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UK)

image-about-1

正法难值遇

各位同修阿弥陀佛!感恩许老师,给我机会与大家共同勉励。我去禅三六次,报名七次,一次没有录取。很不好意思,每次吃饭时要走楼梯,我的头都低低的,因为护三菩萨都排队在那里;禅三期间煮的饭菜都非常丰富,不吃肚子会饿,没有体力参究;要吃嘛,这顿饭还真的非常的难吃。每天看人参究,参得很可怜,我也参不出来,哭也哭不出来,等一下哭了就没有体力了,很辛苦啦!你们大家要像我一样,有机会就要报名,有报就有机会。

平实导师非常的慈悲,每次都让我去禅三,我每次去小参向老师顶礼,说:「老师您又让我回来。」我就会哭。老师都说:「我是会让你回来,因为你很护持。」我说:「那是我该做的。

现在很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宝贵的时间。阿弥陀佛!我读书比较少,讲话比较迟钝,请大家原谅。我是台中进阶班的学员;今天晚上,感谢许老师给我这个因缘来与同修结个法缘,也感恩许老师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也感恩师兄姊给我宝贵的时间,我这老太婆没读什么书,今晚能与同修在一起很高兴。本来游老师叫我星期三晚上作见道报告,许老师叫我与同修结缘,我说我不会啦!游老师说:「作法布施啦!」我说:「好。

因为自己在外面流浪了那么久了,也害了自己的女儿去读佛学院。我很感恩佛菩萨每次都给我参加禅三,也感恩 平实导师,让我参加六次禅三。我还没有来正觉同修会时,都在外面流浪,有什么法会我都会去参加,例如:打佛七、受八关斋戒、诵经、助念……等,有法师来讲经,我从来都不曾缺席,我还会去作义工,也很好笑,也很可怜。哪里说有大法师要来,我还带着小孩去,去看什么大法师,还去跟他们归依,挤来挤去。一九九九年是我们正觉同修会要开新班,那时候,就是有一个黄师姊拿了一本《无相念佛》给我看,看了以后很高兴,她说老师要在我们家附近开新班,我听了很高兴;后来她又说不是在附近,我说没关系;后来开课,我就和她们一起来上课。那时候她告诉我,那一个是我们的老师,我看了一下心里就愣住了,这个是我们的老师喔!因为那时候跑道场,跑多了,看见老师穿唐装,看他这么年轻、慈悲,也很高兴,平实导师、师母以及台北的义工菩萨都来。平实导师下课要回家的时候,都坐陈师兄的车,我也是坐陈师兄的车;所以那时候,都能跟 平实导师同坐一部车,非常的高兴。听 平实导师讲法,听了也很法喜,因为在外面流浪这么久了,没遇到善知识。我在这里上课这么多年,我只有请二次假,七、八年了,我只请了二次,有一次是不晓得遇到台风还要上课,另一次好像是我先生往生。因为从前没有遇到善知识,也没有遇到正知正见的道场,现在遇见了就要好像得到宝似的,连我先生住进加护病房,我都要来上课。我想,同修你们可能都比我还要用功;因为我没读什么书,又老记忆又差,可是我很用心听,有时候听不懂都用注音。请同修一定要安住在正觉没有错,正觉的平实导师、亲教师,都很慈悲、爱心的教导我们,连心都要拔给我们了,可是真心拔不起来的,平实导师一直都慈悲的教导我们,平实导师为了帮我们找那个心,都很辛苦,台北跑台中,大风大雨,都来教导我们。

平实导师自己又出钱又出力,不受供养也不接受布施,一心就是要救众生,我们大家要跟 平实导师一样,来帮助众生。在这里也感谢我们许老师和他的同修,每次道场有什么法会他们都很护持,禅三期间他们都会来帮忙护持,感谢许老师与师兄师姊。阿弥陀佛!

