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我的回家路

接触佛法,接触正觉,还是 2011 年年底的事情;每当想起自己学佛的经历,其实早就想写点东西来跟大众分享。这两年来,我经历了人生一次全新的洗礼,在五欲的追求和内心的抑郁中浮沉多年,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没有切身经历过的确很难理解。

从2012 年3 月在正觉归依三宝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想写下我自己的心路历程,直到今天,才将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写下来;为的是要给有缘读到此文的学人们,哪怕是只能提供一丁点儿的帮助,而能够稍稍停下匆忙的脚步,认真审视我们生活的世界和人生的方向。

不知道自己今生或过去生与佛有多少缘分,但对于「佛教」这个在一般人看来无非就是一种所谓的「宗教信仰」的东西,却始终深信不疑。直到现在,坐在电脑前,我平静的心又仿佛驿动了起来,如同自己得到了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想急于展示他人一般。我的人生得以学佛,而且一开始学佛就是接触 平实导师的正法书籍,那得要感谢我高中时的班长。当初他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我们在无意中聊天时聊起了人生、聊起了佛法;我是凭着知道他的本性正直和善良,由于相信他才来学佛的。当时,只觉得佛法离我很遥远也很深奥,为什么自己要放着世间这么好的日子不去过,而去追寻这看似很遥远也很虚无飘渺的东西呢?看着读不懂的佛经,就是觉得它与众不同,一种寻求真相的欲望驱使着我想去揭开这个心底的谜……。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有着传统美德与善良心地父母的家庭中;父母都有稳定的工作,也很疼我,我像是在蜜糖的包裹中长大,直到今天。按世间人的看法上来说,我的人生至今几乎没有经历过任何的苦难、任何的挫折,一直是一帆风顺、衣食无忧,佛法对我应该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吸引力,然而一连串不同于他人的发想,转变了该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我。因为家境的原因,我读书的时候,始终不思进取,不愿意认真学习,十分懒散,成绩平平也没有任何特长,是老师和同学们眼中所公认应该不会有多大出息的一个人。上中学时,别人都在上进或者都很阳光地享受这美好的少年时光,但我的脑子里却莫名地冒出些奇怪的问题,例如:「如果我的意识不是我的意识,如果我的意识不能感觉到我在这个世界上,那我到底在哪里?」「人死了以后到底有没有灵魂?」「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有没有神仙?」因为这些古怪的问题,时常困扰着自己,又没有任何书能给我答案,身旁的人更不屑于回答这一类的问题,于是自己便经常陷入乱七八糟的臆想之中,性格日益变得抑郁和孤僻。在那阵子,只要身旁有认识的人去世,就会让我对于人去世之后的莫名臆想更加强烈。

进入大学前,感觉自己的语文成绩还算勉强,便选择了去学中文。大学时,对描叙内心世界的文学很感兴趣,日日活在在自己虚构的文字世界里,有时还被自己虚构的情境感动得哭,有时又被自己细腻的独白莫名的触动。后来的几年,我是在写着抽屉性〔案:只能藏在抽屉中独自玩味,而无法公开和别人分享。 〕的日记中结束了自己的学习生涯;毕业之后,果然一无是处,没能找到工作,在沿海地区游荡了半年,回来就一直在失业中。一年后的 2004 年,还在四处漂泊没来得及规划人生方向的我,便匆匆地选择了结婚;婚后生活一直是在平淡和幸福中度过的。四年后,我结束了四处漂泊流浪的自由职业,在地方上谋到了一个稳定的工作。

尽管生活和工作简单平淡却美好幸福,但我心中抑郁的情结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变,只能在陪老婆、带孩子和努力工作中逐渐消融着那分苍白。没想到,佛法就在这时无形中走进了我的生活,彻底终结了原本就不很清晰的抑郁情怀。我又一次重新思考起那些关于「我到底是从哪来?又会往哪去?」的类似问题。而对于这类问题,之前也曾经反覆地问过自己:「人如果真的是从猿进化而来,再从猿逐一向以前不断推算,最后是从单细胞生物衍生出来的,那单细胞生物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无中所生?如果人从来都是一世就断灭的、生命是没有轮回的,那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多的不同差异?包括社会地位、高矮胖瘦、人生境遇、生活习惯等等;为什么有的人从来不需要去努力,仍旧能够坐享其成?为什么有的人从来不曾停下努力奋斗的步伐,但是终究一无所有?如果把这一切都归咎于遗传,那为什么现实生活中,同为一母所生的双胞胎也会有这许多差异?如果把这一切归咎于物质的基因,那基因只是物质,而这种种组合的规律又是什么?为什么物质能这般的自由组合? ……」回想自己曾经看过和经历的一切,我总觉得每一个人的背后好像都有一个无形的推手在左右着一切,似乎真的有「命运」有意或无意地在安排着。那这个推手究竟又是什么「东西」?

