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离开广论之因缘

末学出生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但是优渥的生活条件对当时还是小孩的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对于儿时比较深刻的记忆,就是常被母亲骂「」!因为是家中的长女,母亲常常会叫我帮忙去拿一些用具(例如扫把等等),但我总是没能找到就空手而回,而妹妹却很机灵的知道用具摆放的位置,能马上拿来给母亲;所以,我从小也就认为自己很笨。

虽然我很迟钝,但日子倒也过得很平顺,懵懵懂懂地也没什么烦恼;直到上了专科学校后,人我之间的烦恼才涌现出来。

十七岁可说是我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的生活是恬静安详的,之后却变得不安与痛苦,前后成了两个极端的对比。十七岁的我,生活不再快乐,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人的那种空虚、孤独感,充斥在我的心中,这也让我变得不知道要如何跟别人沟通与对话,于是我渐渐地避开人群。这种突然的变化,让我痛苦万分,也不晓得要向谁求救?或是有谁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在当时那小小年纪的我,就已经开始找一些心理学的书来看,希望能找出原因让我脱离困境,但好像都无济于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脑子里开始出现一连串的「我是谁?」、「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为何我不是你?」等等的疑问。

学校毕业后,跟一般人一样进入社会,职场上朝九晚五不停地工作,接着结婚生子、照顾家庭,生活虽然忙碌,但每到夜深人静时,我为何来这世间?的这些疑惑还是会不断现起。后来,因为同修的工作地点换到了新竹科学园区,所以我们也从台北搬迁到新竹定居。就是在那时候(公元1998年),刚好看到一张广论班的开课传单,心想虽然之前曾经跟一位南传法师学过二年的打坐,但是说自己在学佛,却又从没接触过经论,所以就去报名上课。

课程从下士道开始,下士道主要讲因果及人天善法,接着中士道主要内容是修出离心,然后是上士道发菩提心。末学对下士道中因果的道理特别有兴趣,所以刚开始上课上得很开心。一年以后「班长」鼓励大家出来作义工,末学也非常欢喜的出来护持「儿童读经班」及「家长成长班」的读书会;因为有参与义工工作,所以跟师兄姊间的关系也更为亲密,大伙儿就像一家人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广论」这个团体人与人之间紧密度很强,而且对这个团体的向心力及忠诚度都很高的原因。

二年多的课程,大致上完一遍《广论》的内容,学长说「大家都还学不会」,所以又要花二年半的时间再重新上一遍。在这个研讨班里,是由班长带领大家来研讨《广论》所说的内容,班长是由较资深的师兄姊担任,毕竟大家都是一群凡夫,没有定力作基础,又缺乏佛法的正知正见,当然看不到自己身口意行背后的起心动念,何况能够察觉更深细的我见、我执、我所执等坚固的作意心行。因此,上课时的感觉较像是读书会,大家互相分享自己的心得。

最耳熟能详的就是「观功念恩(只看别人的功德与优点,感念别人的恩惠与帮助),所以只要一有人我的烦恼,就是要用观功念恩来压制。有一次,末学问资深的师兄姊:「烦恼要如何断?」他们说:「只要勤作义工及勤读《广论》,烦恼就会慢慢断。」虽然没有合乎逻辑的理论,也没有具体可行的方法,来让学人能够理解那是确实可以达成目标的,但是大家也都很信受;于是便更努力地作义工,认真地看那无法让人真正理解佛法道理的《广论》。这样的「修行方法」,充其量也只能归属于世俗心理层面的自我安慰与对治而已,当时完全没有佛法知见的末学也是依照教导来「修」,几经努力,但发觉甲烦恼好不容易被压住了,乙烦恼却趁机生起,转头去压制乙烦恼的同时,甲烦恼又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就好像在清理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这片叶子还没清乾净,另一片叶子又脏了。这让末学想起《六祖坛经》中记载神秀的一段话:「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但烦恼就如同生命力旺盛的杂草,「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五祖不会把衣钵传给神秀,因为这种修行方法永远都只在意识心上打转,就算修到了驴年到来也无法有所突破,更遑论能明心见性乃至成佛。