我要告诉同修们,我从前在外面学了那么久,还让小孩去读佛学研究所,什么也不懂,来正觉才晓得什么是忆佛、开悟、参禅、看话头。因为众生无明、贪瞋痴,注重大法师大名相,不知要求真法;从前我也是一样,害了小孩去读佛学院,读到佛学研究所。因为那时候说学佛很好,当时不知道哪里有真法;因为没有正知正见的道场自己也不知道,所以鼓励她去学佛;因为女孩子要嫁老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叫她去学佛是最好的,所以就鼓励她去读。很可怜,他们都读印顺法师的书,都被害了;有一次她回来,我跟她说:「印顺法师的法他讲错了,说阿弥陀佛是什么太阳神。」我小孩听了就很不高兴,就跟我吵起来,那时她爸爸就说:「你们不要吵啦,我也不晓得你们哪一个讲得对。」因为我先生没有学佛,那时候女儿一直想要出家,因缘没有具足;因为那时我也还未破参,也讲不过她。有一次我拿了一本《真实如来藏》的书,叫她拿给她同学看(因为她同学也是出家了),我告诉这个同学:出家就要求开悟,不然穿黑衣也等于是穿白衣。我就是这样说。因为他们年纪轻轻,与女儿很好,我也经常去看他们,所以我们都很熟悉。

所以有一次我弟弟往生,我请他们师父到我们家作法会,那时候我就拿了结缘书给他们看;一个师父说 平实导师很有智慧,另一个师父说:「你不要把自己女儿带去你那里学啦!」我听了很难过,所以他们实在很可怜。我还没破参的时候,就知道 平实导师的法是正确的,连我先生往生,我都要用 平实导师的《三时系念》修正本,那时候小女儿就不高兴。我一定要用 平实导师修正的法本,我为了要度众生,希望这法师在开示时,让众生能听到正法。可是这女儿她不参加我先生的「三时系念」,哭着推着摩托车就走了。父亲死已经很难过,现在又要作法会,家里又没几个孝男,她还是坚持不用正觉修正的《三时系念》法本;可是我更坚持要用,当时我内心真的很难过。我儿子、媳妇、小女儿说:「妈妈你怎么要如此做呢?」我说:「要给你爸爸听正法和众生听正法。」于是我烧香告诉先生,请他原谅。

那时我心中非常的难过,家里本来就已经没有几个孝男了。于是求开悟的心更强烈。平实导师非常的慈悲,每一次都给我参加禅三,我想这正法一定要帮 平实导师宣扬出去。他们这些众生有的还没醒过来,我都一直做义工每次拿书给他们看,他们都问这是什么法师,我说这是一位居士写的书。我说也有法师来我们这里上课喔!我说 平实导师为了救众生,他自己又出钱又出力,一直都在破邪显正,他都教众生要去对照《大藏经》。我也会告诉他们,要去对照《大藏经》。我家也有《大藏经》,我说:「我小孩都被误导了,我也会去对照《大藏经》,这居士讲的法没有错。」我都会告诉他们。

我看众生很可怜,我们现在有这个因缘,能救的,我们就要来作,因为我年纪比较大了只有作放书义工;从前在旧讲堂,每周五晚上,与大女儿都会留下帮忙整理讲堂,从不缺席。连我先生住医院,我都要去上课。如果带他去看病,我都会赶回来上课。送结缘书到处流通,有时坐车、走路,有时推车,身上又背著书,因为一出去就是一个早上。如果书不够,再回来拿书很浪费时间。能放的就放,可是还是要问过他们可以不可以给我们摆放。公立大医院、小医院到处我都会去摆放;像推拿、素食、汉堡店的,只要我看到可以摆放的地方我一定去放。每次刚要进去店里摆放书,都会不好意思;每次要进去前就先求观世音菩萨,说我现在要进去这店里摆书,请您保佑一切都顺利(每次都这样求) 。

公家机关里面的人比较好,可以给人摆书,而且位子很不错。我都给他们赞叹,说:「今天你们在这里上班有工作做,又可以让人摆书,帮助人,你们功德很大喔!」他们也会倒茶给我喝,跟我说:「书这么重,外面这么热。」我说不喝了,因为等一下要去很远的地方,会一直想上厕所,很不方便。