在我的概念里,我一直深信一定有这个「东西」,因为这个「东西」就产生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东西」也一定有着永恒的规律;即便我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我却从来不敢去干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随着佛法知见的不断熏习,我理解了佛法诠释生命的真实相貌—八识心王和合运作—的这个事实,知道有情众生不但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还有第七识意根和本来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并且知道这一切都是如来藏在背后运作,更加坚定了我学佛的决心,完全认同和接受佛陀所教导我们这种以科学实证形式来探究生命真相的方法。原来世间这一切都是我们自作自受,一切众生皆系属于业,依止于业,随自业流转于世间轮回不息;我们经历的那些快乐、苦难、病痛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等等,都只是随因缘果报而自现于心。

时光飞逝,岁月匆匆,当时间悄悄地滑入2012 年3 月的时候,在班长师兄的帮助下,我选择了自誓归依在正觉菩萨僧团的见证、在平实导师的摄受下成为正式的佛弟子。以我的认知来看,归依佛就是归依宇宙间已经究竟圆满地亲证生命真相,并具足慈悲智慧的伟大觉者——已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十方一切诸佛。归依法,就是归依宇宙间本来存在的生命真相——恒顺法界一切世出世间相究竟圆满的了义正法。归依僧,是归依十方世界一切胜义菩萨僧(就是归依能够正确且如法地教导及诠释这个宇宙生命真相的已悟菩萨)。三归依后不久,因为习气的缘故仍旧会执着世间名利与财富,但对佛教教义已经能够从理上来认同和接受了,即使还继续在五欲中浮沉,却已经学会了适当的反思和克制。在犹豫彷徨了几个月后,正式多分地受持了五戒(当时因为还爱酒,也是因为应酬,就没受不饮酒戒);也理解了 佛所施设戒律的真实用意。五戒其实就是佛教徒最基本的善法戒,作为一个有伦理道德的人,只要稍微注意,根本就不会故意去违犯,而且受戒还有一分很大的功德。试想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专干杀生、偷鸡摸狗之事,乱搞男女关系,经常搬弄人我是非,口蜜腹剑,常常好酒贪杯并且醉酒乱性危害他人,甚至专门酿酒、卖酒让别人喝醉了干恶事,那他来生还够格再作人吗?

2012 年 6 月,急于求变的我,正式开始素食,并且坚持每天无相拜佛,从最初的每天 10 分钟锻炼起,然后到 15 分钟,再到半个小时。刚开始拜佛的时候,心很难安定下来,心里头各种各样的念头和影像就不断地呈现,越是想要纠正就越难以摆脱;后来,从导师书中的开示,我终于在理上能够明白人的一切痛苦根源,原来是我们时时刻刻以五阴身为真实的我,以意识觉知心为真实的我,以处处作主的心为真实的我,执着于我和我所,始终无法明白和理解并接纳「有一个第八识如来藏才是真正的我」,所以凡夫众生就是将自己迷失在蕴处界的虚妄之中,迷失在五欲的泥潭里,以苦为乐、以浊为乐、不能自拔。

从这个时候起,我一方面继续认真阅读 导师的书籍,一方面为了能够时时提醒自己保持正念,能够无相念佛,所以开始利用微博写些内心独白的文字。也正因为这样,有些关心我的朋友还以为我走火入魔,已经失去了心智,迷失了人生方向;一个个或发短信,或打电话,或用QQ 等等不同方式,以他们的善良关怀之心,劝慰我赶快清醒回归到现实人生中来。然而此时的我才是真正的已经完全清醒了,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真实的清醒,因为学佛已经让我收获了太多太多实实在在的好处,不但治好了困扰多年的病苦,也彻底纠正了我十多年来一直嗜酒、醉酒的恶习,并学着用一颗真诚谦卑的心去孝顺父母,去对待我身旁的每一个有缘人。我从自我抑郁的颠倒梦想中走了出来,和世间法上所说的「朋友」就逐渐失去了联系……。

