚,让我等少福众生学习佛法不再迷茫,让我等

末法众生亦有从人生大梦中醒来之机会。平实导师!请接受弟子一拜!

南无 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 阿弥陀佛

南无 观世音菩萨

南无 平实菩萨摩诃萨

弟子觉敏

本文节录自《正觉电子报》第97期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