如果去素食馆,或是去卖吃的地方,他们也都会拿东西请我吃,看我老人家年纪大;可是我都会回绝他们,谢谢他们的好意。大家都非常的慈悲,肯给我放书。有一次在医院、水厂、区公所、瓦斯公司、都有去放书,救国团也给我们放,休息的时候,很多人来看书,那些辅导老师看得很高兴。可是到了最后说不给我放了,因为有一个生命线顾门的女士,她说佛教的东西不许放。我说这是正法啊!她就回答我说因为上面有交代。于是我就不摆书了,可是有时我会去那边门口发,因为那里有很多活动,只要是能靠近一点,我会去争取靠近一点去发传单,告诉他们我是来发广告单的。现在那里已经变成卖咖啡,生意也还不错喔!所以我老人家脸皮很厚,最主要的就是要把书发出去,让众生遇到正法;每次都是这样想,所以我很努力的去放书。同修们看我去上课时,都问我说:「师姊!今天你要拿多少书?」大家都要帮我的忙,我很不好意思。我去送书时,有时候会遇到某寺院的师父;有一次我和我女儿去,看到我们的书放在地上,女儿就说:「妈妈!这书放在地上,很脏。」于是就拿起来擦一擦;那师父说:「有居士说你的书不好啦!」我就说:「怎么不好呢?这是正法啊!」我女儿又说:「那为什么道教的书可以放呢?我这书为什么不能放?」我也说:「这是正法,这是佛陀的正法。」师父说:「不是我讲的啦,是居士讲的。」于是女儿就留电话给他:「要是真不能摆书,我收回来就好了。」这时师父说:「妳去放,妳去放,我当作没看到啦!

有一次去至善寺,我问老的师父可以摆书吗?他说可以。有一次作法会时,有一个读佛学院刚出来的年轻师父,贡高我慢,跟我讲:「这是谁的书?」我说:「是佛陀正法的书啊!平实导师的书。」师父说:「平实导师喔!平实导师他自己也有来摆过。」我说:「他不会来,这书其实是我摆的啦!」他说他们那里放的书有过滤,我说:「有过滤吗?那是正法,你有去对照《大藏经》吗?」于是女儿说:「妈妈!不要跟他说了啦,我们又还没破参,讲不赢人家啦!妈妈我们不要摆了,把书拿回家吧!」我不答应,坚持的说我们要给居士看的,不是给他们看的。年轻的师父听了,很不好意思,他就说:「好啦,好啦,妳放吧!

又一次去车站放书,那架子,是站长设计做的;那站长很慈悲,肯给我们摆书。有一位居士,也不知道他是来放书的,还是做什么的,他告诉我说,平实导师的书,都是专门在毁谤人家,还说密宗不对。我说:「他是要人好,密宗是不好的。」他就说:「我们知道它(密宗)不好就不要讲,就好了嘛,我也是去过西藏。」于是不理他,一样把书放下去,可是我放了以后,他就把书抽起来,他又说:「如果有想要给你放,我就给你放啦!(他很凶,好像要拿去烧掉,或者丢掉)。于是我就把书抱回家。那书也很重,我又是坐车,到我家门口时,就赶快拿去藏起来;因为怕被我的小女孩看到,怕她会说:「你看!人家不给你放书。」那次刚好她在后面煮饭,于是我就骗她(小女儿)说,那是没有地方放啦。

回来以后我就告诉站长,站长说你不要理他。于是第二天我又再去摆,我拜托扫地的一个女士与司机,请他们都帮我照顾注意架子上的书。我也拿〈正觉总持咒〉的钥匙圈送给他们,感谢他们的照顾。也乞求佛菩萨加持,不要让人回收丢掉。

有一次有一个男生,拿了一个袋子,去拿书看;刚好我放书刚放好,我想拿 平实导师的书给他看,他就说:「啊!你们平实老师有没有神通?」我答:「神通过不了三世,要有智慧啦!」后来他还是一直问个不停,问到底 平实导师有没有神通啦!我就说神通过不了三世,我们没有教神通,我告诉他要有智慧才是最好的。后来他很凶,我不想再跟他讲下去了。

我看众生真的很可怜,有时候出去发书,有的说是信耶稣的,我就会跟他说:「不要紧,我们互相研究,没关系啦!」有的会跟我说:「有时我们也是经常听这个密宗的。」于是我就拿一本《学佛的心态》送给他看,告诉他一边听一边看;我这老人家,就尽量去鼓励他们。有的人又会说:「我家很多了啦,慈济都有送书给我了。」于是我就跟他讲:「慈济的书跟我们的书不一样。」有时问我是什么法师啦,我就说是居士,观世音菩萨也是现居士身,很多大菩萨也是现居士身、现在家相。一般的众生,都注重表相。

