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进入正觉学佛的因缘

布萨完,才刚收拾好物品,执事义工菩萨慈悲,问我愿不愿意写一篇关于进入正觉学佛的因缘与感想,作为口袋书或《正觉电子报》的文稿,我想都没想竟一口答应了。回到家,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才发现这笔提起来竟然是那么沉重……。

记忆中的童年是灰蒙蒙的,因为传承了父亲的沉默寡言,凡事都以行动来表达情感。那时候家里穷,只靠父母作些小生意以及帮佣来维持家计;高中开始离开家乡游学于外地,从此开始展转异乡的岁月。虽然高中、大学读的都是名列前茅的学校,但心灵上似乎并没有那分喜悦感,总觉得空空洞洞的,好像少了些什么,但也不知道到底要去追求什么?那段日子里,总是去接触一些灰色的哲学书籍,以及「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些落寞诗人的诗词赋曲。

大学时,父亲因积劳成疾而病逝,家计由母亲一肩扛起,初尝人生的生老病死忧悲愁苦,也于心中埋下一些日后接触佛法之种子。然后,大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不但有稳定的收入,世俗人羡慕的妻子、儿子、房子、车子也都有了,可是心中那股空虚感却仍继续存在着。人生就只是如此吗?就这样直到老死吗?死了真的就一了百了?还是一世世不断轮回,重复着同样的戏码?

宁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无常终究还是到来了。几年前,母亲只因一个小病的拖延,竟导致长期的卧病在床,这对身为儿子却无法就近照顾母亲的我,真是情何以堪啊!深心中每每以此自责。接下来,又因长期在外地上班的缘故,疏于经营亲子关系,和儿子产生了严重代沟,彼此间经常起争执磨擦,深感人生不知「为何而战」?因此开始研究姓名学、八字、紫微斗数……,希冀从中找到一些改变命运的方法,到最后结论却是:命运乃命中注定不能更改!从此心灰意冷,日日沉溺于声色犬马、五欲自恣中,以酒消愁却愁更愁!

直到有个因缘接触到佛教结缘书《了凡四训》,才知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以及因缘果报之理。从此一头栽进佛法大海中,结缘书一本接一本地读,书中提到的相关经典也一本接一本地买。虽然如此,但是因为杂乱无章的阅读,以及完全不懂修学的次第,只知道、也相信佛法是不可思议的,但对于佛法的整体知见却似懂非懂。然后更大的问题来了,在接触的佛书中,我喜欢禅宗与唯识方面的书(其实是有看没有懂,只是在一些名相上面作一些文字研究罢了),总喜欢以意识心去揣测禅宗公案里祖师们的神头鬼脸,然后就自以为是地「心有戚戚焉」,但其实根本是「牛头逗马嘴」错得离谱!也曾参考了一些大师、居士们的著作解说,但是总觉得「意犹未在」,因此要修也没个下手处。那时就想到说「戒→定→慧」,就从禅坐的「」开始吧!谁知翻开了一本有关禅修的书(忘了书名),第一句话就是:障深业重者,念佛去!否则易走火入魔……。我自认障深业重,加上不会盘腿,因此开始了一阵子的散心念佛,偶尔参加个法会或听听法师开示讲经,每日则课诵《佛说阿弥陀经》及《地藏菩萨本愿经》,希望以此回向母亲病障消除、父亲往生极乐、家宅平安及消除自己的一些业障。

直到一次从正觉结缘书摊接受到平实导师的书,感觉到平实导师所写的和以前所接触的大师及居士著作完全不同,绝对都是自心现量的流露,否则不可能说出如此胜妙深细的内涵,书中内容虽然深奥,但却亲切无比。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并不是「禅坐」,而是以「看话头」的方法去「参禅」;原来禅与净是可以圆融并济的。而且在平实导师所写的书中,往往简单的一句经文,平实导师详细解说起来却花了好几页的篇幅,并且字字句句都是详实地呈现自己的现量,不像一般坊间的著作大都是依文解义。对于不同的经典,平实导师都能把它们「贯穿、连结」在一起,永远绕着真实佛法的核心法义——如来藏,不断地重复且详尽的宣讲,同时也会列出一般大师著作中错误的知见供读者比对,使学人更能掌握正知正见;并且把修学解脱道和佛菩提道的次第,以及应该修集的福德资粮、定力、慧力和去除我慢等正确的方法都一一详尽的列出来,使读者能有正确的方向及修学次第可以遵循,依序渐进而修。因此常使得我书不释手,几乎所有能拿到的结缘书都粗略的看过,然后所有 平实导师写的局版书也都去买来看。 (其实是有读没有懂,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平实导师所写的书,很多都是关于悟后进修的别相智和道种智方面的增上慧学,想想自己的程度还真的是不自量力啊!)虽知如此,但自认乃一介障深业重凡夫,怎敢奢望修习此无上什深大法?因此一直迟疑而不敢进入正觉同修会里学习。

直到两年前,新竹讲堂禅净班开新班,刚好是礼拜三晚上不用上班,且深感人身难得如盲龟浮木,人生苦短如少水鱼,正法难闻,真善知识难遇。于是鼓起勇气报名参加禅净班,想说正法难闻,纵然不能明心开悟,至少可以熏习一些来世的正法种子吧!