2013 年3 月,为了更进一步地找寻心中疑问的解答,我便和班长师兄不远万里飞到了当今地球上唯一的大乘佛教正法的传播之地——宝岛台湾,在平实导师座下求受了上品菩萨戒。这趟受戒之旅,在正觉讲堂学习戒相课程及受戒的那些天,我有幸都被安排在九楼(同修会创立时的第一个讲堂),身心感受到义工菩萨们一言一行的慈悲调柔。传戒法会那天,当 平实导师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种实现了多年以来期盼的内心踊跃,牵动着无法抑制的情绪一触即发,泪水情不自禁地往下流。多么平易近人,朴实无华的 平实导师,这根本就与网路上污蔑毁谤所谣传的叙述南辕北辙。因为菩萨的悲心,因为不舍愚痴如我的凡夫众生,不畏生死之苦乘愿再来,却还要承受众生的毁谤和误解;每当一想到这,我的心就痛如刀绞。在台北受戒之旅的这七天,我进一步洗涤着身心,跟随着 平实导师和义工菩萨们沐浴在佛法中,享受着属于我的每一种成长改变。在这个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名闻利养、没有人我是非的地方,到处所见只是完美、只是自在、只是谦卑、只是慈悲。我完成了在自己的轮回史上,由人到菩萨的角色转变;知道了末法时期众生无明深重、福德浅薄,种种邪说肆意横行,人人坚固我见不愿轻易舍弃,沉迷五欲难以自拔,智慧更是难求难得,生死轮回绵无尽期;知道了人间真正的善知识难遇难见,真正的菩萨从来都是身体力行、平凡谦卑、悄无声息地救护众生、怜悯众生。因此,在众生眼里,菩萨就是众生;在菩萨眼里,众生就是菩萨。而众生拥有什么样的福德,就会招感什么样的因缘,就会依止于什么样的法;面对这一切,菩萨都要能够安忍,除了怜悯,就是慈悲不舍一切众生。

学佛两年了,我一步步看到佛法的智慧与价值观逐日注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也慢慢看到自己人生观的彻底改变,并且真实反馈到日常生活中的处世与抉择;而对于我为什么要活着的真实意义,已经有了全方位的定义和方向。而今我沐浴着佛光,登上了能够究竟解脱生死的菩萨法船,身心安详快乐、柔软自在。随着定力和智慧的不断增长,我对自己学佛的正确心态和在有生之年能够亲自实证第八识如来藏妙心越来越充满信心;同时也发现自己已经告别了痛苦,曾经抑郁十多年一直躁动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究竟的归依处。剩下来的就只是感激,感激伟大慈悲的生命觉者——佛陀,是祂老人家怜悯娑婆人间的苦难,将佛法送到了人间;感激朴实无华、一肩担当续佛慧命与救护众生大愿的平实导师,是他老人家不忍末法时期众生被误导,心甘情愿被无明众生践踏,不辞辛苦的救护众生,让正法得以弘传至今,让正法得以再延续万年。感激我的父母,借他们的因缘才能促成我来到这个人间,让我有机会在人间得到人身,才能在正觉学习、修行;感激我的班长师兄,是他的菩萨心肠,一步一步地循循善诱,接引我亲身体验到了佛法的真实;感激一切帮助我的人,是他们让我体会到广结善缘是多么的重要。我愿意将我学佛两年来的个人经历,借此文呈现出来,为的就是发自内心想去帮助更多有善根、想学佛的人,开启人生智慧之门。

佛菩提道尽管前路漫漫,但有 平实导师、亲教师和菩萨善友同修们一路相伴,我已不再抑郁!不再痛苦!不再孤独!我将这样在菩萨道上过完今生与来生——生生世世为利乐众生、救护众生,在佛菩提道上勇往前行,永不退转。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 阿弥陀佛

南无 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南无 平实菩萨摩诃萨

弟子 觉梁 敬上

本文节录自《正觉电子报》第1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