我家门口也摆书给人家看,老实说他们都觉得平实导师书写得很深,我都会拿浅的给他们看,我说你们看一看再来正觉同修会上课,平实导师的书你们就会比较懂。因为我也是要帮助有缘人,也要救自己,也要救他们,还有自己的女儿,听人家说,他们寺院都连结起来不看我们正觉的书,听我小孩说他们学院都把我们的书,放在一旁。所以他们贡高我慢,好像他们跟着大法师在学,所以看不起我们的书。我家门口有时有人会来拿书,因为我现在没做生意,所以摆我们正觉同修会的结缘书。有智慧的人,看了很欢喜,有时候我观察很用心在看的人,我也会买书送给他们看。有一次有位居士,看到 平实导师写的《狂密与真密》,问我说:「为什么现在都等不到第二集呢?」我就说:「因为我回去没有看书,所以没有再去请。」事后我又再请了三本与他结缘。每半年讲堂都会开新班,我都会去发传单,有一次认识一位司机,他告诉我说,他太太是一贯道的,闯不进来,他说导师写的《狂密与真密》写得太好了,太厉害了。他又说怎么没有第二集?因为那要用买的,所以我没流通;于是我就请给他。可是我等很久他都没有来,于是我就托素食馆的人,转交给他。

我每次看到一些喜欢看 平实导师写的书的人,我都会赞叹,告诉他们说:「你们跟这个大乘了义法结过缘,你今生才能看到这些书。你到寺院是看不到的,寺院都是世间法。」我都这样告诉他们。

来台湾工作的华侨,每次到我们家门口看到书,他请很多书,于是我都拿箱子给他装,我说你们要拿多少都不要紧,他说:「我会说国语和会看书。」他们很高兴。有两次,第一次有四、五个人,有一个人就拿钱给我布施,我说:「我没有收钱的,如果你要布施就要把住址留给我,收据会寄给你。」他们真的很慈悲,华侨总是拒绝留住址,不要捐款收据;后来台胞告诉他,他才答应留下他女儿在台北的住址。 (编案:若要护持助印正法书籍,可以邮政划拨方式直接赞助。)

我看众生很可怜,我家这小女孩啊!也是与他们一样,当初她在佛学院回来的时候,每次看到有人看书,女儿都就叫我不要去跟人推销或介绍,我觉得她(小女儿)很可怜。有一次岭东的一个学生,看 平实导师的书看很多,他就来问我:「你们没有同修同道,还能住在一起,很不简单呢!」我说:「是啊!」他说:「我妈妈也是信基督教的,而我是拜佛的。」我们两人都互相笑了。他们真的很可怜,我都一直想办法救他们;有时送书去较远的地方,我都故意叫小女儿载我去,让她有赎罪的机会;也一直帮她护持讲堂,帮她助印;每次出去送书回来,都会把功德回向给她,希望她早日来正觉共修。现在她比较好了,有时候也会自己去放书;每次载我出去放书时,她都会替我留意,哪里可以放书。有一次她看到公家机关的税捐处,她就告诉我说:「妈妈!你进去问问看里面是不是可以给我们摆书。」我就进去问,那义工就说:「好啊!你放。」于是我就很高兴放书。可是第二次去补书时,他们义工说公家机关不能放。我就叫小女儿不要放了,小女儿很聪明,却说:「妈妈!你不会告诉他们,公家不就是大家的吗?」我说:「算了啦!我们不要跟他们啰唆啦。

现在这小女儿好多了,我一直鼓励她,然后想一些法子,叫她载我去摆书。现在家里门口摆书都是她在负责,屋外有插正觉的旗子,每天早晚也是她抱进抱出。到现在我也还没办法度她进来正觉讲堂,实在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很想破参,早一点能救她与她同学。母亲节时,我叫小孩不要买东西送给我,今年老师要来台中说法,我叫他们陪我去听法,结果儿子、媳妇都来陪我;听完以后我就问他们:「听得怎么样呀?」我儿子就说:「很好啦,起码我也知道十八界。」我每次都想法子救他们,让他们有接近正法的机缘。小女儿告诉我,要我随缘,我就说:「好啦。