光阴似箭,转眼到今天已过了两年!两年来,每周二听平实导师讲经说法,总觉法喜充满;往往一个字、一句短短的经文,从平实导师口中却演绎出无量义句,且前后连贯地一再宣教正知正见;《金刚经宗通》更是宗、教并举,闻所未闻。除了固定的讲经说法、主持法会及每年两梯次的禅三外,平实导师剩余时间几乎都在写作书籍,为正法弘传入泥入水的精神,更显示出菩萨摩诃萨大慈大悲的心念,让人敬佩不已!每当遭遇遮障或懈怠,甚至想「放弃」之时,就会思及 平实导师、亲教师及义工菩萨们为正法无怨无悔的付出,总觉得汗颜无比,甚至潸然泪下……。

每周三亲教师上课总是谆谆善诱,详尽地把佛法从最基础的知见从头教起,使我们能够改正以往不正确的知见;甚至连无相拜佛,亲教师都是一再地亲自示范,总是很早到讲堂却最晚离开,并且随时有任何问题也都可以安排小参,真是苦口婆心,无微不至。两年的熏习中,深觉获益良多,难以尽数!在此提供下列一些自己的体验与感想,希望与有缘看到本文而尚未进入正觉修学的佛子,以及刚进入正觉修学的师兄姊们,共同分享、互相勉励。

尚未进入正觉修学的佛子:

也许您从未看过正觉的结缘书或 平实导师的局版书,也未曾听过 平实导师讲经说法,但您可能听闻了许多关于正觉同修会「批评别人」的负面评论,在此末学诚恳地希望您能静下心来,仔细思惟何谓「法义辨正」?何谓「人身攻击」?您学佛的目的为何?佛法法门虽有八万四千,但所要探究的实相却是同一个——第八识如来藏金刚心。是故,所有学子欲进入佛菩提道中修学,首要目标即是亲证此真如心,才能进一步进入内门修习六度万行、十度万行,地地增上迈向成佛之道;此即五祖所谓的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但第一义谛法甚深极甚深,真如心之亲证更是艰难匪易,看看古时禅师行脚参方,动辄千里万里,踏穿多少双草鞋,二十年、三十年想求个「」了不可得!是故除了少数「再来人」能自参自悟外,一般学子只能依靠真善知识的摄受,依止修学才有可能于一世中开悟。而我们何其有幸!今生得遇 平实导师所带领的正觉同修会数百位善知识,共同呵护指导,并且铺陈好修学次第,引导着我们步步走在佛菩提大道上!因此末学真心地希望您能放下面子及身段,为了自己的法身慧命赶紧进入正觉同修会修学!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卷63所云:

善知识者,难可得见,难可得闻,难可出现,难得奉事,难得亲近,难得承接,难可逢值,难得共居,难令喜悦,难得随逐。我今会遇,为得善利。

也如古德所云:「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

刚进入正觉修学的师兄姊们:

末学以己身修学的经验,以及心中谨记的亲教师开示,提供下列几点供您参考,并互相勉励,以期早日明心证悟:

1、建议您能放下过去所学的知见,按照亲教师的教导「从头学起」。因为在进入正觉修学前,很多过去所学的佛法知见其实是错误的,如果您坚持不改的话,往往会造成很多的葛藤而障碍修学;况且参禅所需的慧力及知见,亲教师都会有次第性及详尽地教导。

2、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攀缘,因为那会使得心散乱,甚至因此结党营私或造成错误知见的传播。

3、请您一定要安忍安住,如古德所云:「宁在大庙睡觉,不在小庙办道。」有 世尊正法可实证的,才是大庙;若没有正法可以帮人实证,纵使占地百千公顷,建设得金碧辉煌,它还是小庙。佛菩提道的修学时劫久长,来到大庙中修学,不可求急功躁进,应跟随亲教师的教导,踏实的修学。

4、一定要按照亲教师的教导次第,踏实认真的「无相拜佛」、「无相忆佛」、「观行」、「照顾话头」、「看话头」,继而「参禅」;不可懈怠及间断,以培养参禅所需的定力。

5、尽量参加义工活动,一方面培植福德资粮,一方面也可从中分分断除我见及慢心;并应于佛菩萨前多多发愿,待因缘成熟,佛菩萨必能圆满您所发的愿。

6、遇到任何问题一定要找亲教师小参,由熟悉您修学进度的亲教师教导正确的知见,以及指导改正的方向。不可私下与其他人讨论,以免造成知见错误,更不可探听(亦不能听人说)密意成为解悟,那将会造成日后无法转依,更无法生起般若智慧的功德受用,甚至成为退转乃至谤法的恶因。

以上为末学进入正觉修学的因缘与感想,谨供有缘者参考,若有不如法的知见处,尚祈先进菩萨师兄姊们不吝指正!最后献上最深心的祈愿:

愿佛陀正法久住!

正觉法轮常转!

正觉佛子世世常行菩萨道!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平实菩萨摩诃萨

菩萨戒弟子正淦合十

2009年11月27日

本文节录自《迈向正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