话说回来,会出生种种烦恼让意识心相应的这个万法的根源又在何处呢?在 世尊所宣演的经典中提到,佛陀示现降生人间的目的就是为众生开示悟入!悟入什么呢?佛在菩提树下成佛时就说了: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证得。佛陀的开示就在三转法轮经典当中,而不在《广论》等等喇嘛教所编造的伪论、密续中,更不是如《广论》所说的「密教凌驾于显教之上」,乃至喇嘛们还说「上师更是凌驾于诸佛之上」,那些都是不如实说,都是欺瞒众生的说法。所以「广论团体」不希望学员去阅读其他的佛典,并且还灌输大家「只要一本《广论》就能走遍天下」的荒谬观念,那是断人法身慧命的恶邪见,对于真正想要修学佛法的佛弟子而言,这样的笼罩遮障,真是情何以堪啊!既然佛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也就是这个能出生三界万法(包括三界中的一切烦恼)本源,那么佛弟子就应该去探究,把这个本源找出来,这才是学佛应有的正确态度。

而且在「广论团体」里,在家居士被认为是「一壶烧不开的水」,言下之意就是说:「在家人此生在这个『广论团体』里面,无论再怎么努力去作义工、研读《广论》,乃至大把钱财供养护持,修行都不可能有任何成就!」只能好好护持凤山寺的僧团,及全心投注在福智团体(也包括在里仁商店里作免费的义务职工及店员)以培植未来世的福德资粮。还记得那时候,连想要受五戒都是很困难的,说我们这些在家人连五戒都没资格受,理由是在家人的五戒守得不够清净,会常常犯戒。也就是说,「广论团体」主张要能够不犯戒者才能受五戒,而且还认为参与这个团体的在家人一定都会犯戒,所以不能受戒;这不但是不信任学习《广论》的这些在家的信众,更是完全违背佛教的戒法。因为,实际上五戒是可以选择少分受、多分受或满分受的,也就是可以依据自己目前的因缘,只受其中的四戒或三戒乃至一戒。〔编案:若戒子不慎违犯戒法,佛法中亦有施设忏悔清净的法门,来帮助学人灭除戒罪。 〕但是,单纯善良而缺乏佛法知见的「广论班」学员们,大家却也很认命地接受。有一次在上研讨班,刚好谈到「未来世得人身」之主题,没想到班上同学对于未来是否可再得人身,竟然个个都没把握,当时末学对这个现象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每个师兄姊都很善良,又没杀人越货、作奸犯科,为何不能得人身?这在末学心里很不能认同。从这些现象就可以知道,「广论团体」中的在家人,一直都被灌输不正确的观念,而且是被贬抑又自卑的;而它的目的,说穿了就是要大家安分守己的好好护持「广论团体」以及它所经营的庞大企业「里仁事业」。 「里仁事业」是贩卖一些有机商品,美其名是在利益众生,但其实是与民争利。目前的里仁事业就像一般的有机连锁店,在台湾遍地开花、分店处处,是早已超过百家店面的庞大商业机构,甚至在美加、星马乃至中国大陆都有很多营业据点;与一般连锁企业不同的地方,是他们顶着佛教的头衔及利用大部分都不需支薪的员工,形成了一种不公平竞争的商业态势;真不晓得里仁事业跟学佛有何关联?跟三乘菩提有何关联?出家僧团经营营利事业,完全是违背佛戒的,那也是「出家人」行在家法中的一种。

记得课程进行到「上士道」时,内容有所谓的寂天「菩萨」说「要把每个众生当成是自己唯一的独子」,这个说法虽然看起来是正确的,但只靠这样在意识心上有种种想法,就以为能够消除、对治执着烦恼,以为就是在修行佛法了;当然同样的,即使修到驴年真的到来,也不会有任何成就。因为能了知的意识心很清楚明白这是自己的小孩,那是别人的小孩……,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啊!但末学提出这个疑问,反而被前辈师兄姊们讥笑,因为他们已经固执地深信——只要依着《广论》的教导走下去,总有一天一定能成佛。当时末学心中很沮丧,确知单靠在这个觉知心上琢磨打转,根本不可能办到!心中自知在「广论团体」中已无法再走下去了,但是真正的佛法又在哪里?还存在这个娑婆世间吗?末学只好再度寻寻觅觅。后来听说要得解脱就要读《阿含经》,依佛陀所教的方法如实修行;于是很高兴的把这知见告诉师兄姊们,得到的回应却是兜头一盆冰水淋下: 「在家人资粮不足,不要有非分之想!」当时,刚好又从同事那儿得知「杭州南路某佛教团体」有在讲唯识,末学一听到「唯识」,眼睛为之一亮:我要去听!对于〈八识规矩颂〉、〈唯识三十颂〉等虽听不懂,却听得很欢喜。记得也曾很兴奋地跟师兄姊们分享,却大遭白眼回应,而他们的说法总是:「不用读其他经典,这本《广论》就已足够。