从前老师教我们一天要拜多久做功夫,我都听老师的话;后来一直没办法破参,张老师告诉我:「你一天拜六个钟头,就分段来拜。」我每次都多拜。一次又一次去禅三都不会破参,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我每天拜佛,早上我就多拜。我听破参菩萨说要拜「大悲忏」,于是早上拜「大悲忏」,晚上拜八十八佛,一直求忏悔,与累世冤亲债主说「对不起」;我们欠人非常的多,所以要跟人家沟通,请他们原谅我们,我们所作一切功德与破参的功德都会回向给他们。还有发愿,我一直都是如此做,佛菩萨都会一直帮助我们喔!我都向佛菩萨讲:「弟子林阿密,尽未来际要护持正法,要荷担佛陀家业;尽未来际也要跟随 平实导师护持正法,尽未来际也不舍一切众生,也要利乐有情。

我每天作功课,都如此的发愿回向,求菩萨要拉拔我这个老太婆,不要放弃我,多一个人破参,我们正法才能久住。还有我们每天求忏悔,去禅三才不会障道;像我就是去禅三被障道,连监香老师都知道,告诉我去佛前求忏悔;障道时脑袋瓜都空空的,什么都说不出来。还有要看平实导师的书,因为我很少看平实导师的书,知见都不具足,因为不会整理;因为我那时在外面一直流通书,每次跟老师小参的时候,老师都说:「你没有分清楚啦,真妄不分啦!」老师要我多看书,我告诉老师:「我都在外面送结缘书。」老师说:「暂停,少送啦!自己先求开悟啦!」我就听老师的话,今年我就少送了。

每次禅三都不一样喔!我很感恩 平实导师慈悲连续给我参加禅三六次,因为去太多次了会紧张。我告诉他们:「去禅三,你就会看到我们正觉 平实导师的慈悲,监香老师的慈悲。」还有纠察老师、义工菩萨为我们的付出,很感动。我们未来一定要救众生,让正法久住,那就是一定要求开悟。平实导师很慈悲,每次报名都让我上山,我都不好意思了。本来我不敢再报名了,张老师就跟我说:「要报啦!」还有很多师兄姊一直给我鼓励加油,平实导师也叫我说,要再回来禅三。每次跟 平实导师小参的时候,平实导师都笑笑的,想说我又回来了。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我的头都抬不起来了。我都向 平实导师顶礼,谢谢 平实导师再给我回来,我都会哭出来;很感动,眼泪都掉个不停,告诉 平实导师:「您都给我回来。」平实导师都说:「您很护持正法。」我说:「这是我该做的。」我们无论做什么功课,平实导师真的很慈悲,都是在教我们,连自己吃饭的时候都是随便吃,吃得很快,吃完后叫我们慢慢吃,要吃饱喔!不然参禅很费神。平实导师与监香老师都非常的慈悲教我们;有一次吃饭时,平实导师走到我旁边指导(也是跟大家指导,因为我是老菩萨,比较迟钝,去禅三有好几次了),他就教我说:「老菩萨!吃!吃!吃!」都叫我吃东西,我都不好意思,头都抬不起来,实在也没办法。

在第四次时,平实导师叫我:「老菩萨!走过来,到我身边。」导师说:「老菩萨!您已经来四次了喔!」小参时我就告诉 平实导师:「您在吃饭的时候,说我来了第四次,其实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因为有好几桌人在),您这样跟我刺激,我可能比较会成功啦!」平实导师听完我讲以后一直在笑。

同修!你们要像我这个老太婆一样,脸皮要厚一点,希望你们能报禅三的时候,一定要报名;有报有机会,没报没机会。要跟老师多小参,你才知道哪里错了;你不跟老师小参,没办法,你永远也找不到;老师只要跟你讲一下,指导一下,就通了。我们的道场,好就是在这里,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问老师,老师都很慈悲的;不会像什么大道场,要遇到大法师,还要怎样怎样供养,而且没有正法。你们跟平实导师、老师小参都会害怕,那就是要向他们求忏悔;因为我们今天能来遇到这个正法,又能相应,又能在这里安住,都有原因的;因为我们过去世都有跟平实导师、老师、正法结过缘,可能从前我们有对不起老师的地方,所以我们才会怕他,所以在小参时一定要向老师忏悔。不妨试一试,真的很有效。我说我都不敢跟游老师小参,看到游老师,心里很害怕。连禅三也很怕游老师,很怕去跟他小参;结果每次去禅三都遇到游老师,怎么门一打开就遇到游老师,就是怕他,怕他怕到四肢无力。实在也没办法,可是游老师都很慈悲,他坐在那里叫我来,说:「林师姊!你现在怎么了?」虽然老师很慈悲,可是我还是会怕呀!所以这是我们的因缘,导师教我,说我前世可能与游老师结恶缘,并告诫我:「你回去后要去跟老师求忏悔。」回来后我就向游老师求忏悔,说:「弟子从前有对不起您,请老师原谅我。」游老师本来就很慈悲,我就向他顶礼,老师也向我顶礼。

我头一次参加禅三时,是听台北的一个师姊来台中上课,他们全家都来,子孙三代都来台中上课,他告诉我说,我们来这里就是求正法、要求开悟,叫我要报名,有报有希望,没报没希望。结果头一次报名就没录取,结果后面连续六次都有录取,都给我机会上禅三。头两次都没知见,知见很差,本来都不敢报名的,后来老师及师兄姊都一直鼓励我,我也很不好意思。我也想:年纪这么大了,有一天无常来的时候,我要怎么办呢?今生要赶快开悟。于是心决定要报名。同修们都会问我有没有报名啊?我说有啦。可是因为报这么多次,心里很紧张,我想这一次再不破参,对不起老师,压力很重,每天都在拜佛,拜到腰也痛脚也痛。这个罪很难受。想起老师说「我们大家未来世早晚都必须要开悟的,不如今生赶快求开悟。」每次去禅三,平实导师要解三的时候,都会给我们鼓励,给我们开示,给我们安慰。对没有破参的人说:「你们可能是从前没有跟这个法相应,或一些原因,所以会比较慢破参。」我呢?就自己安慰自己,今生一定要破参。所以脸皮就厚厚的,每次都要去上禅三。监香老师,每一位都很慈悲教导我们,因为知见不足,每次老师都说我太急了,我都回答说:「我已经来好几次了。」平实导师说:「来第几次不重要,我要盖章给你也可以,给你盖个冬瓜印,你要不要?」我答:「我不要。」平实导师说:「那你就不要急啊!我都会给你回来的。」我答说:「我一直来了好几次了,我很不好意思呢!」平实导师说:「要挖宝回去才重要啦!」那时候脚也痛,腰也痛。本来张老师出题目,叫我出到外面去写,我拿了纸要写的时候也没办法写,那纸板这样放也不行,那样放也不行,坐也不行,怎样放都不行,痛到不行,障碍很大。回来后我每天很用功的参。这次去禅三,我书看得比较多了;我去的时候 平实导师问我,我向 平实导师说:「您要出什么题目给我作?」他说:「好啦!你这题很快就会写出来。」同修们!不好意思,这是考题,不能跟你们说内容的,很对不起你。

你们都比我少年,你们大家要去参加禅三,没去真的很可惜。我们今天有遇到正法,你们都不要走,我没有在骗你,这才是正法;外面的都是外道,外道法每次都是出去作法会,吃一吃,吃完就欢欢喜喜的回来了啦。以前去外面打佛七,一天拜要六千拜、几千拜,我都拼过了;像《无量寿经》几千遍,那都跟人诵过了,什么都跟人拼过了。像《地藏王经》诵最快的,大家有讲,那时我去学,学得很快就会了,四五十分钟我就能诵完;有时叫我助念,我也每次去诵经,我先生都说我比谁都没空呢!所以现在我都很少跑道场,除了去送书,出去发广告单,其余时间都是在家里用功;我现在都没有四处跑,四处跑浪费很多精神。现在老了,才遇到正法,才要来拼,很可怜。你们大家,好好保持不要走。一定要报名,如果可以报名你们一定要报名,如果没报,那真的太可惜了。

许老师是过去世的菩萨来的,他非常慈悲,我们道场无论有任何法会,都看得到他的身影;许老师的同修也是很慈悲,她在厨房煮菜,煮得很好吃。你们如果有去禅三你就看得见了,他师姊真的很好,我没骗你们;你们要听许老师的话,不要退失了,心一定要安下来。因为我流浪了这么多年,太辛苦了,不要像我一样,好吗?

最后我们大家一起加油,我们要有信心,没录取没关系,就是一直一直报名;要是有录取,没有破参也没关系。像我报名七次,总共上禅三六次,我也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扰大家宝贵时间。谢谢!谢谢!阿弥陀佛!

(编案︰此篇文章依林阿密菩萨见道报告口述所整理。)

本文节录自《迈向正觉》(四)