末学在「广论团体」待了六年,除了上研讨班以外,就是作义工,在这段期间不曾听过哪一位法师讲过佛教经典,还不断灌输学员「只要学《广论》就好了,不用读佛经」的这类恶邪见,诳惑学人说密教的法是最上乘的即身成佛之法,所以只要依着《广论》的教导生生世世走下去,最后终能离苦得乐。好个离苦得乐!学员都被它骗了,还以为学《广论》真的可以离苦、真的有乐可得。

回首来时路,末学深刻地体会到,被种下错误知见是如此可怕!邪知、邪见又是如何误导众生!就像正觉教团的亲教师说的,众生往往会以先入为主的观念来看待诸法,一旦先被种下了错误知见的法毒,想要解毒往往要历经很久、很久、很久的时程,末学于此心有戚戚焉。在佛法中修行,首重「知见」的正确,所谓「闻」、「思」、「修」、「证」,首先就是要听闻正确的知见,知见就像是路标、灯塔、导航,不论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要想到达目标就必须要有正确的方向,之后在静处如理作意的思惟,胜解之后才有念心所,然后把智慧用来修正自己的身口意行,最后才能有「」的功德受用。所以知见就显得特别重要,一开始若是被灌输了错误知见,后面就全盘皆错,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

佛法的修证是一步一脚印扎扎实实的,不是一蹴可几的,而在佛法修行中的离苦得乐,学人是可以一步步、一分分来自己验证体会的。如果知见正确、方法正确一步步地走来,自己一定能够确定离苦一分就得一分解脱之乐,这是现前可证,不需要等到未来世再得的;就像生病去看医生一样,明医一定是让患者有药到病除而逐渐康复的状况;庸医则告诉患者:「现在虽然看不出效果,这药继续吃就对了,最终病就没了(死了,病就没了)」所以,学佛就是要学智慧,学人千万不要被情执所系,更要有理智的判断简择是非黑白,这样学佛才不会徒劳空过,甚至欲求佛道而反下堕。

末学在「广论团体」的那段岁月,因为反覆思惟后,察觉到它的法不但走不通,而且处处矛盾,所以心中总是浮浮沉沉不得安定,对于未来也不知何去何从,渺渺茫茫无所依止;跟现在在正觉同修会中学习,恰成明显对比。平实导师所领导的胜义菩萨僧团,依照佛所开示的正法来教导佛弟子,如实开演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法义及行门,甚至把大家未来该如何走才能长劫化短劫的路,也都内容清楚、次第分明的铺陈开来。平实导师更是对每位弟子深心地摄受,总是想方设法让大家与正法的因缘绑得更紧密一点,就是希望未来世不会遗漏掉任何一位弟子。在正法团体里,内心是安定的、幸福的,因为带领大家学习的亲教师们,都是亲证法界实相而且有解脱功德的真实义菩萨,也正因为他们都已亲自走过来,所以懂得教导大家如何走上正确的道路,才不会以盲引盲到处瞎闯。现在的我,对这条函盖解脱道的佛菩提大道该如何走,已了然于心,末学的心不再飘渺、不再无所归趣,而且知道此世乃至尽未来际的生生世世,已能全然安止于菩萨的法道上,不再犹豫。

在此,末学至心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及 平实导师和亲教师的摄受,如果不是菩萨的不舍众生,末学早已不知流落何方。这是末学一路走过来之心路历程,希望能提供还在被误导的佛弟子们作为参考。谨以写作此文之功德,祈愿正法久住,法轮常转,广利人天,利乐有情永无穷尽。愿一切佛弟子都不再被邪师、邪见所误导,皆能值遇真善知识的摄受,成为真佛子,永不退转于佛菩提道,长劫化作短劫迅速圆成佛道。

顶礼 本师 释迦牟尼佛

顶礼 当来下生 弥勒尊佛

顶礼 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顶礼 护法韦陀尊天菩萨摩诃萨

顶礼 克勤圆悟菩萨摩诃萨

顶礼 平实菩萨摩诃萨

顶礼 亲教师菩萨摩诃萨

顶礼 正觉海会菩萨摩诃萨

菩萨戒子王正倩敬呈

2015年11月22日于新竹

本文摘录自《正觉电子报》第1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